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外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1本章字数:2879字

    我几乎是跳着往那个人的身上扑过去的。十分钟里的经历,足以让我崩溃,我是靠着最后的那点意志力强撑着的。老婆和孩子是最后的港湾,家是唯一可以被信赖的地方。可偏偏连这也出问题了。

    我一边冲,一边随手操起桌子上的一个花瓶,不管对方是谁,或者说是什么东西,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保护老婆孩子。

    “老公你在干什么!”老婆尖叫了起来,叫声中充满了恐惧。

    我也来不及回应,高高的举起花瓶,正待砸下去,那人也被吓得头仰着往后退了一步,月光照在她的脸上,我手一偏,花瓶砸在了地板上,“哐当”一声。

    “二姑,怎么是你!”我喊了一声。

    “你,你小子想砸死我啊!”二姑脸色都白了,裤子也没提。

    “二姑,你,你怎么来了?怎么也不开灯?”

    二姑喘着粗气,贴着墙从我身边溜过去,躲到老婆的身边。

    这是我们在苏州唯一的亲戚,我老婆的二姑,在郊区租了几十亩地儿,做蔬菜种植生意。

    “你什么时候来的?”我问道。

    老婆和孩子也不回答我。只是默默看着我,就像是在打量一个怪物。我能够感受到他们所透露出来的怀疑、恐惧、无法思议等等诸多错综复杂的情绪。

    好像问题是出在我身上似的?

    “你,你们干嘛这样看着我?”

    “你刚刚说什么?”二姑问。

    “我说,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我瞥了一眼墙,傻了,“你,你们?”

    “老公——”

    “今天11号?”我指了指墙上的日历。

    老婆和二姑一起点点头。

    也就是说,我不是离开了十分钟,所有发生的事儿,都是在昨天。现在离事发已经有二十四小时零十分钟了。

    得出这个结论,很多事情就并不那么突兀了。姑妈来的很合理,过去的二十四小时,老婆肯定急疯了,又不到法定报失踪的时间,警察也不管,所以只好救助于姑妈。

    这个问题是解决了,可过去的二十四小时我去哪了,怎么会突然一下出现在花坛里,昨天到底发生什么了?更严重的问题,一下子就涌现了上来。

    “豆豆呢?”

    “老公,你,你没事吧。”老婆看我就像看豆豆,眼神里透着关心,可又不敢靠近。她指指我身上的伤痕。

    我也来不及解释,兀自往卧室里跑。

    豆豆就躺在床上,也不看我,而是愣愣的盯着一个方向。

    “怎么又变回来了?”我快疯了。

    “我也不知道。”老婆说道。

    “那,那——”我想不出该说什么,“你们让她躺的舒服一点啊!”

    豆豆脖子扭成40度,看上去很不舒服的躺在床上。

    “不是我不做,根本来不及!”

    “啊,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她转的太快了!”老婆指指床,就在我们说话的一瞬间,豆豆又变了方向,现在双眼上翻,看着后方的天花板。

    一个七个月大的女婴在床上做出这样的行为,其恐怖不是用词汇可以表述的。

    “老公,你到底去哪了,怎么会弄的满身是伤?”

    “我,我也搞不清!”

    “豆豆咋又变成这样了呢!”

    我又摇摇头。

    “那老头不是死了吗,头七今天也过了,她还在看着谁啊?”老婆又问。

    堆积的麻烦太多,根本来不及一个个解答,也没法解答。

    “我不知道!”我说。

    “不会是老头的鬼,飘来飘去,所以豆豆才会转的那么频繁吧。”老婆都开始胡说八道了。

    就在我们说话的当口,豆豆努力想要扬起脖子,但她太小,又做不到,就一直这样费劲的使着劲,感觉要爬起来看床边似的。

    一直没说话的姑妈开口了,她一说话,就把我深深的拉进冰窖里,“老头不是飘来飘去,看这样子,已经进到房里了!”

    老头把我拐出去二十四小时,自己进房来了?

    “你们没事吧?”我焦急的问。

    “没,没什么啊!”老婆颤颤巍巍的回答,转首对姑妈说,“你不要乱猜测!”

    姑妈在老家的时候就“神神叨叨“,为此没少受亲戚朋友的数落,“切,你们如果不信的话,咱们可以来做个实验。”

    “实验?怎么做!”

