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头七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1本章字数:2579字

    第三天,我起了个大早,十点是我和老头约着再次见面的时间。我第一反应就是看豆豆。假设我的猜测果真没错,那么现在真是滑稽了,豆豆就像是个人工的GPS定位系统,能够准确的把老头的方位锁定。在过去的两天,豆豆时不时的会扭动脖子,证明老头没少奔波。而现在,她所张望的方向,并不是茶坊的位置。

    到了九点半,我坐不住了,草草的洗漱完之后,就出门来到茶馆门口。茶馆还没开业,我坐在对面的花坛里抽烟。一边抽一边警惕看着四周。

    十点不到,开门的服务生到了,我第一个冲进去,抢了个视野最好的位置。

    服务生问我点什么茶,我心神不宁的说随便。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他一定认为我昨晚斗地主输了很多钱,所以一大早就约局来翻本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离约定的时间过去差不多半个小时,还是不见老头的踪影。

    我强忍着又等了半个小时,实在忍不住给医院打了个电话。电话滴滴两声之后,被接起,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传了过来,她告诉我CT室的那个老头已经死了。

    我两腿一软差点没直接摔倒。

    “死了?怎么死的。”

    “他请假两天没来上班了,我们也刚得到消息,今天早上在西郊骑自行车的时候,出车祸被卡车撞死了!”

    老头说要准备两天再来找我,结果等来的却是他的死讯?是因为去“准备”了吗?苏州的西边是太湖,老头骑得是自行车,应该到不了那么远。果然,电话那头报了一个事发地址,是在离木渎不远的一条公路。

    “你知道他去干什么?出事儿的时候带了什么东西?有什么遗言吗?”

    “都说了是突发事故了,怎么可能会有遗言。他要去哪,带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你应该去问问警察。——你是他的哪位?”

    还没等他说完话,我就挂了。我没功夫搭理对方,而是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我跑出茶室,一路向着家的方向奔去。回到家,老婆看见我的表情不好,立刻慌张起来,“怎,怎么了?”

    我也没理她,直接走到床边。豆豆依旧愣愣的看着前方,视野的位置落在衣橱上。

    我开始翻箱倒柜,老婆越看越慌,“到底怎么了?”

    “地图呢?我记得家里有张市区地图的。”

    “在书架上,夹在书里,你看看有没有。”

    按照指示,我来到书架前,翻出了那份两年前的苏州地图,打开后寻找老头的事发地址,找到后用笔勾出,再将我家的地址与其连接。我没有猜错,自打今天早上醒来之后,豆豆一直盯着的那个地方,正是老头出事的方位。

    这再一次印证了豆豆确实“盯”着他,一直到他死。现在老头死了,难道豆豆的视线就永远盯在事发现场了?

    我以为老头的死便是他口中所谓的奇怪的事儿人,我错了,实际上是奇怪的事儿的开始。

    然而坏事往往是从“变好”作为伪装的,这次也不例外。

    豆豆竟然恢复正常了。

    我和老婆站在她的身边,足足有两个小时。正琢磨着。如果她始终盯着同一个方向该怎么办!

    可她“哇”的一下哭了起来,吓了我们一跳。紧接着她左右摇动起来,弄得我们不知所措,只能任由豆豆在床上翻来覆去。还是老婆眼明手快,她突然抱起豆豆,原来她尿了。

    老婆马上给豆豆换了尿布,这才止住了豆豆的哭声。女儿似乎很累,舒坦了之后,很快就睡着。

    我们哪也不敢去,就在床边傻傻的看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豆豆才醒来。此后她就变“正常”了?!

    没错,这不是奇迹,而是真实发生的,豆豆就变成原来可爱的模样,要抱抱,要喝奶,要看五彩的电视。

    我怀疑是不是自己高兴的太早。可一连几天,即使我们时刻保持警惕,但诡异的行为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努力认为这是一场梦,就算过去的阴影挥之不去,可我还是愿意相信这就是一场梦,尽管我并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又为什么突然一下子问题就解决了。

    短暂的安全,让我们松了一口气儿,或者说我们正被假象迷惑。

    我和老婆都选择性的忘记前两天发生的事儿,绝口不提,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我甚至准备去上班,老婆也开始买菜回家,时不时的还会给豆豆买回玩具。

    这天,老婆提议带着豆豆去公园走走,而我也同意了。

    天气极好,花红草绿,天上飘着风筝。我们坐在草坪上,老婆从身后环抱着豆豆,带她学走路。豆豆被逗得咯咯不停的笑着,仿佛又回到了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时代。

    到了傍晚我们还特地下了馆子,点了老婆爱吃的鱼,我居然还喝了点酒。

    轻松的氛围还在继续。我和老婆却保持着默契,谁也没有提回家。吃完了饭又去麦当劳喝了饮料,再到了城中广场的喷水池,反正哪人多就往哪走。

    我知道这是潜意识在作祟,不想回那个家,想在人群中保持这种幸福的错觉。

    终于到了不得不走的时候了,看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

    我们打车到小区门口。老婆抱着豆豆走在前面。夜已深,人很少,进了单元,铁门咣当一声,似乎预示着情况不妙。

    老婆依然在我的身前。Z字型的走廊有声控灯,上2层的时候,灯没有亮,我以为坏了,并没有介意。

    可我们走到2楼平台,绕过扶手准备继续向上的时候,楼下的灯却亮了。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2楼亦是如此,等我们上到3楼,灯才亮。

    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故障。声控灯是延迟的,我们在黑暗中经过,路灯却在我们的身后亮起,仿佛后面始终跟着一个人似的。

    我觉得头皮有点发麻。四周的墙壁斑驳,角落里结满了蜘蛛网。到了家门口,这一层的灯依然没亮,老婆也意识到了不对,颤颤巍巍的拿出钥匙开门。

    我在看楼下,没有人跟上来,佯装镇定的说道,“你怎么还不开门。”

    老婆的手在抖,加之黑,怎么也对不上锁眼,她单手抱着豆豆,“老公,你,你看......看豆豆。”

    我转过脸,豆豆不知何时又出现僵直的眼神,掉了魂似的盯着楼下。

    我咽了口唾沫,“没事的,这,这只是意外,老头已经出车祸死了!”

    老婆快哭了,“不是我瞎想,你,你回忆回忆,今天是什么日子?”

    “啊?”

    “老头是什,什么时候死的。”

    我的两腿在发抖,老头是上周三出车祸的,算日子,今天是他的头七。

    我愣在原地,老婆一边说着,一边对着锁眼,吧嗒一声门开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咬紧牙关,“你们先进去,今天无论如何要有个交代。”

    “你?”

    “快进去。”

    我几乎是把老婆推进门的,然后蹲下身子,强壮着胆看着楼下。就算真的有鬼,今天也要和它较量较量。

    灯光昏黄,照着楼道,早就过了时间,却迟迟不肯灭掉。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我觉得耳边有轻轻的凉意吹过。我突然意识到,他也许不在楼上,而是已经上来,且就在我的身后。

    我深呼一口气,缓缓的回过头,那里——却什么也没有,黑暗中只有一些垃圾袋的轮廓。

    “不要自己吓自己!”我对自己说,转过脸继续正面对着楼下。

    就在这时,我确定听到一个声音,他伏在我的背上,对着我的耳边轻轻说话。

    我的头皮快要炸了。

    是老头的声音,他说,“不好意思,我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