• 第五十四章 最好的林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0本章字数:3043字

    我叫了声师父。

    林梦应了声,然后咳嗽了几声,正了正颜色对我道:“傻徒弟,从现在起,你正式成为灵符门第十九代掌门传人了。”

    我嗯了声。

    “接下来我教你本门绝学,你可要认真学。”

    这会的林梦的给了我一种陌生的感觉。

    落在地上的十二道符咒灵力已经彻底的消耗殆尽,欣胖子捡了一张符咒看了几眼,眼里装着疑惑。

    嘴里兀自呢喃着了一句:“这不就是一张普通的纸吗?”

    而张子文则是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休息起来。

    此时我和林梦相对而坐。

    我们俩的神色都不是很好看,但是林梦脸上却还带着一缕沉重。

    “傻徒弟,灵符门的十二符咒,破邪,是将十二道符咒同时加持,让它们互相联系,相生相辅,这门绝学极为消耗灵力,可以说是用来保命的绝学,不到最后关头,切忌不要施展。”

    我有些失神的看着林梦。

    林梦却问我道:“你听清楚了没有?”

    “啊……哦,我听清楚了。”

    忽然的一下,林梦伸出手敲了一下我的头,瞬间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她对我道:“不要分神,好好听我说。”

    欣胖子估计是看见我被女人敲了头,在一旁笑了起来。

    可就在下一秒,一道符咒毫无预兆的飞到欣胖子面前炸开了,欣胖子一张脸被炸成了黑色,像是被烧烤了一般。

    “死胖子,我让你笑。”林梦没好气的对欣胖子道。

    欣胖子顿时瞪大眼睛,不过最后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因为林梦此时又拿出一张符咒,只要欣胖子敢开口,下一道符咒肯定又会炸到他。

    “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嘛。”

    林梦看见欣胖子转身躲开后,把符咒放进自己的口袋,紧接着一阵咳嗽,原本不是很好看的脸色,变的更加难看了。

    我担忧的询问。

    可是林梦却让专心听她讲,不然门规伺候。

    林梦继续道:“傻徒弟,现在我教你本门派心法,你一定要专心啊。”

    可能是因为欣胖子和张子文都在旅馆大厅里,林梦怕泄露,所以让我附耳过去,林梦在我耳边,一字一句的将加持符咒的心法告诉了我。

    她小心地在我耳边道:“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符咒的出现本身就是为了镇妖魔,驱鬼邪的,静心神的。

    符咒组成有五元素分别为:符头、主事神符、符腹、符脚、符胆。这就好比一个人头部,思想和心脏、胃和腹部、脚、再加上肝胆。

    因为各家所拜的祖师爷不同,有拜大将军的,有拜元始天尊的等,所以各家的符咒符头都是不一样的。

    而符胆则相当于整张符咒的灵魂,是万万不可缺少的,因为一旦符胆缺少或者是错画,不仅不会让鬼神害怕,还会招来鬼神的嘲笑。

    林梦对我阐述了加持符咒的心法之后,又让我复述了几遍,她听出无误后才算满意。

    林梦深呼吸了一口气,调节了下气息,然后对我道:“徒弟,我现在就来教你怎么画符咒,你要看好了。”

    我嗯声,此刻我已经无比认真起来。

    林梦从口袋里摸出一张长条形的黄纸来。又在口袋里翻了一个遍,都没翻出东西来。

    我心想是不是没找到笔。

    于是我道:“我去找笔。”说着我挣扎着要起来。

    “给我坐下,找什么笔,画符咒需朱砂来画,我的朱砂只是现在用完了。”

    “那就用墨汁画,这老头柜台上肯定有,我现在就去拿。”

    林梦听着我的话,像是再也忍不了我训斥我道:“你现在为灵符门传人弟子,一定要对符咒有敬畏之心,符咒为门派‘圣物’,岂是能用墨汁这种污脏之物来画。”

    我被林梦喝的坐在地上不敢再动弹,呆呆的看着林梦。

    林梦把那张黄色的纸张给摊平了,凝心精神,此时的她的睫毛颤动都像是有了规矩,她的一张脸变无比肃穆,但是看在我眼里她仍是漂亮的不像话,只是这张脸上此时全是愁苦。

    林梦的动作很缓慢。

    朱砂没了,我不知道她用什么画符咒。

    只是下一秒,我就呆住,只见林梦咬破了自己的手指。

    我刚想说话。

    林梦就制止了我道:“少废话,好好看着。”

    我不敢开口说话,只是我愈发的觉得林梦愈加的陌生。

    林梦嘴唇蠕动着,虽然没声音,但是我知道她是在念: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吾今下笔……

