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恐怖的医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30本章字数:2522字

    现在也不知道张胖子他们怎么了。

    林可儿皱了皱眉头,随即舒展开来了,不得不说她真的很漂亮,精致的五官,搭配组合在一起,简直是美的不可方物。

    “接下来,都听我的。”

    我对她本来就有一种特殊的信任感,她说听她的,我就嗯了声。

    面条已经蹭着林可儿脚了,看起来像是已经很熟悉了一般,林可儿带着我在医院里的走廊里走着。

    开始的时候,也回到了病房门口,只是这时候,我往病房里看去,王威已经不见了。

    走第二次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往楼上的梯子了。

    林可儿带着我往楼梯上走去。上了楼梯后,出现了与一楼一模一样的走廊,不过我也没有多心,因为一栋楼的建筑,几乎每一层都是一样的,这本就是正常的。

    只是我意外的是,林可儿居然能带我找到楼梯。

    这会我也没有出声打扰她,只是跟着她走着,面条被我抱在怀里,安静的异常。

    就在这时候,我手机突然响了,我拿出手机看着,只见又是尖尖发来了,尖尖短信上说:“我又看见鬼了……我们现在在四楼……”

    我看了短信后,给林可儿也看了一眼,林可儿呢喃了一声,她怎么去了四楼。

    我怕林可儿不了解尖尖,于是我就说道:“她天生能看见鬼的。”

    林可儿居然娇嗔的看我一眼,说:“我就是知道她天生能看见鬼,就是知道这个,才好奇她怎么跑到了四楼了。”

    听这话,好像林可儿早就知道四楼有什么东西了。

    我忍不住问道:“四楼有什么?”

    林可儿怔住了几秒,忽然转身,撩拨了一下黑色的长发问了我一声:“我美吗?”

    她话落后,反而我呆住了,我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这么问,不过看着她绝美的五官,我回了一声美。

    林可儿嘴角流露出了一抹笑容。

    不过事后,我觉得我美吗?这三个字貌似有点耳熟一般,好像自己曾经在半夜三更对着摄像机穿着红色的嫁衣问过。

    想到这,不自觉地脸有点发烫。

    “去四楼。”林可儿说。

    “怎么去四楼?”我问道。这医院这个时候就像是一个迷宫一般,恐怕想要去四楼也不是那么简单吧!

    林可儿说,你要相信我。

    我嗯了声,说相信她,我摸出手机回了一条短信给尖尖,我说让他们在四楼等我们,我们现在就去找他们。

    回完短信后,我跟着林可儿继续在这一楼走着,可是走了几次回到了原地,这一楼和刚才的那一楼是一样的。

    林可儿很有耐心,走了四五遍后,回到了原地,林可儿才停止了脚步。

    “不对,一定是哪里不对。”

    “哪里不对?”

    林可儿说:“这个医院被人动了手脚,所以才能困住我们,有些东西我们都看不见,而有些东西我却能看见,而且刚才明明就看见,却又消失了。”

    林可儿的话的我有些没听明白,我刚想问。

    林可儿却继续说道:“宁子,等下你走前面,我跟在你后头。”她话落后,我感到很是意外,因为只有我从小到大只有我奶奶叫我宁子,就连我爸妈都是直呼我本名三宁的。

    “你怎么叫我……”

    “不要说废话了,按照我说的做。”

    林可儿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黑色的长发被一根红绳子束在肩头后面,使得她看起来落落大方。

    我嗯了声开始按照林可儿的说法去做。

    林可儿还嘱咐我说,千万不要回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

    “为什么?”我问道。

    林可儿沉默了会说:“你要明白很多事情都没有为什么?”

    我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终究没有说出来,时间分秒的过着,我抱着面条走在前面,我和林可儿接下来都没有说话,就这么走着。

    走了一圈后,林可儿提醒我闭上眼睛走。我闭上了眼睛,原本不是很亮堂的走廊里,瞬间就变的漆黑下来了。

    走着,走着,我忽然感觉背后已经没有脚步声了,林可儿的脚步声像是消失了。

    我侧耳倾听可是什么都没有。

    我差点忍不住就想回头看去,可是想到她之前对我说的,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其实很多为什么,都是没有答案的。

    不知道走多久,闭上眼睛后,人对时间的观念或者是感知就很模糊了,人习惯了光明就很难去适应黑暗了。

    而人死后,却一直在适应着黑暗。

    从我开始相信有鬼的那一刻,周边的生活都变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几度我都想回头看去,可是都压住了好奇心。

    我出声问道:“你在吗?”

    可是身后却没有回应,这样毫无目的进行“盲点” 的行走,让我内心受到煎熬,这就是一种对于未知恐惧。

    可就在这时候,我忽然感受到脸上像是被什么打湿了,就如同下雨身后,第一滴雨落到脸上的那种感觉。

    我伸手去摸,用手捻了捻,然后嗅了嗅味道,嗅到味道后,我面色当即变了,我差点就睁开眼睛了。

    因为我闻到了一股鲜血的味道。

    可是就在我要睁开的眼睛的时候,突然一双手蒙住了我眼睛。

    只听见她说:“宁子,继续走。”

    黑暗永远藏着未知,永远是恐怖是主题曲。

    其间,我脸上又落了数滴鲜血,我如同惊弓之鸟,几次都差点睁开了眼睛,但是那双手却一直蒙着的眼睛。

    终于走到一地方。

    林可儿说:“停下,可以张开眼睛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第一件事情就是将脸上的鲜血给擦掉,我用手一抹,整张脸都是血。

    人血啊!血腥的味道,让我感觉一阵地透心凉。

    人是很奇怪的,他们对于自己的鲜血不会感到害怕,但是对于他人的鲜血却会从心底里感到恐慌。

    我看着手上鲜血。深呼吸了一口气,林可儿拿出一块布条将我手上和脸上鲜血擦去,她擦的认真,很像小时候奶奶给我洗脸一样。

    擦完我脸上和手上的鲜血后。

    我看着,林可儿,林可儿的面色有些苍白,我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林可儿摇了摇头说没事。

    此时这里又出现了一个上去的楼梯,林可儿说:“那个女孩天生看到鬼,她也许能带你走出去。”

    “那你呢?”我担心的问道。

    林可儿忽然盯着我,语气有些动情的说:“宁子,你真傻,你出去了,我也就出去了。”

    我看着林可儿绽放的笑容,就如同三月里盛放的桃花一般,温暖美丽。

    我们上了台阶,之前走过的地方,林可儿对我只字不提,我也没有问,只是手上还有鲜血的味道散发着。

    上了四楼后,其实原本的科室还是科室,只是科室里,病房里都没有人。

    就像是你玩qq一样,你不想和谁聊天,只要将他屏蔽就行,而在这栋大楼里,像是将所有的人都屏蔽了一般。

    我拿出手机想看看尖尖回复我信息没有,不过看到空白的提示栏,我不禁有些失望。尖尖没有回复我消息。

    而我们此时就在四楼了。

    林可儿提醒我小心一点,我也对林可儿说让她也小心一点。

    四楼幽森寂静,昏暗的灯光照下来,使得这里更加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氛,而且偏偏这时候,这些灯还像是集体大姨妈了,不时明灭闪烁着。

    忽闪忽闪的灯光,让我后脊骨梁里忍不住冒出一股寒气来,我打了尖尖的电话结果没打通。

    于是我扯开嗓子叫了一嗓子。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回应我的居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