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阴妖气同体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0本章字数:3062字

    二字落地后,原来还在斩王守的七柄小木剑立马就回到了宁央的身边,七柄小木剑护着宁央,妖气虽然压来, 但是却被七柄小木剑给抵御。

    约莫几秒钟之后,宁央终于忍不住咳嗽起来了。面色苍白,一张美的的让人窒息的脸庞不禁变的有些扭曲起来了。

    茅山符咒这时候也跌跌撞撞的朝着宁央飞来。

    这阵强烈的妖气压的宁央犹如坐在一个火坑里一般,浑身都被火烤着。

    宁央额头冒出了虚汗。

    挺住,挺住,宁央在心里默念着,只要挺过这几分钟就好了。

    王守张狂的大笑起来。

    “宁央,你想怎么死?”

    宁央缄口不言,用心的对抗着这阵妖气。

    欣胖子和张子文早就跑了老远了。

    欣胖子道:“真是吓死胖爷了,张子文,你说小马不会出事吧。”

    张子文眉头皱了皱道:“应该不会出事的。”

    “三山相叠现猫眼,必有大凶,果然现在出事了。”

    “妖气这么浓厚,再加上阴气的存在,现在我们过去,用不了一刻钟我们就会爆体而死。”张子文说道。

    “而小马现在还没出现什么异样,应该没事的。”

    而我这时候额头却冒出了虚汗,心情变的有些紧张。

    初始这阵浓厚的妖气压来,确实让我感受到了压力,可是没过多久,这种压力就消失了。

    因为我意外的发现,妖气居然也在往我丹田里窜来。

    我不禁有些慌乱。

    如果妖气和阴气同时加聚在了我的丹田内,那到底会发生什么?我简直不敢想象,但是这时候我又不能分心,只能认真的吸收这些阴气。

    我试着抵御妖气在体外,不过却没有半点作用。

    王守可没有打算放过这个可以亲手杀了宁央的机会。杀掉宁央,那么自己在妖界的声望可以拔高一截。

    宁央吃力的抵抗着。终于在下一秒,宁央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来。鲜血濡湿了宁央的衣服。

    七柄木剑也撑不住了,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

    而茅山符咒的散发的光芒已经收敛,慢慢地如同一片叶子飘落在地上。

    七柄小木剑也终于落下来。

    妖气迅猛袭来,宁央被压的双手撑地,胸口像是卡着一块万斤重的石头一般。浑身出了一身的冷汗。

    “不能再等了。”王守忽然兀自呢喃了一句。

    全阴之夜就要结束了。

    王守忽然如同一阵风一般,飘到了宁央的身前,眼看着一掌就要朝着宁央的天灵盖拍去。

    可就是在这时候。

    一柄普通的木剑朝着王守斩来。

    王守当即收手,身后用来的这阵危险的气息让他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安。

    他快速转身,魂幡飞来,他一扬魂幡便和木剑相撞,木剑倒飞而去,而王守也往后飞了些距离。

    王守感觉虎口有些发麻,而且自身的妖气也被击的溃散了一些。

    木剑倒飞而来被我握在手中。

    王守看着我道:“咸鱼居然翻身了。”

    我面目低垂着,浑身缭绕着阴气和妖气,我抬起头看向王守。

    下一秒,王守的脸上就变的阴晴不定了。

    “怎么会……”

    此刻,我瞳孔里泛出一抹妖异的光芒。

    “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妖气也能吸收。”

    我没有回答,此刻我只是感觉我身体里充满了力量。

    我手握着木剑朝着王守斩去,速度极快,但是王守的反应也不慢,如此我们过了几十招。

    我默念心诀。

    最后一声:“木剑斩妖魔。”顿时,木剑像是很兴奋一般在我手中抖动了一下,差点脱手。

    不过却被我压住了。

    一剑斩去,魂幡飞来。

    一声“困守”响起。不过最后魂幡被斩飞,而妖气形成的屏障也被撕出了一道裂缝。

    顿时,王守一阵猛烈的咳嗽。

    “妖气和阴气同体怎么可能。”此时王守面如死灰,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伏诛吧?”我对王守道。

    王守平视着我,那张令女人都嫉妒的脸上却始终没有现出一丝的恐慌。

    “想杀我?就凭你。”

    “对,就凭我。”

    “笑话。”

    “那就试试。”

