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冤魂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31本章字数:2524字

    忽然原本金灿灿的光芒瞬间就消失了,像是被收敛进了棺材,我擦了一下眼睛,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

    可是当手放下来的时候,金色的光芒已经不见了,我认为这光芒就是佛光。

    所以舍利子就藏在棺材里才是。

    只是这会金色的光芒消失的太快了,这不禁让我有些生疑了。

    王威估计是看我面色不对,于是问我说:“三宁,怎么了?”我有几分失神,呢喃着说:“佛光消失了。”

    那口棺材在我眼里似乎又重新变了一副模样。

    陈三见我没有行动,对我说:“你还在迟疑什么?”陈三白皙的面孔像是透露着一丝疯狂,我都要怀疑这个人有暴躁症,但是却一直在压抑自己的那种。

    我看着陈三,忽然下意识的就说了一句:“现在时机还没有到。”

    陈三和王威同时看了我一眼,我静静的盯着棺材看着,我是在等,等等看金色的佛光还会不会出现。

    出奇的是,陈三这会也没有催促我,我们就这样等了一刻钟。

    我们的手电筒的光线四处照射着,周围的一切几乎都落在了我们的眼里,木质结构的空间,使得我们头顶还横亘着木椽,金色的光芒消失后,我的眼里出了手电筒的光线之外,就是一片漆黑了。

    就在这时候,我朝着棺材走了一步,王威说了,舍利子有缘者可得之,我是不是有缘人我不知道。

    但是我此刻想得到舍利子的心思却很强烈。

    我往前走一步,陈三手电筒的光圈就照着我,他在关注着我的一举一动。

    只是原本的佛像,在光线的阴影下,使得面孔似乎多了几分狰狞,而少了几分慈悲。我距离棺材也就是个一百来米的距离。

    我走了差不多好几分钟才到了棺材的面前。到了棺材前,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了,我呼吸变的粗重,我扭头说了句:“你们不过来吗?”

    王威和我对视了一眼,王威是在这个地方死的,所以有些惧怕也是正常的,不过此时听到我问话后,王威还是走了过来。

    陈三也没落下,我们三人站在同一侧。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实在的我此刻异常的紧张,不要说开这种邪门的棺材了,就算是开那种普通里面没装死人的棺材,我都觉得心里有些发毛。

    不过箭到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双手攀着棺沿,一般来说,棺材入土之后,都是被棺钉给钉死的,但是这口棺材没有,我用手一推,棺盖就动了。

    说实在的我心里此时特别没底。

    只是在我推了第二下之后,我便看见佛光从棺材里重新透出来了,我面色一僵,随即释然。

    王威和陈三都没有发现异样,估计他俩都看不见佛光。

    此时我也没有说,怕出什么幺蛾子,要是陈三急了生事,不知道会造成什么后果。

    我推着棺盖幅度动作大了一些,其实我心也急了一些,我也想见到传说中的舍利子。可是眼看着我要将棺材给推开了,可是就在这时候,有人拍了一下我的肩膀。

    霎时间,我感觉心脏都差点要蹦出来了,我猛地回头看去,我呼吸的力道加大,我看着王威和陈三说:“你们谁拍我肩膀了?”

    他两几乎是同时摇头,表示都没有。顿时我们三面面相觑一阵,有点邪门了啊!

    王威说:“三宁,会不会是那冤魂啊?”王威说的冤魂,应该就是二十年前吓死他的冤魂。我倒觉得不是,如果是冤魂的话,我应该是能看见的,可是我现在却什么都没看见。

    棺盖已经被我推到了一半,里面的佛光似乎也更盛了一些。

    我觉得不能再拖了,拖的越久可能生的事情越多,于是我下定决心,一鼓作气,直接就将棺材盖给掀翻了。

    随着“哐当”一声巨响,棺材盖落到了地上,佛光像是炸开了,往外绽放着,我看呆了,可是就在这时候,一阵寒风吹来。

    陈三面色一变,突然就拉着我往后退去,我顺手拽着王威。

    我们三因此步伐不稳,踉跄的差点摔倒了。

    只听陈三说:“舍利子不在里面。”

    王威问我:“三宁,你说呢?”

    我当然是觉得舍利子在里面,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强烈的佛光,里面要不是舍利子是什么啊?

    陈三说:“变了。”

    王威问:“什么变了?”

    陈三白皙的面孔上涌现出了一些困惑,不过却没有看到急色。我刚想说我看到佛光,那里面应该就是舍利子所在地。

    可是当我目光再次看去的时候,佛光的颜色已经变了,变成了黑色。而且是一个人形的黑色。

    是游魂吗?我心里疑惑着。

    而王威的面色像是吃了死孩子一般难看到不行。只听见王威说:“三宁,是冤魂啊!”

    陈三当机立断的说:“先退。”

    他话落后,我们三就朝着墓道里而去,只是这时候偏偏天公不作美,石门关闭了。

    王威骂了一句。

    我们三都被堵在石门前,陈三说:“我先开门,你们应付一阵。”

    王威听后直接就草了:“凭什么你开门?”

    我对王威说,让他开,因为之前他进来这么熟悉,此时开门应该时间也不会花的太多。王威不再说话。

    我看着眼前漂浮的冤魂,我可从来没有经验啊!

    陈三可能也知道我们是什么斤两,说了一句:“用你们血,将它引开。”我心想这些鬼啊什么的,真的跟看电视是一样的,喜欢人血。

    我看了一眼王威说:“动手吧。”

    王威一张脸当即黑了下来,不过旋即就意识到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于是王威准备下手了,可是陈三却说:“他的不行,只能用你的。”

    冤魂此时从棺材里出来,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总得牺牲一点才是,于是我痛下决心准备放血。

    只是手指头刚破开,陈三的声音忽然变的无比平静,只听陈三说:“出不去了,变了,开关也变了。”|

    这话落地后,无疑就像是我们判了死刑。

    王威却对我说:“三宁,不用怕,你不是以前的三宁了。”

    我五根手指已经捏成了一个拳头,然后再松开,王威这话已经对我说了好几遍了,我不是以前的三宁了。

    确实,我现在能看见鬼了,甚至能看见更多了,但是我能捉鬼吗?甚至说杀死鬼吗?

    陈三倒是淡定的可怕,他蹲下身子来,拿出了一块黄布,但是黄布上什么都没有,只是他很快就在上面用血画了一个东西,而且血还是老子的。

    画好后,陈三将黄布拉开,这些动作都是在几十秒之内完成的。

    冤魂很快就缠上来了。

    之前的金光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我很快就中招了,可能是我手指破了见血了。所以冤魂就缠上我了。

    我身上背着那口木箱子,我记得可儿说过如果碰到无法解决的危险时,就将木箱子打开,可儿说这话的时候,面色有些不好看。

    所以我就认为这口木箱子是一定不能打开的,可能里面的秘密说关乎可儿的。

    我被冤魂掐住了脖子,窒息的感觉瞬间就如同潮水袭来,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被提到了空中。

    恍惚中,我似乎看到死神朝我走来。

    我在挣扎着。

    王威在下面扯开嗓子喊:“三宁,你的眼睛……”

    此时我根本就听不清楚王威在说什么,这种状态就像是那天晚上我看见那个他的时候是一样的,他嘴唇一张一合说了很多话,但是我却一句也没有听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