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十年前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31本章字数:2567字

    我本来还想说什么,但是王威已经跑出去了。这次的舍利事件闹出的动静太大了。

    首先是王威从二十年前死的地方找回了舍利,其次是张德新预谋几十年的舍利也到手了,再就是陈三可能会得到他想要的某种报酬吧。

    而可儿也得到了一道没有五官的游魂,我虽然才得到这双眼睛没几天,但是我已经能看到许多我以前看不到的东西了。

    只是那道游魂我却看不出更多的东西,我只能知道她是一道没有意识的游魂。

    不知道可儿要那道游魂做什么。

    还有就是我舍利子到底能不能复活可儿,我拿着两颗舍利,心里有些激动,要是舍利真的像王威说的那般就好了。

    可儿如果能复活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胡思乱想着,最后目光又落到了陈三的身上,尖尖对我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而我的眼睛和尖尖的眼睛区别到底在哪里?

    尖尖天生能见到鬼,而王威说我的眼睛不止能看到鬼,可是刚才尖尖看到的东西,我却没有看见。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还没有适应这双眼睛。

    陈三身上藏着的秘密太多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约莫早上七点钟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个大屁股大胸的美女,穿着很性感。

    我目光停留在她身上几秒,几秒钟之后,我就暗暗的骂了一句草。

    我压低声音叫道:“妈的,王威,你是不是有特殊癖好啊!那么多男的你不选,你偏偏选一个女的。”

    王威朝我妩媚的一笑。我操,一般的男人肯定把持不住。

    “怎么样?三宁,喜欢吧。”

    我:……

    如果单看外表,肯定是很多男人想拥有的女朋友类型,但那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可是我是知道的。

    “三宁,你看的我这个新身体怎么样?”

    我一头的黑线,我说道:“王威,你不能去把这个身体给换掉啊!”我实在看着别扭。

    王威忽然委屈的说:“三宁,我也不想啊!你以为每一具尸体都适合我啊!要是那样就好了,首先我要找到和我灵魂相契合的尸体,另外我还要找那些没有家人认领的身体,要是有家人认领的尸体,被我附身了,那肯定会被说成诈尸的,哎,三宁,你说我容易吗我……”

    王威一边哭诉着他的不容易,一边往我身上蹭着。

    我往后退着步子,王威朝我逼来,看他的模样,是要强上了,最后我说了句:“妈的,妈的,你不容易行了吧!真是怕了你了。”

    王威还没罢手继续说:“三宁,既然你也觉得我不容易,那就帮我找回我的身体吧。”

    看着王威的大红唇一张一合着,这一刻,我感受到了自己的肉体受到威胁了,最后我向王威妥协了,答应帮他找回尸体了。

    王威这才满意的离开了我,然后兀自呢喃着说了一句,估计这个身体也只能用两天的样子。

    我问王威说:“你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哪里吗?”

    王威摇摇头,变的有些沮丧起来。

    我也没有继续往下问,我对王威说:“你看好陈三,我要去公司上班。”

    王威对我说:“你去吧,要我说,三宁你也别去上班了。”

    我反问说:“我不去上班,谁养我啊!”

    王威性感的对我抛了一个媚眼然后说:“老娘养你啊!”听到这句话后,我浑身顿时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而且还有些反胃起来了。

    “怎么样?三宁。”

    “滚犊子。”话落后,我逃也似的离开了病房,舍利被我装在口袋里,不时的跳动着,不过没有开始那么激烈了。

    我一个人在这座城市也没有根,所以要是不上班,我就会没地方住,没饭吃。我不像张胖子,他是本市人,想上班就上班,不想上班就请假。

    我来到了公司,打卡之后就开始上班,坐在电脑前,开始一天的工作,只是我有些心不在焉,也不知道可儿现在怎么样了?

    老板其间过来,骂了我一顿,说我工作跟不上进度,要是下次再被车子撞了,就不要来上班了。

    带着并不好的心情我下班了,不过还好明天周末了。

    刚出了公司,就接到尖尖的一个电话,电话里她说要过来找我,我嗯了声,说没问题。

    我朝着公交站走去,咦!我突然感到有些惊讶和意外,因为水池旁边站着一个小孩,小孩和昨天的穿着是一样的,光着一双脚,浑身湿淋淋的。

    我顿住了脚步,此时夜色偏黑,路灯昏黄的光线照着,这都已经过去了一天一夜,难道小孩的妈妈还没有来带她回去吗?

    她是一个小女孩,等我走近后,我才发现不对劲,因为她周边有一些暗淡的光点,我一看就知道她是鬼了。

    我叫了一声小女孩,小女孩抬头看了我一眼,只见她一张脸发青发紫,眼睛凹陷进去,嘴唇呈乌青色,一看就是被淹死的。

    我走过直接对小女孩说:“小姑娘,你怎么还在这里啊?”

    小女孩约莫四五岁的样子,她看了我一眼,忽然像是看到了“鬼”一般,就迅速的跑开了。

    我叫了几声,不过小女孩没有理会我,想想还是算了,这路上这么多游魂,我怎么管的过来。

    路人看着对着虚空叫着,就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

    我上了公交车,先回了家,我想知道可儿是否在家,木箱子已经被我妥当给安置好了。

    可是我回到家里,家里却是一片安静,可儿好像还没回家,这让我不禁有些担心。

    这会,听见几声“汪汪汪”的叫声,我低头一看,发现是面条,我赶忙把面条抱起来,这两天都差点忘记面条了。

    给面条找了些吃的,我和面条就坐在家里的凳子上。

    约莫七点一刻的时候,张胖子和尖尖来了。尖尖面色愈加的难看,我心想,只有解开尖尖心里的这个结,尖尖才会变的好起来的。

    也不知道张胖子怎么就喜欢上了尖尖了。

    可儿不在,我心不在焉。

    到了八点的时候,王威也过来,他说陈三还没醒,医生说没什么大碍了,所以就过来了。

    屋子内一下子就变的热闹起来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哎,因为可儿不在。

    我们出去烧烤摊吃了一些东西,吃着,吃着,只是这时候,我忽然看见那个小女孩就站在我距离不远的位置。

    我低头喝了口酒,等抬头的时候,小女孩又不见了。

    我心里好奇,她为什么跟着我呢。

    王威顺着我目光看去,问我说:“三宁,你看什么呢?”我说没有看什么,然后就继续埋头吃了一些东西。

    吃完东西后,我忍不住问尖尖说:“你妈妈一般什么时候出现啊?”

    尖尖接下来的一句话,让我惊住了,尖尖说:“我每次睡着后,她就来了,而且每次都是被她给掐醒来的。”

    我沉默了会,问道:“你是不是和你妈妈闹过什么矛盾?”

    尖尖没有接我话,只是面色变的有些难看起来了,我记得张胖子说过,尖尖的妈妈是在十年前死的,那么十年前是怎么死的这应该是重点。

    不然人都死了十年,要么下到阎王殿了,要么就可能会成为了无意识的游魂,而尖尖的妈妈却没有,她成了厉鬼,这得聚拢多少怨念,才能在这人世间飘荡十年啊!

    更何况还缠着自己的亲身女儿不放,扬言要杀死自己的女儿,也不知尖尖这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尖尖像是纠结了好久,然后叫了我一声三宁哥,声音忽然的一下就变的森然起来了,只听她说:“三宁哥,我妈妈死了十年,十年前,是我杀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