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婴灵不散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1本章字数:2901字

    我叫方言,普通人一枚。大学毕业之后来到苏州一家公司做技术员。既没有走尸圆光的本事,也没有扶乩请仙的家训。老老实实做人,太太平平过日子,可没想到横遭噩运,遇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儿。

    这件事儿说出来大伙不信,由喜变丧,是和生二胎有关。

    我买的婚房小,一室一厅,七个月大的女儿和我们睡在同一间房。有天晚上,我和老婆说想生二胎,老婆说,“生二胎?你就不怕女儿听了吃醋!”

    我笑笑,女儿哪听得懂我们在说什么。

    第二天早上发生一件怪事,我起床发现家里的房门居然自动开了。第一反应是进贼了。可转了一圈什么都没丢。

    老婆问我是不是昨晚忘记关门,我死活想不起来。另外,昨晚我们夫妻行过房,这点基本措施还是有的,我不是那种大意到会开着门做那事儿的人。

    一天无话。

    到了晚上临睡前,我留了个心眼,临睡前把门牢牢的锁上。为了以防意外,我还特地在床边放了一根棍子。

    女儿豆豆半夜哭醒过几次,我跑到客厅检查,都没什么异样。大概四点钟以后,我实在是扛不住了,一觉睡死了过去。

    到了七点起床,我吓了一跳,门又开了。

    事儿就变得有些令人发怵了,我站在门口发愣。隔壁的老太太买菜回来,还说你们家起的真早,天还没亮,就看见门开了。

    我只好尴尬的笑笑。这事儿肯定有蹊跷,没准是哪个孙子恶作剧。

    我仔细回忆昨晚的细节,四点之前肯定没什么意外,事儿就是发生在四点到七点之间,这个恶作剧的人究竟想干什么呢?

    又到了晚上,我和老婆商量好,她睡卧室,我抱着一床被褥睡客厅。死活今天晚上也要看看,究竟是什么让房门天天早上都开着。

    我打开电视,调成静音,然后关灯安静的等着。说实话,就算发生了那么蹊跷的事儿,可我还是困得要死。我白天上班很忙,这个想必上班族都有体会,尤其到了下半夜,这种煎熬简直到了难以坚持的地步。我的眼皮直往下耷,到了后来,我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睡着了,还是在清醒状态,只听吱呀一声,我一下子就被惊醒。

    电视节目已结束,荧屏上透着微蓝的光,我顺着动静朝卧室看去,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向外透着凉气,老婆还在床上安稳的睡着,动静是从婴儿床里传出来。月光下,女儿轻手轻脚的坐了起来,然后顺着婴儿床的栏杆,爬了出来。

    她看上去动作非常娴熟。到了地上之后,就看见她小小的身影缓缓的爬了过来,我心里发毛,一声也不敢吭。

    女儿爬出了卧室,竟然扶着门站起身。她就从我的眼前走过,虽然她是个孩子的身形,但却佝偻着背,一步一顿,俨然一个乱发苍苍的老太婆的模样。

    我吓得毛骨悚然。

    女儿慢慢的走到了大门前,吱呀一声打开了门,她回过头看着屋里,就在这时,一个苍老而又陌生的声音,从她的嘴巴里冒出来,让我差点尿裤子。

    “我让你们生二胎!”

    这个声音就像一只被掐住脖颈的鸭子发出来的,寒气逼人的传到我的耳朵里。我怀疑是我听错了,熬了一夜产生的幻觉。

    可紧接着,女儿的嘴巴里又冒出个咯咯的笑声,阴森恐怖,我整个脑袋都快要炸开。

    七个月的孩子只会爬不会走,这是常识。就算会走,也勾不着那个门把,就算勾着了也没力气打开,可她现在全都做到。

    并且开口说话了?!

    那个曾经逗我玩,逗我开心的小女儿,现在就像变成了另外一种——东西。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我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大概是本能上感到恐惧,我不由自主的挪动了一下屁股,就是一丁点动静,惊动了她。女儿突然唰的转过头来,目露凶光的看着我。

    我打了个寒战,“豆——豆豆,是,是我啊!”

