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万万没想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30本章字数:2534字

    这一声响让我像是一个弹簧一般,立即反弹过来,我拿起手机,只见上面显示的仍然是一条短信内容。

    不过我明明已经欠费了怎么还能收到短信呢?

    我心里好奇,将短信点开,看号码有些眼熟,内容是:我是尖尖,你手机欠费了,我帮你缴费了,十分钟后,我会给你打电话。

    我盯着手机看了好几秒钟。

    尖尖,我心想着,尖尖肯定知道什么,因为她是能看见鬼的……能看见鬼,那肯定就能看到我身边的存在的“鬼”了。

    时间缓慢的过着,我一直就没敢睡,端正的坐着,一直坐到了半夜三更凌晨过一分。

    这会一阵凉风从门外吹来,我目光循环风吹来的方向看去,随即走过去将窗户关上。然后电视里再放广告,我就关了电视。

    来到卧室里,本来是没有困意的,不过我床头放着几本我买来的书,就是为了治疗失眠用的。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看书,看到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就想睡觉。

    为了睡觉,我拿起一本书看起来了。

    可是刚要睡着的时候,我手机响了,手机响了后,我立即想起来,差点忘了这茬,尖尖说会打电话给我的。

    手机响了那么十秒的样子,我就接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尖尖的声音。

    我说:“你怎么帮我交话费,我明天把钱还你啊!”

    电话那边尖尖忽然毫无预兆的抽泣起来了,这反应和我之前说的那句话完全不搭啊!甚至让我有些措不及防。

    我对着电话问道:“你哭什么?”

    其实我和尖尖还不是很熟悉,所以问的声音有些僵硬。

    尖尖在电话里对我说:“我妈妈……我妈妈……”因为抽泣,尖尖一句话总说不全。

    但这是我第三次听她说她妈妈了。

    “你妈妈怎么了?”我问道。

    随即她说:“我妈妈就在我身边。”

    她话落后,我当即吓出了一身冷汗,因为我记得张胖子说过尖尖的妈妈在十年前已经死了的。怎么这会居然出现在她的身边。

    我反问过去,你妈妈……我说话的语气已经变了。

    可在这时候电话却挂断了,挂断的很突然,我那句话都没有问完,电话就被挂断了,我是想说……

    可是电话被挂断了,尖尖不会出事吧!

    想着,我回了一个电话过去,可是电话已经提示无人接听,而我又不知道尖尖住在哪里,当然了,就算知道,我也不能去啊!这半夜三更的,去找别人女朋友总该是不好的。

    我马上给张胖子去了一个电话。

    电话打通后是张胖子接的,张胖子接了电话后,我立即告诉张胖子说,尖尖可能出事了,我开门见山的说。

    可是电话那头张胖子却没有第一时间回答我的话。像是短路了几秒,随即张胖子的一句话,让我瞬间跌入了冰窖中,甚至是每一个细胞都张开在吮吸着疑惑和恐惧。

    只听见张胖子说:“三宁,你是不是搞错了,尖尖一直在我身边,你懂的……”说着张胖子还邪恶的笑起来了。

    而我却僵住在原地了。

    如果尖尖一直在张胖子的旁边,那么刚才给我打电话难道不是尖尖?不可能的,刚才的声音一定是尖尖。

    难道是张胖子在骗我?抑或是尖尖在骗我?

    “三宁,你找尖尖干什么?”电话那边传来张胖子的声音。

    我有些尴尬,既然尖尖没事,那我就不适合说什么,我随便敷衍了几句,就将电话给挂断了,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只感觉心口压着一块石头。

    一些很诡异的事情发生在我身边,不过这事情,我总感觉是张胖子在骗我什么,又或者尖尖真的不是尖尖?不过也不太可能。

    本来刚来的睡意,这下又全部没有,顿时间,我的脑子乱成了一团麻。

    我躺在床上,想也想不通,索性就不想了,于是又捧起那本书看起来了,这一看困意又来了。

    慢慢地我靠在床上睡着了。

    可是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又是平躺着的,而且被子盖的整整齐齐的。

    我从床上起来,发现屋子似乎又变的干净一些。

    因为有好些日子没有上班了,所以今天我早早的就出了门了,到了公司之后,公司的前台还没来。

    我打卡后,坐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了电脑,约莫过了半小时,张胖子也来了,张胖子脸上挂着淫荡的笑容一路和同事打着招呼。

    看的出他的心情很好。

    坐下后,张胖子拍了下我肩膀说:“三宁,你昨晚过的怎么样?”

    说到昨晚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张胖子看了我一眼说:“你神色不太好。”然后斜睨看到了我那口木箱子,张胖子鄙视的看我一眼。

    我也没有在意。

    张胖子故意和我说:“三宁,你猜我昨晚和尖尖做了什么?”

    我抬头看着张胖子,心里骂着龌龊,刚准备嘲讽他一句,没想到张胖子来了一句:“哎,想你这种单身狗肯定是不知道的。”

    这句话顿时对我造成了一万点的伤害值,一口老血憋在胸口的位置。

    不过看着张胖子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也不像是骗我的,看来尖尖昨晚真的和张胖子在一起。

    而其,如果那电话真的是尖尖打的,那肯定也是抽空打的。

    不过个中细节,我也不好向张胖子询问。

    打开电脑后,张胖子随便点开了几个网页,就开始上班了。上班没多久后,张胖子忽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然后对我说:“对了,三宁,我大伯说三天后去城东破庙,让你准备一下。”

    城东破庙可以说是我压在我心头的一块石头,不过现在我知道,这事情重要解决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我长出了一口气,一直到下班,我抱着木箱子来到宠物店将我小黑狗给带走了,这几日我的伤也恢复的差不多了。

    感觉这一切貌似都很正常,只是在这正常的背后,总是隐藏着诡谲和不安。

    我想当面找尖尖询问,只是没有合适的借口。

    我带着小黑狗走在回家的路上,有几分无聊,于是想着给这小黑狗取个名字。想来想去,最后想起我那段艰苦岁月,吃泡面的日子,于是就把这条小黑狗取名字为面条。

    带着面条回到家里。

    期间我给尖尖发了一条短信,不过却石沉大海了。

    回到家里后,面条一直盯着我的木箱子看看,不时的还呜咽出声,但就是没有吠叫,这狗很认主,一见我就往身上蹭。

    回到家里后,刚坐了一会,想到三天后就要去城东破庙了,我多少还是有些紧张。

    说实在现在的我对于张德新的印象已经没有那么差了。

    我拿出电脑玩了会,不过没多久,我电话就响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每次电话响,我都希望是那个女人……可是她貌似已经有几天没打我电话了。

    不过她每次打我电话都是危机时候,我看着电话上的一串数字,这种号码要么是快递来了,要么就是骚扰电话。

    想着最近也没有在网上买东西,于是就将电话给挂断了,可是刚挂断没多久,电话又响了。

    一看,还是那个号码,我就又挂了。

    之后又打来了,估计是推销的,想想还真是够执着的,于是我就按下了接听键。

    电话刚接通,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没有什么情绪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三宁吗?”

    我有些意外他知道我的名字,我应了声是。

    不过他的下一句就让我懵住了,只听见他说:“你的朋友现在正在医院抢救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