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1我有办法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6本章字数:1041字

    原来这疥螨是从和外族交换的马匹传来的!以前在金城可没有这种毛病。也难怪这些兽医不会医治。

    可不敢拿为朝廷养的马匹来试药,就用农家的耕牛吗?

    农人对耕牛的重视,说是当成家人也不为过的!

    也不知道那裘大夫什么时候能摸索出对策。

    她倒是知道几个药方,可别人会信她吗?

    胡三朵抱着干柴回家,刚到村头,就看见童花妮坐在沙枣树下发呆,面前放着一个大木盆,里面放着一盆野菜,并一把菜刀,菜还没来得及剁,她一会叹气,一会抹泪。

    对于这个唯一向自己释放过善意的姑娘,胡三朵还是很有好感的。

    见四下无人,童花妮也哭的很专心,她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

    童花妮被她吓了一大跳,这才注意到胡三朵已经走到她跟前了,还专注的看着她。

    她不好意思的横臂抹了眼泪,眼圈红肿,瘦巴巴的脸上,更显得一双眼睛极大。

    许是压抑的太久了,又或许是胡三朵一脸善意,她也没隐瞒,断断续续的说了。

    原来大夏朝有律例,凡男子年满十五,女子年满十八就开始收人丁税,女子取男子的一半,童花妮的弟弟眼看着年岁大了,家里即将多一笔开销,可现如今和几家合养的牛也患了重病,看病凑钱花了不少。

    可牛不仅没好转,已经奄奄一息了,村里正商量要把这些病牛一起烧掉,赔出去这么多钱,她父母就商量着她也到了年纪了,把她嫁出去得些聘金,也好再买头牛。

    正好邻村一户人家来求亲,可求亲的那家男人崔大柱,听说一喝酒就打老婆,前两个媳妇都是被他打死的,可给的聘金多,童花妮的父母打算应下这亲事。

    童花妮想到家中的境况,又想到自己的命运,一时忍不住就哭了。

    她抽抽搭搭的根本说不完整,这些也就是胡三朵自己组织的。

    胡三朵有些庆幸自己是被父母卖给童明兴的,现在又是被休的寡妇,除了她自己,没人能做她的主了。

    “要是牛治好了,你爹娘那有转寰的余地吗?给你找一户好点的婆家?”

    童花妮说出来这些委屈,心中好受多了,现在控制住了激动的情绪,又有些不好意思。

    她一个未嫁的女孩儿,说起亲事和婆家的话题总是有些难为情的。

    听胡三朵这么问,她脸色微暗,摇了摇头。

    那崔大柱讨不到媳妇,只好在聘礼上多花心思,十里八乡,一般庄户人家,还真没有哪家的聘礼给的比他高的,可就是这样,那些疼闺女的人家也没有答允的。

    想起自家的爹娘,童花妮默然,她和银子孰轻孰重,她可以肯定爹娘会选择后者,反正她是女儿,只会浪费粮食…

    “要是家里的牛病愈了,总归要宽松一些,爹娘不会这么累了。”

    胡三朵叹气,是个老实孝顺的姑娘,人家爹娘要卖女儿,她也管不着,没办法。

    “我知道有法子可以治牛疾,你信的话,我给你备点药,你家里的牛也快要死了吧,不妨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