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把尸体带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29本章字数:2568字

    我回头看去,发现是张德新,张德新手操着那个罗盘,在这并不是很明亮的寺庙里,看着他还真有点像一尊弥勒佛。

    那老头找我来,应该会等着我,我来到他住房,他住房的门是木门,不过没有刷漆,看起来就像是原生态的木头一般。

    我抬手敲门。

    “咚咚咚……”一连敲了三下,门才嘎吱的一声被打开了。

    只听见屋内传来一声:“谁啊?”这声音苍老沙哑,实在难听。

    “是我,我过来拿东西。”

    “是你一个人来的吗?”

    我看了眼张德新,刚想说是两个人,张德新却朝我使了个眼色,于是我话锋一转,就说:“是的。”

    我话落后,等着里面的人回应,可是等了许久都听不见有人作声,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来拿什么东西。

    里面没有声音,我等不急,就朝门缝里看去,边看还边问:“有人在吗?”灯光照亮屋内,我逡寻了一发,当即心都凉了一截,因为屋内没有人,真的没人,可是刚才屋子里却有人发出了声音。

    我不再犹豫,推门进去后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屋内空荡荡的,甚至还很冷清,哪里有人在啊!

    张德新也跟在我后面进来了,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情。

    因为我们两刚才都听到屋内发出了声音。

    屋子不大,但是却很简单,一眼基本上能看个大概,没人,真的没人,可是刚才的确有声音传出来了。

    我感觉心头发慌,心想难道又碰到鬼了……

    我呼吸变的不均匀起来,张德新在屋内走了几步,随便看了几眼,可是就在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恐怖的尖叫声。

    这一声尖叫声立即将我们的注意力给吸引住了。

    我们纷纷的朝着寺庙外跑去,可是当到达寺庙外后,恐怖的尖叫声已经消失了。

    外面漆黑无比,寒风吹来,吹的心头直发寒。

    我紧张的张望着,可就在这时候,有个声音说:“你来了……”

    这个声音太突兀了,突兀的让我像是直接掉进了一个冰窖里,冰寒无比,张德新很快的就转身过去了,看了几眼后。

    张德新喊我说:“三宁,没事,他是活人。”

    我转身看到了之前那个守庙人,他的面容依旧有着几分恐怖。

    “你来拿东西了?”

    我应了声,随即反应过来后,我问说:“你之前在家吗?”

    守庙人奇怪的看我一眼,然后摇了摇头,我和张德新面面相觑。守庙人沙哑着嗓子对我说:“进来吧。”

    张德新也跟在后头。

    只是守庙人说:“这是你的东西,你一个人来拿就行了。”

    我心在心里在发虚,之前他的屋子内可是的确的传出了说话的声音。

    张德新说:“那不成,我是他大伯得和他一块进去。”

    守庙人根本就没有回答我张德新,而是径直的就走了进去,我愣了回神,寺庙内传出:“要的话就自己进来拿,不要的话就算了。”

    我现在都不知道我要拿的东西是什么,只是电话的女人让我喊张德新过去肯定是有用意的。我看了眼张德新,心想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不拿那就显的太怂了,我鼓着腮帮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吐了出来。

    我转身朝里走去。

    张德新面容有些严峻,还问我说:“三宁,要不要张伯陪你进去。”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了,自己进去。”

    张德新接着就说:“那你在里面有什么事,就大声呼叫,那个人是活人,按理来说也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反正你小心点就是了。”

    我嗯了声,然后朝寺庙里走去。

    这里怪异,很怪异,白天的时候看起来还觉得正常,只是到了晚上就发生这么多怪异的事情。之前屋内的回答的声音。还有刚才的恐怖叫声。这些都充斥着在我的脑海里。

    我朝寺庙里走去,我压住内心的恐惧和疑虑,可是我进入屋内后,发现守庙人居然把门给关上了。

    我心里叹了口气,然后跑去敲门。敲了几下后,门就开了,屋内点了一盏煤油灯,守庙人坐在桌子前面。

    我走了进去,顿时就被一股森森然的气息给笼罩了。

    “关掉你的手电筒,我不习惯。”

    我听声后,就将自己的手机的手电筒给关了,关了之后,屋内便只剩下煤油灯放出的孱弱光线了。

    我还特意的看了眼守庙人的样子,还好,有影子,是活人。

    煤油灯的火苗四处的摆动着,守庙人的影子也跟着摆动着。

    “你要把什么东西给我?”我问着,其实心里没底,因为我根本就没有丢什么东西,要不是电话的女人提醒我过来,我连过来都不会过来的。

    守庙人整体给人的感觉很压抑。我等着他给我回答,可是他像是特意为了考验我耐心一般,把我晾在一边。

    屋内变的很安静,安静的甚至只剩下了我们的呼吸的声音,他不说话,我却在憋着,最后我实在憋不住了,问道:“大爷,你要给我什么东西?”

    等我话落后,措不及防的一下,守庙人突然猛烈的干咳起来了,咳的一张脸变形了,本来就长着一张有点可怖的脸,此时咳嗽起来更加可怕了。

    咳嗽声持续了一分多钟,我几乎一度他要咳嗽到死了,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伸手帮他拍后背顺气。

    可是手刚拍上去,守庙人像是怒了一般,边咳嗽边对我吼道:“把你手拿开。”

    一张变形的脸加上沙哑难听的声音,让我忍不住头皮有些发麻。

    我站在原地没有动,又等了一分多钟,守庙人的咳嗽声才停止。他看向我的时候,眼睛里已经充满了血丝。神情也极为可怕。

    “我要给的东西是……”他像是那口气上来了说道。

    我早就按捺不住心里的好奇了,他一开口我就立即接话说:“什么东西?”

    守庙人盯着我,目光如炬,下文他说的是:“我要给你的是一具尸体……”

    我内心顿时就翻起了波浪,我看了一眼守庙人,心想,这就是你说我丢的东西,我就算把自己丢了,也不会将一具尸体丢了啊!

    我呼吸加重了,我再往地上看一眼老头的样子,老头的影子还在,这是我唯一能判定老头还是活人,能让我安下心来的唯一理由了。

    “尸体?谁的尸体?”我问这话的时候,我的气息已经紊乱了起来了。

    守庙人看着我,目光阴森森的。

    “你说谁的尸体?”他反问我道。

    我心想,我怎么知道是谁的尸体,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大晚上的和你在这里谈论尸体。

    “我不知道。”我麻利的回答道。不管是谁的尸体都和我没关系,更何况一具尸体你让我怎么拿!

    守庙人沉默了会,我也沉默了会。

    我打算走人了,这件事情貌似和我无关,而且此刻这里特别的压抑,压抑到了极点。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就走了。”我觉得再耗下去已经没有必要了,不管如何,我是不会将一具尸体给带走的。

    我话刚落,也准备转身走的时候,忽然,守庙人开口说:“是大豆的尸体!”

    我一听,瞬间就怔住了,脑海里浮现出大豆的模样,我有些震惊,大豆死了,然后被埋葬了。

    前个晚上大豆还让我帮他挖坟,可是我却没有挖出来。

    现在想起来仍让我感觉一阵的毛骨悚然,难道这守庙人将大豆的尸体给挖出来了。

    我看着守庙人,他脸上的皱纹密布着,在此时看起来实在是瘆人。

    我将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你把大豆的尸体从坟墓里挖出来了?”

    我话落后,守庙人忽然对着我露出一个很是诡异的笑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