    鲜血顺着林梦的手指流淌到那张黄色的纸张上,林梦先画符头,一直画到俯胆,中间位置都没有断过。

    我看的仔仔细细,林梦画的不算快,所以我很用心的去记每个部分。

    最后一下,林梦手指定在符胆的位置几秒钟没松开,她额头开始冒虚汗,心律不齐,呼吸更加紊乱了。

    她努力的控制着自己。

    忽然,这时候,外面一道闪电亮起,刹那间,给旅馆增添了另一抹颜色,紧接着一道闷雷响起。

    不出多时,就大雨滂沱了。

    我知道星象移位已经结束,此时不吉之象也被这阵大雨给吞没了。

    林梦抬头往外看了一眼,忽然嘴角扯出一丝冷笑。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突然,感觉到一股悲凉开始弥漫开来。

    林梦缓缓的把手从符咒上抬起。

    “傻徒弟,学会了吗?”

    我嗯了声,然后问道:“我们门派请的符头是谁?”

    “不能说,而且我也不知道。”林梦耐心的对我道。

    “你现在画一道符咒给我看看。”

    我忍不住再看了一眼林梦用鲜血画完的那张符咒,我好像感觉它在轻轻的抽动一般,在地上显的有些不安。

    我猜想估计是林梦已经注入了灵力进去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点画。”

    我当下也不再耽搁,学着林梦用自己的血来画符咒,我静心凝神,开始吟念咒语:“……吾今下笔,万鬼伏藏……”

    一道符咒很快就在我的手下被画完了,可是想比林梦的来说,却还是形似神不似。

    林梦也没说什么,只是又让我画了几道符咒,一直画到第十道,林梦突然一阵猛烈的咳嗽。

    神情开始显的有些痛苦。

    外面的雨也越下越大,大的像是要把老天几万年积存下来的痛苦一下子宣泄干净。

    “林大师,你没事吧?”

    “傻徒弟,你不用担心我,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好好学习灵符门的绝学,知道了吗?”

    “知道了。”

    “你这张符咒,只能算勉强及格,以后自己一定要勤加练习。”

    我嗯了声。

    “你现在加持一道符咒看看。”

    我有苦难言一般对林梦道:“以我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加持的起来。”

    “快点。”林梦根本不给我诉苦的机会。

    我没辙,只好试着加持,经过一点时间的休息,我丹田内的道气已经恢复了一些,我强行念咒,把道气引出,加持符咒,符咒在空中摇摇晃晃的飘动起来。

    就像是一个还没学会走路的小孩一般。

    林梦看着那道摇摇欲坠符咒,最后松了口气。继续对我道:“傻徒弟,我们灵符门,虽说十二符咒是绝学,但是符咒操控的极致的时候,远远不止十二道符咒,我曾经听说我们的祖师爷,曾经加持万道符咒灭鬼神,你一定要勤加练习,切不可松懈。”

    我郑重的点了下头。

    我依旧忍不住问道:“林大师,你今晚是怎么了?”

    “你叫我什么?”

    “师父。”

    “傻徒弟,你真笨。嗯咯,这张符咒就算是我送你入门的礼物了,你好好收着,以后能用的着的。”

    林梦把她的那道用血画的符咒交给我了。

    我伸出双手接过。

    “哎,她们俩真是你侬我侬,弄的我胖爷好生羡慕。”

    “胖爷,你也去找一个呗。”

    “想我胖爷昔日的风流倜傥,也是有一番风流韵事的。”

    “胖爷,先擦干净你嘴角的口水。”

    “张子文,你懂个屁,一辈子就做个光棍吧。”欣胖子愤而道。

    张子文只是哈哈的笑出声来了。

    我和林梦相对无言,林梦看我几眼后道:“傻徒弟,我有点累,我想上去睡觉。”

    我本想起身送他,奈何身体不允许。

    林梦也没等我起身,自己就挣扎着起来,朝着楼梯走去。

    走了几步她忽然转头对我道:“傻徒弟,以后别太傻了,说真的你在鬼河做的事情真的好傻。”

    我:“……”

    看着林梦上楼梯的背影我终究是没说出话,林梦一步一步的扶着楼梯上去了,直到消失在门后面。

    我望着门怔住了几秒,随即盘坐调节气息来。

    随着时间的流淌,雨势减弱,慢慢地便停歇了,天空也放出雾蒙蒙的光亮,因为下雨的缘故,所以天气有点冷。

    欣胖子很早就靠在门上,骂这天气了。

    我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许多,虽然还很虚弱,但是已经能站起来。

    “小马,你醒了啊!”欣胖子对我道。

    “嗯。”

    “嘿嘿,小马,我昨天特意抽了个时间,为了寻找真相,我把旅馆翻了个底朝天,你猜后来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