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55突然发疯的马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56本章字数:1233字

    胡三朵总算得了清静,只专心在配药一事上,她允诺了童花妮自然要做到。

    硫磺不能大胆用,她就跑了一次药铺,买了不少寻常药材。

    将百部、狼毒、苦楝皮、大枫子、马钱子装在纱布里,放进油锅中炸成赤色,在取药包,加黄蜡,制成药膏,又加了少量的硫磺,完全没有硫磺味。

    可那些染病的牛全部都集中在一处,边治疗边被感染也不是办法,又用丁香、苍耳子、蒲公英、苦楝皮、使君子、艾叶、芫花、黄柏、荆芥这些熬了大锅的水,嘱咐童花妮不时去给牛擦洗,空气里也得喷一些。

    这天,胡三朵去给几头重症猪打了针,朱强亲自候着,竟也是找她治疗疥螨的。

    “胡娘子,朱某还有一处牧场,这些日子附近的村落里不少牛都病死了,我那牧场养了不少的牛,也有些出现了病症。”

    “朱老板的生意做的还挺大的。”胡三朵嘀咕了句。

    朱强笑道:“不过糊口而已。”

    胡三朵未推迟,她有现成的药方,配出来也不麻烦,她想不如顺水推舟将硫磺都用上,朱强也不会少自己的银钱,那些硫磺在她手中也是麻烦。

    应下朱强的事,交代了注意事项,这才离去。

    朱强还是派了老赵用马车送,家里的药材都用完了,还得买不少,于是绕道去了城里,正好借这马车送药材回去。买药的银钱也都是朱强嘱咐老赵付的。

    回去的时候胡三朵坐在满是药材的车厢里,正想着不如多用几个药方,看哪个效果好,以前动物身上的疥螨都是直接打杀虫剂,现在没有杀虫剂,那些中草药的效果她还真不知道。

    突然老赵着急的道:“胡娘子,前头有匹马不受控制的冲过来了,这路也不宽,旁边也没地方避,退出去来不及了,我去拉住那匹疯马,去去就来,不然它冲过来可不得了了。”

    胡三朵刚答允,老赵就下了马车,冲前方跑过去。

    她掀开帘子一看,可不是有一匹发狂的马正迎面冲过来嘛!也真是倒霉,她今天偏同意走这条近道出城,现在进退两难。

    马上还坐着个白衣公子,被颠簸得东倒西歪,胡三朵也不禁为老赵捏了把汗。

    这马像是受了刺激,眼神慌乱,眼看与马车的距离越来越近,车前套着的马儿都有些不安的来回踱步了。

    胡三朵想隔空安抚它都不成,老赵一个猛扑上去,箍住了马脖子,只听一声激烈的长嘶过后,那马儿骤然倒地,霎时,空气中弥散淡淡的血腥味。

    胡三朵定睛一看,马脖子上插了一柄匕首。

    鲜血咕咕的往外涌出。

    这马竟然被一刀给刺死了,真是可惜了。

    可这时,又是一声惊恐的长嘶,被血腥气刺激到的马拖着马车疯狂的往前奔去,胡三朵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被摔在车厢内,摔得七晕八素的。

    车帘子晃开,她看到老赵利落的翻身上了马车,扯住了缰绳,才松了口气,哪知一口气还未吐出呢,那缰绳居然被挣脱掉了,马摆脱了束缚,越发疯狂的往前跑,越过横在路中的死马,那白衣男子赶紧侧身躲开了。

    没了马力,这又是个上坡,车飞速的倒退,若撞到后面的障碍物肯定得翻车,这情形老赵也控制不了。

    “胡娘子,咱们得尽快跳车,坡下面是石桥!”

    胡三朵暗呼倒霉,连忙手脚并用爬到车头,可男女有别,老赵也不好意思揽着她跳。

    耳边是呼呼的风声,还有惊叫声,似乎有人喊着让她别跳,可车速越来越快,车轱辘似乎都要散架了,胡三朵深吸了口气,纵身一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