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3为自己辩驳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3本章字数:1064字

    从屋外进来一个须发花白的老汉,五十多岁的年纪,但身材魁梧,几乎将门框塞的满满的,精神很好,神色严肃,眼睛像钉子似的,朝胡三朵看过来。

    “怎么回事?不是说明兴和她媳妇都…”老汉说着,越发带着精光的看着胡三朵。

    众人七嘴八舌,胡三朵静静的听着,脑子里不断的想着对策,可从记忆中实在搜刮不出多少有用的信息来。

    这身体的原主被人称为傻子,本来这胡三朵的傻病并不是真傻,只是小时候被虐打的多了,自闭又孤僻了些,六岁的时候被卖到童家湾,给病秧子童明兴做童养媳,就没有踏出童家湾一步,不说见识了,连村里孩子都比她知道的多。

    这一晃神,才发现四周都安静下来了,听那老汉问:“明兴媳妇,你说,怎么回事?明兴这是被你害了?”他一出口,引来阵阵附和。

    这会功夫这些人已经你一嘴我一嘴的把看见的,和徐老二说的都交代完了,有个男人还出去请大夫去了。

    胡三朵这会已经镇定下来,之前她是哑女,察言观色是特长。看这些人对村长的态度,村长的权利应该是很大的。

    这么一想,她“噗通”一声完全没压力的跪下来,生存是第一要务,迫不得已的时候跪一跪,换碗饭也没什么。

    屋里地上虽然是泥巴地,但是已经被踩踏的很平整,硬邦邦的,膝盖肯定破皮了,暗咒一声,面上却没有显露出来。

    未语泪先流,想起死去的童明兴,心中自然而然的就抑制不住的悲伤。

    “村长,明兴哥他死的好冤枉……呜呜……”

    弱女子总是能让人同情,果然村长的面色虽然依旧凝重,但是已经舒缓了一些。

    她继续哭哭啼啼的道:“天刚擦黑的时候徐老二不知怎么摸进屋来,借着酒气……”

    话没说完,床上传来气弱又急促的道:“胡三,你别瞎说啊!明明是午间你叫我来的!我还得给徐地主家守院子呢。”

    胡三朵垂着头,心中咒骂了几声那个猥琐的男人,不让你赔命难解心头之恨。她也分不清到底是自己的情绪还是这身体原主的,愤怒的眼睛都红了。

    “徐老二你先甭说话,听明兴媳妇说完!”村长一开口,那徐老二无力的闭嘴,脸色越发白的可怕。

    胡三朵继续道:“徐老二先是掐我的脖子,然后杀了明兴哥…我这才刺了他,村长要是不信,我脖子上还有印子。”

    说完将裹在身上的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白皙泛着粉色的颈子,上面真有发红的指印。

    村长迅速的扫了眼,脸色一沉,声音很是严厉:“成什么样子,赶紧穿好了,还要不要脸了!”

    胡三朵一怔,想起现在的处境,记得以前看过的一个古装剧上,一个妇人被人看了手臂都自杀了,于是,赶紧包好了。

    村长敛眉:“徐老二,你说。”

    徐老二惨白着脸道:“村长,胡三拉拉扯扯发疯,我死活甩不开,就出手重了点,要是真掐她,她还能站着说话?我原是要救明兴的,哪知道她勾引我!我一个老光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