    “豆豆不是会盯着那个老头吗,如果我们把豆豆带下来,如果那个老头就是在你们家,那么她一定会盯着家看。”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那还等什么!”

    我和老婆立马把豆豆抱入怀中,开门下了楼。

    从出门的那一刻起,似乎就印证着姑妈的说法。豆豆一直看着身后的家,虽然她的脑袋还在一直扭动,但幅度变小。

    这是一个普通的物理现象,离事发点的半径越长,豆豆应该幅度越小才对。

    我们走出单元门,一个劲儿的朝着小区门口跑,我们跑过了马路,站在对面一家饭店的门口,然后抱着豆豆。她就像一个指示器,现在正微微仰着脖子,一动不动看着家的方向。

    姑妈说的没错,豆豆一直盯着的东西,现在就在家里面。

    “该怎么办啊!”老婆我们的身后,问道。

    姑妈挠挠头,“回家是不可能的了,这样,你们先随便找个旅馆,等明天天亮了,我来想想办法。”

    小区对面有家168,就算姑妈不说,我想即使打死老婆,她也不肯再回去了。我们开了一间房,4楼,打开窗户正对着家。一进屋,我们就把豆豆放到了床上。稍微交代了几句,姑妈先走了。

    我进卫生间洗漱,原本想洗个澡,但是一静下来,就发现身上的伤痕疼的厉害,又肿又红,脱衣服都费劲。

    老婆问我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我哪里还有这心思,胡乱擦了一把就坐在椅子上抽烟。

    老婆又问我到底出了什么事儿,我也不知从何说起,“你等我先缓一缓,再告诉你吧。——你们今天是怎么过的?”

    老婆两眼通红,一看没少哭,而且还没睡过觉。她前言不搭后语的的回答着我的问题,但拼凑加猜测,也能让人听懂个大概,反正和我预想的差不多。

    昨晚她一直贴着门听外面的动静,老婆说有过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就没动静了。她也吓得不行,等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才壮着胆打开房门。

    这时候我已经不见了。老婆一看就慌了,抱着豆豆到楼下满世界的找我,还去了警局。警察问发生什么事儿,老婆望着豆豆,实在是没有勇气说出实情。她语焉不详,加之不过失踪了几个小时,警察敷衍了两句,也就把她打发回家了。

    老婆在这个城市里孤身一人,最后想起了姑妈……

    我猛的抽烟,咳嗽连连,让老婆先去洗澡。她脸上全是泪痕,形容枯槁,头发蓬乱,狼狈之极,我们的生活已被搅得一塌糊涂。

    老婆洗完澡,我们约好一人睡半夜,我根本还睡得着,老婆也硬生生的扛了一宿,到了天快亮的时候,才勉强眯了一会儿。

    等待的心情就像是猫挠。即寄希望于姑妈,可担心接下来又会出什么幺蛾子。天一亮,我准备下楼买点早饭,老婆不敢一个人在房里待着。我们干脆一起下楼在油条摊吃豆浆。

    豆豆怪异的行为,引得同桌的食客,频频抛过来奇怪的眼神。我懒得解释,甚至懒得掩饰。吃过了饭,我们回到宾馆大堂里坐着。

    姑妈说她会想办法,也搞不清楚是什么法子。差不多有八点了吧,姑妈终于来了,她推开宾馆的玻璃转门,我从沙发上站起来,才发现不是一个人,姑妈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中年男子。

    这个男人很瘦长,戴了一副眼镜,年龄大概三十五。他不说话,眼神游离,面容倒还算端正,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很脏很颓废,头发油的发亮,脸上黑一块紫一块的,穿了一件不合时宜的长褂,西裤,还有皱的总让人担心会断掉的皮鞋。

    “姑妈,接下来咱们怎么办?”我掏出烟。

    四眼摆摆手,“上哪吃去?”

    “啊?哦,对对对,先吃早饭先吃早饭!”

    “我不吃早饭。”

    “啊?”

    姑妈把我拉到一边,悄悄的说,“找个饭馆吧。”

    我心里有点不舒服,没干事儿就先谈要求。但一想这神叨叨的事儿,自然要有神叨叨的人来解决,也就理解了。大概这类人都是不懂人情世故的。

    可现在是早上8点,哪有那么早开门的饭店。

    我们一行人,在马路边转着圈,四眼突然一停,指了指路边的一家饭馆,说,“就这吧。”

    我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