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新婚夜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43本章字数:2309字

    临江而立的盛达酒店,是华淮市最昂贵、最奢华的五星级酒店,能在这儿举办婚宴的一般都是非富即贵的有钱人家。今晚,在盛达顶楼的旋转宴会大厅里,一场豪华的婚礼正在举行。

    “听说新娘子是下面小县城的,父母都下了岗,靠摆地摊为生。”

    “这有什么,人长得漂亮就行。”

    “嗤,我看她很一般,我若是化了妆,肯定比她还漂亮。”

    “你比她漂亮也白搭,嘻嘻,谁让你的福气没有她的好?”

    两个女人含满忌妒和羡慕,窃窃私语着经过门前喜迎宾客的一对新人,步进了富丽堂皇的喜宴大厅。

    我的福气,真有这么好吗?苏若彤一袭白纱站在肖子易身边,精雕细琢后的俏脸依旧在甜甜微笑,内心,却一片涩然。

    一个月前,肖子易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他没能经受住诱惑,跟大学时期的恋人任菲儿上了床。对于肖子易来说,可悲的不是上床,而是跟任菲儿在床上翻云覆雨时,被突然归来的苏若彤抓了个正着。

    倘若时间能倒流,倘若没有发生这件事,此时此刻,苏若彤肯定会认为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只是……

    正闪失,苏若彤突然瞧见任菲儿跟随几位同学,朝大厅这边走了过来,在七八个男同学中,身穿天蓝色吊带裙的任菲儿就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特别抢眼夺目。

    肖子易见状,脸色大变,目光下意识就去搜寻保安的身影。

    这时,苏若彤笑盈盈地出声了:“子易,你招呼他们,我跟菲儿去休息室坐会儿。”

    这种场合,就算不为肖家的脸面,为了她的爸爸妈妈,此刻她也要将这把刀子吞下去。含笑说完,苏若彤十分亲热地挽住了任菲儿。

    肖子易强装笑颜寒暄几句,就赶紧将这帮哥们打发到了大厅,而后快步朝两个女人的背影追了过去。

    他闭眼也知道,任菲儿绝对没安好心!

    只是肖子易还是迟了一步,等他追上去时,新娘休息室的门,却紧紧关上了。

    好在时间不长,最多不过十分钟,紧闭着的门就被打开。

    从休息室出来后,尽管滴血的心痛得要窒息,苏若彤却依然保持着最可人的笑容。是的,她不想发脾气不想使性子,更不想闹得人尽皆知。对于肖家来说,这是一件丑事,难道对她又何曾不是?

    反正今晚要离婚,她没有必要像个泼妇一样大吵大闹。

    整个喜宴,苏若彤一直在幸福地笑啊笑,哪怕脸笑僵了,她也没有让疲倦的面颊休息片刻,而且,几乎从不沾酒的她,居然帮肖子易代喝了一杯白酒。

    苏若彤甜甜的笑容及亲昵的举动,渐渐化解了肖子易的不安,于是,所有的惶惶不安变为了兴奋与祈盼。

    和她相处四年,他最多只能亲一亲,连摸摸她饱满的胸,她都会满脸羞赧将他推开。今晚,今晚她就要成为他的女人了。

    想到这儿,肖子易心身激荡,对他的新婚之夜,更是充满了憧憬。

    俩人的新房就设在这个酒店之中,好不容易挨到闹新房的人离开,在肖子易关上新房门转身的那一刹那,苏若彤开口了。

    “子易,离婚吧。”浑身的气力像是被抽尽,苏若彤的声音显得极其柔弱。

    “你说什么?”肖子易没听清,晶亮的眸子,注满兴奋和激动。

    “我要离婚!”

    “你……不!我不离!”转眼间,他已卷到她面前,“我不知道这死女人跟你说了什么,但是若彤,你千万不要听信她的胡言乱语。她今天来的目的,就是想要咱俩的婚结不成,你不要上了她的当啊!”

    “我上她的当?”苏若彤嗤鼻一笑,恨恨地,“那一幕,可是我亲眼所见。”

    “可是这件事不是已经过去了,你不已经原谅我了吗?”

    像这种事情,怎么能过去得了?

    原谅他,是她不想放弃四年的感情,是她相信了他的悔过,还有,是她拿不出保她弟弟出狱的那笔巨额。

    “若彤,咱俩好不容易和好如初,你千万不要再受她的影响了。你想想看,一般出了这种状况,谁还有脸前来祝贺?可是,她偏偏来了,就冲着这一点,你就不应相信她的话呀。”

    见她一脸伤心没反驳,肖子易暗自松了口气,然后放柔声音向她保证:“彤彤,我曾给你发过毒誓,现在我再次保证,保证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发生,我肖子易这辈子只爱你,只爱我的彤彤!”

    信誓旦旦说罢,唇一俯,就想亲她。苏若彤见状,猛力将他一推:“滚开!”

    “若彤……”

    冲他冷冷一哼,苏若彤将手机往豪华的婚床上一扔:“你自己听听吧。”

    “是什么?”肖子易眼透茫然,看了看苏若彤,才一把抓起手机。随着拇指一阵忙碌,手机里便传来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及女人愉悦得变了音的低喊。

    暧昧声一入耳,肖子易脸色涨红,猛地按下了关闭。

    死贱人,她居然录了音!

    记得当时,他气喘吁吁趴在她的身上,说什么结了婚还要跟她这样,因为她风骚的身子的确让他舍不得,可是现在……

    假如任菲儿在此,肖子易悔恨之下,肯定会一刀将她捅死。

    用力将手机往床上一摔,他眼透惊慌,结结巴巴申辩说:“彤彤,男人在……在床上说的话,都是……是骗人的谎话,你不要当……当真了。”

    “哦?是吗?那男人什么时候讲的话,才是真话?”

    “这个……”肖子易急得满头大汗,吞吞吐吐半天也答不上话来。焦急中,他猛然抱住苏若彤恳求说,“彤彤,对不起,我知道说什么都无法抹去我的过错,但是错已经犯了,请你给我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我真的知错了!”

    “滚开!”苏若彤怒不可遏,一下将他推到几步开外,“肖子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这个婚,我离定了!”

    斩钉截铁扔下一句,苏若彤一头钻进了洗漱间。俩人吵吵闹闹近两个月,现在她一句话也不想与他多讲,决定稍作处理,然后离开这个让她疯狂的房间。

    “彤彤!”望着紧闭的浴室门,肖子易傻了。和她相处几年,她刚烈的性格他深知,这一次,只怕真的玩完了。

    自从大学毕业那年第一次见到她,他就发了疯似的爱上了她。苦追四年,等她毕业,眼看婚期临近,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却没抗住菲儿这贱人的诱惑。我他妈的真浑啊,怎么犯了这种错误。

    不,我不能失去她,决不能!肖子易心一横,大步朝衣橱走过去。

    在他随身携带的公文包里,有一盒citemn,这药是被捉奸在床之后他准备的,后来她原谅了他,就一直没派上用场。

    若彤的思想非常传统,只要彻底成为了他的女人,她就不会再提出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