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预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30本章字数:2538字

    因为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看到了王威的皮肤正在腐烂发黑。王威看我发呆,以为我被他吓到了,于是说,你以后只要不流泪就好。

    王威面部的皮肤开始出现红色的坑洞,我叫了一声王威。

    王威还盯着我看着。

    我对王威说,你摸下自己的脸。

    王威摸到了自己的脸后骂了一句,然后赶忙的用衣服将自己的脑袋给挡起来了。但是他其余的地方也在腐烂着。

    我看着他这副模样,对他说:“你赶紧把该告诉我的事情,快点告诉我。”

    王威透过衣服的缝隙露出一双眼睛,用哭丧着的声音对我道:“三宁,你一定要帮我找回身体啊!我给你跪下了。”

    我道:“你现在不是自由了吗?你自己的身体不会自己去找啊!”

    王威埋怨道:“要是我自己能找,我还来找你吗?我的身体好像被我的仇人给弄去了。”王威话落后,我忽然想起那日在医院,王威惧怕张德新的模样。

    于是我忍不住问道:“你的仇人是张德新?”

    我说到张德新,王威就变的有些气愤起来,最后说道:“他是其中的一个,还有另外两个。”

    “你的仇人可真多,你快点将秘密告诉我。”

    王威忽然嘿嘿的冷笑了几声说:“三宁,我的仇人很快就会成为你的仇人了。”

    “什么意思?”我警惕的问道。

    “你今晚上是不是要去城东破庙?”

    经王威这么一提醒,我想起那日老家答应张德新的事情,于是我点了下脑袋,说有这么回事。

    此时王威的身体已经有些发臭了。

    我忍不住捂住了口鼻。

    王威森然然地说:“城东破庙可是个好地方啊。”说完,还邪恶的笑了几声。

    我之前就受不了这些人对着我卖关子,此时见王威又卖关子,我直接骂道:“妈的,王威,你有话就给我一口气说完,别给我扯犊子,城东破庙有什么,大不了我不去,你的秘密就不是秘密了,要么快点说,不说老子不陪你在这里唠嗑了,还有你的身体已经发臭了,快点回去找自己的身体。”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我准备撂挑子走人了,可是我忽略了王威的可耻程度,我刚转身,这小子就抱着我的双腿,开始哀嚎起来。

    虽然这附近没人,但是被他嚎了这么几嗓子还是有人来围观的。

    我知道王威现在这副样子肯定是不能见人的,我低低的骂了几句,让他别嚎,他要求我别走,最后我只好答应下来。然后我又将几个围观的大妈给赶走了。

    王威重新坐起来,此时他身体的臭味更加浓厚了。王威说:“三宁,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的了,城东破庙里必须去,量他张德新也玩不出什么花样了,另外我的身体,张德新可能知道下落,所以今晚上我和你一起去。”

    我听完王威的话后,思衬了会,过后我问:“我的眼睛呢?”我的语气已经没有之前那般激烈了。

    王威说:“你的眼睛没事,既然他给了你这双眼睛,那就证明你是合适的人。”

    “什么是合适的人?又合适什么?”

    我突然变的有些激烈起来。

    王威深看了我一眼,然后面带苦涩说:“我真的不能说,我说了随时会死的,三宁。”

    我盯着王威看着,最后叹了一口气,既然关乎别人的生命,我也不能拿别人的命去换一个秘密。

    我有些失落,然后对王威说:“你走吧,晚上来找我,记得你现在这样子,千万不要让别人发现了。”

    王威说ok,然后要了我的电话就离开了。

    他走后,我身边的空气才变的清新起来了,不知道张德新到底要我去城东破庙干什么,之前他说我身上阴气太重了,说那里埋了一个高僧。

    想了会说不管了,等晚上王威来了再说。

    我又在原地坐了会,果然没过多久,张胖子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后,我还没开口说话,张胖子就说:“三宁,我大伯有话和你说。”

    然后我都没有反应过来,张德新就接过电话了。

    “三宁啊!我是你张伯。”

    我叫了一声张伯。张德新在电话里问我准备的怎么样了,我说差不多了。然后张德新说下午七点钟,让张胖子过来接我。

    我应声,然后电话又给张胖子接了,张胖子说本来想帮我向老板请假的,没想到你小子不在公司了。

    我调侃胖子,你那破理由等下不会又是咒我被车子撞了吧!我俩说完笑了一阵,只是笑着笑着,张胖子的笑声变成了干笑,我在电话里,似乎听见他在往外移动。

    我在电话里叫了声张胖子,张胖子没回答我,约莫过了一分钟,这死胖子才开口说话。

    “胖子,你搞什么?”我问道。

    张胖子忽然压着嗓子对我说:“昨晚尖尖的妈妈出现……”

    我一听先是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了,我说:“胖子,尖尖的妈妈出现你怎么知道啊?”

    张胖子说“昨晚尖尖被吓的一晚上没敢睡,我守了一晚上,她嘴里一直念叨着妈妈这两个字,你说这不是她妈妈来吗?”

    我想说可是……

    张胖子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打断的我话道:“我也不知道尖尖为什么这么怕她妈妈,我问她,她什么都不肯说。”

    “她现在怎么样了?”我问说。

    张胖子沉默了会说:“尖尖想见你,尖尖说你能看到鬼。”听了这话后我忍不住诽谤这死胖子,当初骗了别人尖尖去我老家玩,就说我能看见鬼,这本来是句玩笑话,可是现在却不幸成真。

    我没有接话。

    张胖子却忍不住立即接话说:“我晚上带着尖尖来找你,我不想看见她这么痛苦。”

    我刚想说什么,这死胖子居然把电话给挂断了,我愣了愣神,想到这一晚上,什么事情都扎堆了。

    城东破庙,王威的身体加上尖尖的妈妈。

    妈的,这月请假请了这么多了,工资估计拿不到多少了,想想就觉得倒霉。下午的时候,想想还是去公司补了个班。

    今天按时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突然看见一个小女孩在路边哭泣,她浑身湿透了,我左右张望了一眼,正好看见旁边有个小水池。而且她边上也没有大人,本来我想走过去的,但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更何况晚上还有事情没办,也许她妈妈正在附近呢。

    想着,我就坐上了公交,现在每天晚上我都能看见虚空中有光点,每个光点都很亮,如同萤火虫一般,我知道它们都是人死后灵魂所化成的。

    游魂不能下地府,只能以这种方式继续存在,人的肉眼看不见的,但是我却看见了,从此以后,我眼里的世界再也不会和常人相同了。

    约莫六点半我买了些菜回家,我一回家,可儿就等在门口,昨晚停留在脸上的潮红似乎还没褪去。

    可儿朝着我温婉一笑,叫了我一声相公。我应了一声,也叫了一声可儿,这时候,张胖子的声音却传来。

    “三宁,你们俩真是酸死我了。”

    “我擦,死胖子你什么时候来了?”

    “我不是说晚上会过来的吗?没想到你小子居然跑去上班了。”

    “死胖子,你不准欺负我宁子。”可儿板着一张脸对张胖子道,张胖子的气焰顿时就蔫了。

    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叫了我一声三宁,我的目光顺着看着,看到了尖尖,尖尖一副惨兮兮的样子。

    “三宁,我妈妈回来找我了,她说她要掐死我……”尖尖的声音森然然的似乎还在颤抖着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