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吴三宁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6:32本章字数:2552字

    因为见到了灵堂之上有一块牌位,牌位上面写着一个“吴”字。一个吴字足以让我吃惊了,而其实在吴字下面还有文字的痕迹,只不过都被擦去了。

    吴,一个吴字而已。

    但是因为我就姓“吴”,全名叫吴三宁。

    本来这名字的意头是:“心宁,神宁,魂宁。”可是因为我的姓之后,我的名字变成吴三宁,就是心不宁,神不宁,魂不宁。

    不要问我为什么,因为我也不知道,这是奶奶给我取的名字。

    后来因此,大家都不叫我全名,一般都是叫我三宁,我妈在我出生后,就是叫我三宁,从来没有加过吴这个字。

    也不让同学和邻居叫我吴三宁,只要听到,我妈护犊子的本性就会发作。

    此时看到吴这个字后,我才会联系到自己。

    我心头泛冷,地下停车场里的灵牌居然是我的姓,虽然不敢肯定是我,但我还是很敏感。

    我这会又扭头看了一眼,可是身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除了那几个挂在墙上的红白灯笼散发出来诡谲的光线之外,别无其它。

    挂在墙上的魂幡无风自动。

    可儿的面色也似乎有些不好看,那个吴字……

    可儿忽然出声道:“是生葬还是死葬?”可儿看着我,我看着可儿,这个问题问得我莫名其妙。

    可儿忽然叫了我一声相公,声音有些急迫。可儿看着我然后对我说:“相公,我们离开这里。”

    我问为什么?

    可儿嘴唇嗫嚅着也不说话。

    小风树听到我们要走说了句:“哥哥,那我妈妈呢?”

    我看了眼小风树。

    可儿当即说:“小风树,先离开这里,等待会回来找你妈妈。”

    我也觉得异常的不安,我可从来没有见过可儿如此的慌张,偏这时候,面条也叫出声来了。面条的叫声,使得这里回荡起一阵回音。

    王威也跟着过来了。

    “三宁,现在走吗?”

    我看了眼可儿,可儿说:“相公,相信可儿,这里不对劲。”可儿的声音已经很急切了,我嗯了声。

    然后对王威说,走吧。王威应声。

    “三宁哥。”尖尖叫了我一声,这会我让她也快一点,我们五个开始往外面去。

    只是越走越不对劲,好像是一瞬间,整个地下停车场都挂满了红白灯笼,可儿的面色越加的不好看。

    王威吼了几句:“王八蛋,出来,老子要和你单练,将我的身体还给老子。”可是这里静悄悄的。

    可儿领着我们往外走着,可是根本就走不出。

    这里又像是成了一个困境。

    我们站在原地,可儿四处张望着,面色极为不好看,我让可儿不用太担心。因为我知道他只是一个魂魄而已,所以只要是魂魄我就不用担心。

    这些灯笼和这些魂幡就像是一个迷阵一般,将我们被困在里面。

    我也张望了一眼,可儿却说我不懂,这会死人的,当然了这是可儿不知道眼睛的秘密。

    王威这家伙还在乱吼,似乎一定要找那邪人单练,可是那邪人,现在怎么可能会出现。好不容易布置的一个局,让猎物走了进来,这会怎么会舍得轻易让猎物逃脱。

    王威中计了连带着我也中计了。

    想想凭借王威的本事如果揍得过邪人的话,那肯定会一次性就将自己的身体给弄回来,要是揍不过的话。

    王威就算不能说百分之百回不来,但也绝对不能带回那面青铜镜,这是一个疑兵之计,可是我们却中计了。

    我们又走了一圈,场景还是如此。

    可儿说:“相公,你不用担心,可儿一定会将你平安带出去的。”

    我差点就要说出了我眼睛的秘密了,我不想让可儿为我担心,我刚想说出来,可就在这时候,挂在我们眼前的一个红灯笼,毫无预兆的掉落在地上。

    里面置放的蜡烛从灯笼里面将红纸给烧穿了,有些泛红的光线将这里一点点的照亮,不过又消失的很快。

    王威问:“这是怎么回事?”

    尖尖抱着面条,面条此时也不吠叫了,这里绝对的安静,只是弥漫出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忽然尖尖喊了一声:“不见了。”

    我目光看见,连忙问什么不见了。

    尖尖说:“那些纸人不见了。”

    我目光逡寻而去,真的,纸人都不见了,刚才应该有十来个纸人吧!可是现在一个也不见了。

    我深呼吸了口气。

    虽然可儿一直叫着我宁子,但是她肯定是知道我姓氏的,因为她是奶奶给我做媒的妻子。

    当她看到那个吴后,肯定也知道。

    “相公,这是一场生葬,也可以说是一场活葬。”

    我眉头皱了皱,可儿自责的说:“我刚一进来我就应该看出来的。”

    我安慰着可儿说不怪她。

    可儿还在自责,说自己答应过奶奶,要好好照顾我的,这会居然将我带入这样一个地方。

    我说可儿没事,是我应该保护你才是。

    小风树也叫了声姐姐不用担心。

    王威这会插话说:“三宁,这事怪我,不怪你媳妇。”说着王威叹了口气,我骂王威道:“添什么乱啊!现在重要的是出去。”

    可儿接我话说:“相公说的对,现在重要的是出去。”可儿似乎重新振作起来了一般。

    纸人消失不见了。

    我现在就想将我眼睛的秘密告诉可儿,这样可儿也许久能减轻一些担心。

    “相公,你知道吗?这场活葬要葬的是谁吗?”

    我被可儿这句话将我刚要说出来的话给堵死了,我盯着可儿,我们的眸子都要映衬出了对方的影子。

    我们俩都缄默了良久,最后我开口说话了:“葬的是我。”

    王威尖尖同时看向我,小风树可能还不懂什么,所以也跟着他们看向我,满满的都是惊讶。

    可儿嗯了声。没有说什么。

    这是有人布局想要葬我,可是为什么想葬我,王威口中的邪人到底是谁?

    活葬,生前就将坟墓棺材什么都准备好了,然后挖坑填土就将自己给葬了,这样是葬了寿数,这个人就会活不长了。

    而此时我也许就经历这样的时期了,可是可儿却说没这么简单,这样的步子,是要强行活葬,也许等最后一步完成后,人当场就死亡。

    如果这样死亡了,可能就连魂魄都给葬了。

    可儿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接下来的话像是说不下去了一般。

    没过多久,掉了一个白色灯笼。

    白色灯笼掉了后,纸人在我们惊诧之后,又出现了,不过出现在我们的身后。

    红色代表喜庆,白色代表丧葬。

    先掉红色的灯笼,然后再掉白色的灯笼。先断了生路,然后死路也断了?

    尖尖的面色变了,鼻尖冒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子,尖尖叫了我一声说:“三宁哥,那些纸人变了。”

    “变了什么?”

    尖尖说:“变了衣服变了。”

    我之前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再次看去,衣服真的变了,大部分都变成了白色的纸人,只剩下一个红色的纸人。

    不过不止这个变了,变的还有,这些纸人身上都附上了东西,是附上了“生魂”。

    可儿不时的看了一眼我的木箱子。

    从外面进来这里后,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一场“活葬”的主角了。

    要说我现在不紧张是假的,甚至我现在都感觉有点害怕了。纸人附上了生魂依旧站着没有动。可是刚才这些纸人随时消失随时出现,应该就是这些“生魂”起的作用吧。

    可儿都像是要急哭了一般,叫我道:“相公,可儿现在看不出门道怎么办?”就在可儿话落后,之前的那个邪人开口说话了,只听他用急促的声音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吴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