    话落后,我快速的摸出一张符咒加持,符咒被加持过后,可不像先前那般跌跌撞撞,而是径直的朝着王守飞去,临空炸开。

    王守身形退了些。

    “大意了。”居然这小子把阴气给吸收了,自己引妖气的时候居然也助了这小子一把。

    “得速战速决了。”此时全阴之夜即将结束。

    剩下的还没被吸收完的至纯阴气在一丝一丝地回复到宁央的体内。

    我快速的摸出符咒。

    这一次,可不止十二道符咒,而是十五道。十五道符咒叠加在我的手掌上,我快速的加持,十五道符咒一道一道的腾空。

    加完这十五道符咒之后,我仍然感觉到了一阵的体虚,有些头晕炫目。

    不过却没有之前加持十二道符咒时那么严重了。

    十五道符咒环绕成一个圈。

    如果林梦此时在这里,一定会感到惊讶的。传说灵符门的祖师爷曾经加持万道符咒灭鬼神,不过那毕竟是传说。

    但是现在这里居然出现了一个快要加持十五道符咒的人出来,怎么会不让林梦感到震惊。

    可惜林梦此刻却不在这里。

    她留给我的那道“护体符咒”的血气已经散尽,此时变成了一张平平无奇的黄纸了。

    “十五符咒,破邪。”

    悬在空中的十五道符咒,开始快速的转动,不过这次十五道符咒散发的光芒却是黄里透黑的。

    王守看着这十五道符咒,心里终于生出了一丝担忧。

    即使魂幡在手中的王守仍然有着危机感。

    十五道符咒不再空中停留,朝着王守压去。

    可就是在这时候,恶尸突然挡在了王守的身前。

    吸收了这么多阴气的恶尸,此刻浑身正缭绕着一层厚厚的阴气。

    十五道符咒被恶尸给拦下来了,此时正悬停在它的头上,阴气被符咒压的有些不稳。

    终究还是要解决这具恶尸的。

    “那就来吧。”我大喝一声。

    “破邪。”

    十五道符咒悬停,从空中流落着光芒镇压着恶尸,可是在下一刻,恶尸作出一个让我惊呆的了动作。

    只见它伸手把一道符咒给硬生生的扯了下来,然后生生的撕碎了。

    我看呆了。

    但是与此同时,它身上的阴气也受到了影响,正在往外扩散着。随着第二道第三道符咒被它生生撕碎后,我的心神终于有些稳不住了。

    “还在等什么,灭掉这具阴尸,不然后患无穷。”宁央的声音突然响起。

    王守听到宁央的声音,面色变了变。

    终于不再停留半分,身形一闪,就朝着万妖森林里掠去,宁央此时恢复了许多,看到王守逃跑后。

    没有犹豫就追了上去。

    “小子,灭掉这具阴尸。”留下在这句话后,宁央也消失不见了。

    此时,我特么的想对宁央说一句,能不能不乱跑,要是你死了我可怎么办,我还没帮你续命呢。

    不过我抬头望着夜空,除了那轮重新变的皎洁无比的月亮外,再也看到任何东西。

    随着恶尸一道一道把符咒给生生的撕裂后。恶尸也变的有些弱了。但是它仍旧的发狂的想朝我奔来。

    我们俩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真的是同宗同源,就比如说刚才吸收阴气的时候,我和这具恶尸都是一起吸收的。

    但是从本质上来说,我们却是宿命的敌人,不是我除灭它,就是它杀死我。

    木剑在手,一剑斩落。

    这回依旧斩在几具突然就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尸体上。

    虽然还剩下的七道符咒在镇压恶尸,不过作用却没有先前那般大了。但恶尸身上的阴气仍然在溃散着。

    最终七道符咒终于灵力消散落到了地上。恶尸挣脱之后,就朝着我本来,像是一次就要把我给活吃了。

    我自然不惧。

    我几剑斩落,恶尸都生生的硬扛着。

    它步步紧逼,我也没有退让,十几招过后,我们俩都有些吃不消了。

    我们相对而立。

    我目光泛红的看着,而它发出嗡嗡的怪叫声似乎在骂我。

    当日,我只是一个会背尸体的毛头小子,而它却已经在进行蜕变,成为更厉害的恶尸。

    当日我毁它道行,而我师父也命丧那时。

    如今,我身缚剑,手结令,持符咒。而恶尸也蜕变结束。

    该了结了。

    我木剑束缚背上,手再次结出诛杀手令。

    而恶尸阴气冲天。

    我们各自都不再犹豫。

    “诛杀手令。”伴随着一声怪异的叫声,我和它相碰在一起。

    我一跃而起,诛杀手令直接落在了恶尸的天灵盖上,而它也集中了我胸口的位置。

    我们各自退步,伤的都很重。我胸口的位置像是被人点了一把大火一般,而我的外面却像是被人泼了一盆至寒的冰水一般。

    让我不是个滋味。

    恶尸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凄厉的惨叫声,脑袋破开,流出了污浊发臭的血液。不过却仍然没有被灭。

    我曾经说过:灭恶尸我自当仁不让。

    我强撑一口气,取下木剑。不知觉妖气已经弥漫在我的体表。我双目泛出妖娆的红色,脸上浮上邪气。

    不过我却毫无察觉。

    正当我准备以木剑斩恶尸之时。

    却突然传来一句:“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