    可她似乎根本听不到,就像望着仇人一样盯着我,并且蹒跚着朝我“走”了过来。

    她稚气的脸上,却充满了饱经沧桑的成年人才会有的表情,眉头紧蹙,牢牢泯着嘴唇,眼中的恶意,仿佛我是她的仇人似的。

    我不知道问题出在哪,也不知道这个小不点一身的怨气是从哪来的。而我竟然被她的气势震慑到了。

    “豆,豆豆。”老婆出现在了卧室门口,想必她也是被这动静所惊醒了,被眼前的一切吓得目瞪口呆。

    房间里很暗,只有电视机微蓝的荧光,夹杂着惨白的月光,让每一个恐怖的分子都渗透到我们的骨头。

    老婆的声音都打颤了,“豆,豆豆,我是妈妈啊!”她想冲上去抱女儿,可挪了两步又停了下来。老婆心有不甘,缓缓的蹲下身子,张开双手,“豆,豆豆!”

    女儿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去,脸上的凶意,却没有丝毫减退。她转过身子朝着老婆方向挪去。

    换了个角度,我仿佛看到有一只无形的手,拉着豆豆的领子,所以才能让她站起来。

    而此时,豆豆却加快了脚步,一下子冲到她妈的跟前。她的身上似乎多了一股子难以想象的力量,竟然一把就把我老婆的双手推开,紧接着两只小手狠狠的掐住了我老婆的脖子。

    我就像被点了穴似的立定在原地,迈不动脚步,整个脑袋仿佛被掏空了,竟傻傻的只看着。

    老婆挣扎起来,照理说,七个月大的婴儿,怎么也不可能是个成年人的对手。可老婆现在却完全处于下风,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现在跟我一样,被超出常理的事情,惊得忘记了反抗。

    很快老婆的脸上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她的双眼上翻,青筋曝露,命悬一线。我这才反应过来,大踏步的走过去,想要扒开豆豆的手。

    但她的手臂居然坚硬的像块铁板,手指如同老鹰的爪子,死死的钳住老婆的脖子。

    我拉了一会儿拉不动,一巴掌打在女儿的脸上。女儿闷哼一声,脸上随即出现了五个手指印。我一阵心疼,到底这还是个七个月大的孩子。

    一边是老婆,一边是亲生,两边都是心头肉,而且豆豆行为古怪,力量巨大,但肉身却还是柔弱的不堪一击。这叫我如何是好。

    老婆快要支持不住了,我硬起心肠,高举拳头,准备一拳砸下去,在最后一瞬,脑子里面突然闪过了一个灵感。

    一切皆因它而起,试试它会不会管用呢?

    我叫了一声,“豆豆,爸爸妈妈不生二胎了!”

    时间仿佛被凝固了,也许是这句话起的效,就在说完的一瞬间,豆豆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

    一看有效,我激动起来,用商量的口吻和气的又说了一遍,“豆豆,爸爸妈妈答应你,再也不提生二胎的事儿了!”

    话音未落,豆豆松开了手,一个趔趄摔倒在地,砰的一声,紧接着,房间里传来7个月大的婴儿,应有的哭喊声。

    惊愕的状态起码保持了有一个小时。整个过程,女儿一直躺在地上哭。可我和老婆,却谁也不敢上去抱她。到了太阳冒出来,我才算缓过神。阳光稍稍冲淡了一点恐惧感,起码我能够站起来了。

    豆豆大概是哭累了,现在正躺在地上安静的睡着,她的小嘴微嘟,脸色红润,只是因为脸上的泪痕没有擦干净,显得有些脏,其他和正常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别。

    我和老婆面面相觑,这样下去总不是事儿。老婆应该是被吓得不轻,死活不肯再去抱女儿,这个工作只好我来做。刚抱起孩子就发现她的后脑勺被摔出了一个大包。

    包不大,但却很明显,鼓出来一块。

    老婆一下子又心疼了,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我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还算好,没出血。”

    我把豆豆平放在婴儿床里。

    “怎么会这样?”老婆轻声抽泣着。

    我哪里知道。

    “会不会是被什么脏东西粘上了!”她又说。

    我知道老婆说的是什么,可是类似的玩意儿我是从来没有去想过。不是不敬畏,而是“鬼上身、鬼打墙”之类的东西,实在离我太远。我从小受的就是唯物主义的教育,看上街上那些算命的,看字的,第一反应就是骗钱,——而且我连恐怖片都不看。

    “那,那接下来该怎么办?”老婆擦着眼泪问。

    说实话,我又不认识什么神婆神棍,而且祖上也没人信仰这个,第一个想到的还是找组织。

    什么组织呢?就是医院,起码女儿摔了一个包,于情于理都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