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四章 四眼归来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2本章字数:2543字

    我被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包围着,脑子里尽冒出一个念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确实难以让我信服,自己正身处一个缜密的大型机关中,每一个房间都是其中的一部分,它们像魔方一样,会在我毫无觉察的情况下,自由拼接?

    这完全超出了我的认知,豆豆鬼附身已经够我受的了,怎么现在还冒出这么个闻所未闻的大机关来?

    我他娘的到底是被牵扯进了一个什么样的事情中来了。

    我觉得我哭都哭得出来。幻觉——一定是幻觉,我安慰自己。那是鬼嘛,鬼在制造幻象,我看到的一切其实都是假的。我其实在做梦,一个噩梦,没准是因为哪天酒喝多了,所以脑子里竟是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很快我就能醒过来了。

    我伸出手臂,狠狠的咬了自己的一口,真切的疼痛感滚滚袭来。这让我万分沮丧。别他娘的自欺欺人了,这就是现实,我们一家都被牵扯进了一个根本想象不到答案的困境中了。

    我在原地不知所措,把头再次贴在地面,咔咔声并没有停止。我把头从地面抬起来,揉揉耳朵又贴上去,反复了好几次,根本没有变化。

    不知道为什么,猛然间突然一句话跳进了脑海之中,那句话就像一条电影字幕,不停的在我眼前滚动播放,是CT室的那个老头说的一句话。没错,他说过的,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我立即觉得空气中有股子无形的力量迎面压来,它看不见摸不着,却难以抗拒,这个力量就叫做“命”!

    豆豆自打一出生就是与众不同的,所以引来那么多人,那么多古怪的事儿,这还不是简单的鬼附身,而是有一个更大的阴谋等待着我?!

    我趴在地方,觉得背后都湿透了,被无尽的寒意包围着。

    我不愿继续往下琢磨,可又由不得我不想,突然嘎达一声,地底下的动静停止了。我的思路再次被拉回了现实。

    我眯着眼朝着黑洞洞的床底再次看去。眼前的一切让我有种晕眩的感觉,床底慢慢的竟然隆起一块。黑乎乎我看不清,毫无规则,然后蹭的一下钻出来一个毛茸茸的玩意儿。

    我心悬到嗓子眼,吓得不敢动,拳头本能的紧握起来。

    那玩意儿顿了顿,开始向窗外爬来。我的心脏都快要从嗓子跳出来了,随手想抓把东西防身。可地上很干净,哪里有什么可以充当武器的。

    那玩意儿还在移动,一会儿的功夫,朝我已经爬过来了一大截,它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我挣扎着挣起身体,坐在地上,脚对着它屈起,我在等它慢慢的过来,一到攻击的距离,我就准备一脚踩过去。

    就快到了,我做好准备,它动了动,在我面前晃过一道光,我伸到半截的腿硬生生的又收了回来,闪光的是架在鼻子上的一副眼镜。

    竟然是四眼。

    我愣在原地。

    四眼看到了我,喘着气儿说“傻坐着干什么,赶紧拉我出来啊!”

    我足足定格了三秒钟,才刚刚反应过来,赶忙伸手去抓他,使劲儿把他拉了出来。

    四眼浑身大汗,气喘吁吁,疲惫不堪。

    “你,你去哪了?”我想上前扶他,可本能的又缩了回来。这宅子里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四眼还是那个四眼吗?

    他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儿的说,“妈的,这床底下有个洞。”

    “啊?”

    “这房子会转,转一圈,才会露出洞口。”

    四眼话音未落,我的心就跌到了谷底。他说这房子会转,竟然被我猜中了?!

    “到,到底什么意思啊?”我问。

    “先别讲那么多了,跟我把他一起扯出来。”

    “谁啊?”

    “你说还能有谁?”他指了指身后,然后费劲儿的爬了出来。这时我才发现,四眼的军用皮带正系在脚踝上呢。

    皮带被紧撑着,像是拖了一个很沉的东西。我想了想,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弯下腰,和四眼一起用力,拉着皮带往外拖。

    床底下竟然又拖出一个人来。那个人被皮带紧紧的勒住脖子,双手抓住皮带,脸被憋得发紫。

    这不正是老刘吗?

    我吓了一跳,立刻放开了手,“他,他是人是鬼?”

    四眼伸展着腿,皮带松了一点。缓过气的“老刘”猛的咳嗽起来,一边咳嗽还一边干呕。

    “你说他是人是鬼?”四眼一脚踹过去,正踹在“老刘”的脑袋上。老刘虚弱的连疼都哼不出来了。四眼朝前挪了挪,脚尖把他勾翻了一个身,“老刘”也不反抗,躺在地上直喘气儿。

    他的脸上全是伤痕,肿的厉害,显然刚刚挨了揍。我看看四眼,再看看“老刘”,一头雾水。

    “你们在搞什么?”

    “他当然是人,是老刘的哥哥,所以长的像!”四眼回答道。

    这总算解决了我的一个问题。

    “嗯?老刘哥?”

    “咱们上当了!”四眼摇摇头,“你问他吧,先让我缓缓!”

    我还是不明所以,上当了,上什么当?四眼弯着身子,低头揉着胸口,看来他是被折腾了不轻,我也不知道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掏出一根烟,点上,然后给四眼递了过去,四眼结果嘬了一口,仰头把烟吐出来,然后闭着眼睛调整。

    我看一时半会也问不了他了,干脆把注意力放到了老刘——哦,应该是老刘哥的身上。我慢慢的绕着他转圈,老刘哥的胸脯剧烈的一起一伏。突然一下,没有原因的,我的怒火蹭的一下就上来了。也不知道哪来的怨气,我张开架势就开始猛踢他,“操!到底怎么回事!你是他哥,那老刘是死的,还是活的?”

    一阵猛烈的殴打之后,老刘哥终于有动静了,他嘴里直哼哼,“别,别打了——别打了!”

    “娘的,快点说!”

    老刘哥快被我踢断气儿了,“我弟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死的?为什么要把我牵扯进来?你到底把我们带这来干嘛,我女儿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伸出腿又要开踢。

    老刘哥手无力的张开想挡,“别,别,别打了,我也是受害者,全是因为你现在住的那套房子。”

    果然是那套房子!

    “你也让我缓缓,缓缓我就跟你说说我们哥俩儿的故事。”老刘哥说着说着又猛烈的咳嗽起来,噗嗤一下竟然喷出一口血来。

    我往后退了退,暂时不敢再下手了,他如果死了,可真是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我大口吸气镇定情绪,然后冷冷的站在一边。看样子,四眼和老刘哥似乎在洞里折腾的不轻。我的好奇心又被吊了起来,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悉悉索索的摸口袋,又掏出一根烟来自己吸。等我抽完烟,老刘喘的不是那么厉害了,他慢慢的爬到墙边,支撑着墙挣扎着坐起来,巴巴的望着我们。

    我把烟丢在地上踩灭,“老老实实的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老刘哥虚弱的点点头,“从哪开始说起呢?”

    “讲重点!”

    老刘哥苦笑,“我知道说出来你也不信,其实我弟弟他早就不是人了,或者说他早就不在人世了。”

    “什么?”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其实那个三年前卖房给你的家伙,不是我的弟弟,而是披着我弟皮囊的怪物!”

    我不禁颤抖了一记,上下打量老刘哥,他脸上的惊恐表情很逼真,“到底怎么回事!”

    老刘哥喘着粗气,紧接着,讲了一个恐怖的足以让人坐立不安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