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城东破庙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30本章字数:2646字

    我听完这话后,感觉异常的瘆人,后背升腾起一股阴寒的凉气,因为一个妈妈要杀死自己的女儿,那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啊!

    我实在是不能想象。

    张胖子和可儿的面色也当即的变了,张胖子心切的问:“尖儿,你妈妈为什么要杀死你?”

    尖尖的身体不自觉的抖动着,但就是没有说话。

    我叫了一声尖尖,本来埋着脑袋的尖尖,抬起头看着我,她眼神里藏着一汪泪水,但硬忍着,没有往下滴落。

    我刚要开口说完,张胖子的手机却响了,张胖子接了电话,听张胖子叫了一声大伯后,我就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张胖子黑着一张脸说了几句就挂了。张胖子刚要说什么,我就说我知道了。

    我将今晚要去城东破庙的事情和可儿说了。

    可儿听完后,明显有些不高兴。可是可儿却也没有反对我,此时时间七点的样子。

    最后可儿说:“想利用我相公,那就得付出点代价。”

    我知道可儿是知道这一切的,她以前好几次阻止我去城东破庙,所以此时她答应我有几分意外。

    我问可儿说那口木箱子要带上吗?可儿看了我一眼说,木箱子带上,然后我和你一起去。

    “可儿,你也去啊?”我觉得今晚上去城东破庙肯定有危险的,这也许是张德新预谋已久的一个圈套。

    我现在对城东破庙了解仅仅限于张德新说的那些。

    七点,王威那小子还没出现。

    可儿却说,吃完再去,然后可儿就麻利的将我买来的菜去做饭了,尖尖还是一副害怕的模样,张胖子一直劝慰着。

    我在等着王威的来到。

    约莫七点二十的样子,有人敲门了,我以为是王威。

    结果开门后看见一位五十多岁的大妈,我讷然问道:“大妈,你找谁?”

    只听大妈开口说:“我就找你,三宁。”

    一听这声音我就懵了,这不是王威的声音的吗?王威这狗日的成了一副大妈的样子,王威嗔怒的瞪了我一眼。然后一副大妈的姿态将我推开就进去了,我愣住了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王威大摇大摆的坐下来,张胖子不明所以的说:“三宁,这位大妈是你的什么?”

    我将门给关上了。

    王威一副大妈的身体,爆出一个粗犷的声音:“是我,我是王威。”

    “我操!你是王威。”张胖子瞬间就被震撼了。

    我走上前去对王威说:“太平间里那么多尸体你不找,怎么找一具大妈的。”

    王威叹了一口气说:“你们不知道我的苦啊!哪里有那么多合适的尸体,我刚去就正好赶上这位大妈死亡,所以就用上,估计能用一两天。”

    我有些无语。

    可儿和尖尖当然很快的就认出了王威。

    可儿忍不住骂了王威一声变态,王威带着几分尴尬,饭菜已经做好了,可儿和王威是不吃的,我们简单的吃了一些。

    王威附在人的肉体上,开始我一眼都看不出来。

    但是尖尖和可儿却很快的看出来了,我心想难道是我还没有适应这双眼睛,不然我怎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分辨出王威。

    我有些好奇,不过却无解。

    因为是去城东破庙,所以我让张胖子和尖尖别去,我们三个去就好了。

    可是尖尖听后却死活不肯,一定要跟着我。

    最后没办法,我们五个人坐车前往城东破庙,张德新虽然被号称为张半仙,但他也是肉眼凡胎,所以肯定是看不出王威的伪装的。

    我在这城市里也有些年头了,大学四年加上工作一年也有五年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过城东破庙。

    就连张胖子也没听过。

    在车上我向王威了解了一些情况,王威说城东破庙在七十年代香火旺盛,那里曾经出过一位高僧。这位高僧修为了得,一向慈悲为怀,广结善缘,不过却在一个晚上被一场大火给烧死了。死了,身体结出了舍利,可是这位高僧的舍利和别的高僧的不一样,他结出来的舍利是红色的。你们听好了,舍利是红色的,红的和人的鲜血一样。

    起初大家以为高僧的福果,大家都相继去祭拜,可是没想到的是,祭拜后的人相继离奇死亡。

    再往后过了一个来月,终于没人敢去那个地方了,恰好又迎来后面的破四旧,于是那庙宇就被封锁了,成为了一座破庙。

    至今都没有人敢去,只是后来随着时代的变化,可能很多小年轻就不知道了。那地方估计现在杂草横生了,肯定无人涉足了,但是知道内情的人,都想得到那几颗红色的舍利子。

    先前也说了,去的人都死了,所以很多想得到舍利的人都死了。

    后来大家无意中发现那位高僧留下的五字真言:有缘者可得。开始很多人没明白过来,但是却一直在物色,三宁现在你知道张德新为什么这么急着要你去城东破庙了吧!

    “我就是那个有缘人?”我立即反应过来说道。

    “至少张德新是这么认为的。”

    我看了一眼王威,王威被盯的目光闪避又说了一句:“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沉默了会,忽然说道:“你是不是在偷红舍利的时候死了?”

    我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王威的面色立即就变了,然后支吾不清,我打断王威说,不用解释你是怎么死的了,你直接说你们要得到那颗红舍利干嘛?

    王威一张脸色死沉,死沉,大妈的脸让他看起来随时准备会骂街,但是王威看到我在这,肯定是不敢骂街的。

    所以王威的表情看起来怪怪的。

    张胖子开着车,可儿靠在我的肩膀上。

    “王威,你要是瞒着这事,我们之间可就没有一点信任可言了。”我的语气变的阴沉起来了。

    王威抬起眼眸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忽然他颤巍着说:“你的眼睛……”

    我猜他是看到我眼里眼黑全部变成了眼白,我下意识的就用手挡了一下,所幸可儿也没有注意到。

    可儿也逼着王威说实话。

    王威最后说了一句:“传说那东西能让人活的更久……”

    我们的听着感觉很玄乎。王威这话落下来后,车子内一下子就变的寂静下来了,我嘴里呢喃了一声舍利子。

    王威居然还是因为这事死的。

    我看了眼王威,用手指了指我的眼睛,王威摇了摇头,我才将手松开。

    王威说:“那地方真的很邪门,那和尚死了几十年,不知道在那地方留下了什么,反正靠近的人绝对是活不长的。”

    车子开着,很快就到了。

    张德新已经等在那里了,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一个年轻人,看年纪和我们一般大。

    我们下车后,张德新有些诧异的看了我们一眼,可儿他肯定是看不见了的,不过看到我身边站着一个大妈,使得张德新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然后问我说:“这位是?”

    我接话说:“噢噢。”这位是我一时接不上来,王威却抢了话头接:“我是三宁的大姨妈,也是一个神婆,会算命的那种。”

    我听了后,一阵的无语,偏这时候,王威还朝我抛了一个媚眼,我差点连昨天的饭都要吐出来了。

    张德新本来想说什么,但终究是没说出口。

    张胖子在一旁也没有拆穿王威的谎话,他现在一门心思全部在尖尖的身上。张德新让张胖子回去,可是尖尖不回去,张胖子死活也不回去。

    于是张德新嘱咐张胖子一定要跟着他。

    这时候,我叫了一声张德新,问说:“张伯,你找我来这里干嘛?”

    张德新接话说:“当然是好事,我之前说你身上阴气重,这里有一件宝物,其可以镇住你身上的阴气。”

    我故意装作不知道的样子,问:“什么宝物。”

    张德新刚要接话,可就是在这时候,王威突然拽了我一下,在我耳边说了一句:“小心他身后面的那个人。”

    王威话刚落下,忽然就在这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