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谁是好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29本章字数:2511字

    “神秘兮兮的。”张胖子拍完照片后,就自己看了起来。

    我对张胖子道:“你看的懂吗?就拍。”

    张胖子把手机收住道:“回头拿回去给我大伯看,对了你里面到底装着是什么东西。打开看看。”

    “不能打开。”

    张胖子接着问,可是我就是不打开,接着两人一直扯皮到了下班。

    下班后,我俩离开了公司,张胖子说回家收拾一番,然后xx酒吧见。

    我回到家里简单了换了一身衣服也准备去酒吧,这张胖子虽然有时候有些烦人,但是为人可以说很是仗义。

    不过如果要去,我这木箱子可怎么办?我现在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这木箱子,还有王威,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还在医院,这是个危险人物。我必须得防着。

    思前想后,最后我直接把木箱子用一块黑色的布给包起来了,因为木箱子也不是很重,所以我把它伪装成一个单肩包就背出去了。

    夜幕降临我和张胖子在酒吧碰面,可是刚来到酒吧,我们酒都没有喝上一杯,我就被张胖子拽着离开了酒吧。

    “你干什么啊?”我问道。

    张胖子开门见山的道:“我大伯想见你一面。”

    “你别打歪主意了,这木箱子就算再值钱我也是不会卖的。”

    “我大伯不是要买你这箱子,而且他说也买不起,不敢买。”听到这话后,我带着几分疑惑的神色看着张胖子。

    张胖子道:“这话是我大伯的原话,他让你过去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然你去见我大伯一面。”

    我思虑了一会,心想见一面也没有什么损失,反正到时候,就算他大伯说破了天想买我的这口木箱子,我不卖就是了。

    张胖子在路上拦了一辆的士我们来到了他大伯的店子里。

    此时时间是晚上八点的样子,我们进入店子内,张胖子直接吼了一声大伯,话落后,从内屋走出来一位看年纪也就是在六十来岁的胖老头。

    这店子装修的还算雅致。

    “你是伯伦的同事吧。”

    我应声。看着张胖子然后又看了一眼他大伯,心想真不愧是一家人。

    “坐吧,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一声张伯。”

    我嗯声,正当我等着他问我要木箱子,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张伯直接就道:“这是伯伦拍的你那口木箱子的照片”

    我嗯了声。

    张伯拿出张胖子下午拍的那张照片,他把照片给我看,然后对我道:“你有没有看出点什么?”

    我仔细的看了几眼,除了照片奶奶留给我的那口木箱子的划分拍的清楚了一点,别的倒也没有什么异样。

    我摇了摇脑袋,表示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张伯道:“这口箱子的花纹是倒着来的,而在这花纹上有一道影子,你看见了吗?”

    我说没有。

    张伯继续道:“你这口箱子恐怕不是什么善类。”

    我没有接话,这口木箱子是奶奶留给我的遗物,我是绝对不相信奶奶会伤害我的。我没有兴趣再听张伯往下说话了,我朝着张胖子使了个眼色。

    然后站起身来说了声抱歉。就准备离开了。

    可是我没这几步,张伯却站起来对我道:“小伙子,我劝你这几日就把箱子葬在城东那座破庙的旁边。”

    我一听这话,身形立马就僵住了,因为王威也说过类似的话,那就是把这口木箱子打开葬在城东那座破庙里。

    “为什么?”我问道。

    “因为它会连累你的性命的”

    说实在的我是不太相信。这口木箱子怎么就能害了我的性命,有这么邪乎吗?我背着木箱子就离开了张胖子大伯的店子。

    我路上拦下了一辆车子回到了家里。

    城东有破庙吗?我在这城市呆了也好几年了,城东有座破庙我可能从来没有听说过,真是奇怪了,两个人见了我都说我要把这口木箱子葬在城东的破庙下。

    我抱着那口木箱子,此刻,我对这口箱子也越发的好奇,我想知道里面到底是什么,除了那件嫁衣里面是否有还有其它的东西。

    夜晚,屋内寂静,只剩下我和那口木箱子。我将黑色的布条褪去,也许我应该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

    我手摸上古朴的箱子,然后趁着夜深人静,我刚要打开箱子。一阵冷风吹来,箱子刚要被我掀开。

    我的手机响了。

    我怔怔的听着手机的铃声,然后四周看了一眼,顿时只感觉一阵的害怕,因为我每次要打开这口木箱子的时候,我总能接到一个奇怪的电话。

    我在犹豫,这次接不接,而且到底是谁给我打的电话?难道我一直处于被监控的状态中?

    我摸出手机,看着屏幕上显示着未知两个字。

    我忍不住倒吸了口凉气,我知道她要说什么,肯定是不准我打开箱子,不过这回我却不打算听她的,除非她告诉我她是谁?

    我按下了接听键,电话里果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不要打开箱子。”

    “不行,这次我一定要打开,我想知道里面是什么?”我压着声音道,我不能任由他们摆布。

    我话落后,电话那头突然沉寂下来了。

    我也没有立即接话,不过我心里却慌的不行,最后我还是没绷住,我忍不住问道:“我为什么不能打开箱子?”

    时间沉寂了几秒,之后电话那头回道:“因为打开箱子你会死。”瞬间,我只感觉一阵的毛骨悚然。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道:“可是有人告诉我说我不打开我就会死,我到底该听谁的。”

    “听我的。”女人的声音平静无比。

    “为什么?”

    “谁都会害你,但是我不会害你,我还需要一些时间,这口木箱子你一定要保管好,不能相信任何人。”

    我本来还想说什么,可是电话却已经挂断了。

    我的一只手放在木箱子上,一只手拿着手机。我脑袋乱成了一团麻,我在想我应该相信谁?不过不管相信谁,我都不能相信王威。

    王威是人是鬼目前我都不知道,不过他是一个变态我可以确定。

    不过让我庆幸的是他不能离开医院,不能离开医院,他就拿我没辙。张胖子伯伯貌似也在打我这口木箱子注意。

    我躺在沙发上,抱着木箱子不自觉的我就睡着了。可是等我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然后木箱子就放在的枕头边。

    等我反应过来后,我被吓的从床上滚落下来了,真是见鬼了,难道我昨晚又自己梦游到了床上。

    我抓了一下自己的头发,这事情越发的迷糊了,看来今晚上我还要在录一遍。

    上班去公司。

    张胖子对我道:“你昨天怎么走那么早,我大伯真的对你那口木箱子感兴趣,让我来问问你愿意卖吗?他愿意出高价。”

    “不卖。”我斩钉截铁道。

    张胖子靠在椅子上道:“不卖也成,反正我就是个传话的,不过我伯伯可是说了,就算你不卖,你也得去城东的破庙走一趟。”

    “去哪里干嘛?”

    “我大伯没说,反正你要是去了他晚上会在那里等你,你不去的话,他说他也救不了你的。”

    我听着张胖子说的这么玄乎,神情也不自觉的变的凝重起来了。

    张胖子接着道:“你也别听我那大伯说的,他自己神神叨叨的,什么不去那破庙就会死,不要信,现在都21世纪了。”

    我诧异的看着张胖子,心想这还是一家人嘛。我不知道他们口中的破庙到底藏着什么玄机。

    不过也许我真的应该去那里看上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