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哥俩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2本章字数:2937字

    “我们是本地人,出生在这,也长在这,和生活在这个城市的任何一个老百姓一样,没有一点区别——”老刘哥咽了口唾沫,“可事情就坏在那套房子上。”

    他顿了顿,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我等着他往下说,却发现老刘哥的视线一直盯着我脚下的烟头。

    我皱皱眉头,取出烟点上,吸了一口,然后丢到他的面前。

    老刘哥猛的嘬了起来,感觉要一口把烟全吸干净似的,呛得他咳嗽连连。

    “我说你稍微慢点,又没人和你抢。”

    “嗯嗯,”他很疲惫的点头,“谢谢!”然后缓了一缓,继续道来。

    哥俩是亲兄弟,年龄相差四岁,再无别的兄弟姐妹,因为父母早亡,所以彼此相依为命关系不错。那年头,考大学还是奢侈的事情,高中毕业之后,哥俩都选择了工作,唯一不同的是,哥哥学了驾照,开了两年出租之后,到了一家不错的企业,做老板的司机。而弟弟则上了一个厂办技校,毕业后顺利成为了棉纺厂的机修工。

    两人挣得不多,但工作都还算稳定,加之并无什么不良嗜好,所以那些来也存了些小钱。饱暖思淫欲,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年纪到了,哥俩都想尽早成家,好有个人暖被窝。

    现在唯一的缺的就是婚房。他们的父母是伴随着新中国出生的那一代,没上过学,更没留下什么财富,死时唯一留下的遗产,就是一套不足20平米的平房里。

    说实话,原来一家四口,老人去世之后,兄弟俩还觉得宽敞,一前一后用三夹板隔成了两间。但是处对象,一旦涉及到婚房,就完全气短了。

    这种条件根本没法往里娶媳妇,虽然年纪再一年一年增长,却也没法,所以只能一直单着。

    早些年的时候,房屋还不能自由买卖,唯一的希望就只能寄托于单位的福利分房。那年弟弟所在的棉纺厂集资建房,他正好挤进大龄未婚青年照顾的范围,所以有资格去拿那套一室一厅,因为工龄不足,所以条件是拿原来的平房置换。

    兄弟俩因为换房的事儿,第一次闹矛盾。主要是弟弟当时有个对象,急需结婚,所以说平房置换了之后,希望哥哥在外面租个房子,把新房腾出来,做过度婚房。

    这要是换成别家,可能就闹翻了。但是这兄弟俩感情笃深,所以矛盾并不深,无非就是彼此埋怨了几句而已。

    天上掉馅饼大概说的就是接下来的这种情况。哥哥的单位搬到南京,长期管住宿。老刘哥想起父母临终时嘱托自己照顾弟弟的遗愿,最后一咬牙就把这套房子让给弟弟结婚用,自己远赴他乡,另起炉灶。

    这原本是个兄友弟恭的好榜样,可没想到两个月后,准弟媳儿哭哭滴滴的打来电话,说老刘把他抛弃了。

    说实话,哥哥是一万个不相信,因为他了解弟弟,是个再老实不过的本分人,除了喜欢喝点小酒,也无其它不良嗜好,不会——也没能力干出那种朝三暮四的事儿。

    “是不是他喝醉了酒打你了,你跟哥说,哥去教训他。”老刘哥问。

    准弟媳妇一把鼻涕一把泪,“不是这个,他整个人都变了。”

    老刘哥还是个很传统的人,变了?咋了,这小子一拿到新房,就起了花花心思,想换掉现在的女朋友?

    这是老刘哥不能接受的。一方面他很认可这个准弟媳,虽然其貌不扬,但很勤快,是个贤妻良母的好坯子;另一方面,弟弟的婚姻,毕竟是建立在哥哥的牺牲上的。

    为了这,哥哥连夜从南京赶了回来。一到新房就砰砰砰的敲起了房门。弟弟穿着睡衣开了门,愣愣的看了哥三秒钟,才把他放进屋。

    那一刻,老刘哥就觉得弟弟有问题,但问题出在哪又讲不清楚,总觉得他怪怪的。

    这种感觉很微妙,毕竟两个人生活了二十几年,稍微有点小变化,会第一时间感受得到。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弟弟以前很温和的,不知为什么短短两个月,他变得异常暴躁。

    老刘哥刚开口问起这事儿,他就像点爆的火药开口即骂脏话,呛的老刘哥压根没缓过神来。根本没把他这个哥哥放在眼里。两人吵了一架,哥哥一气之下回了南京,一个多月没有联系。

    但毕竟断骨连着筋,兄弟俩一起生活了那么久,感情不是说断就断的。一个月,气儿也慢慢消了,正当哥哥准备给弟弟打电话的时候,弟弟的电话却来了。

    哥哥理应开心,但是这电话时间来的不对,是在凌晨两三点钟,老刘哥回忆到,电话里弟弟也不说话,只是粗粗的喘气儿,喂了半天都没反应。哥哥以为出了什么事儿,立马驱车赶了回来。

    南京到苏州要开2、3个小时,老刘哥花了一个小时出头,就玩命似的赶到了。可一进家,才弟弟好端端的正在睡觉,死活都不承认自己打过那个电话,临了还骂他多管闲事。

    哥哥不乐意了,怀疑老刘因为还在气头,所以深更半夜恶作剧。原本要缓和的兄弟关系,就此又停住了。

    回到南京之后,哥哥愈想愈气,决定再冷冷老刘。可第二天晚上两三点,电话又响起来了。哥哥白天开车,睡眠很重要,因为这样的恶作剧休息不好容易发生车祸,所以老刘哥勃然大怒,在电话里开口大骂,最后把电话一摔。

    可又过了一天,电话照常响起。

    一次两次不足为奇,接连不断的来,哥哥就觉得瘆的慌了。试想一下,半夜接到电话,无论这边说什么,那边始终不回应,只有粗粗的喘气儿声,其实还是挺吓人的。再加上弟弟性情大变,老刘哥怀疑弟弟是不是得了什么病?

    于是他又从南京赶了过来,这次老刘哥决定心平气和的与弟弟谈谈一次,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而恐怖的一幕就是在这时发生的。老刘哥清晰的记得,那是在傍晚,他决定带弟弟出去吃个饭,好好聊聊。也该着他们倒霉,过马路时,一辆小轿车从身后刮了老刘一下,然后跑了。哥哥问弟弟伤着没。弟弟摇摇头。

    但没走两步,哥哥就发现老刘后背被刮出了一条大口子。

    那是个夏天,衣服薄,汽车把老刘后背的衣服蹭了一条大口子,里面皮开肉绽。

    哥哥吓了一跳,操,这还没事儿,正待说话,但瞬间却愣住了。

    弟弟后背皮肤上的口子起码有二十公分长,照理说应该疼痛难忍,血流不止才对。可他竟然没反应,而且衣服上也没有一滴血,哥哥走上前,顺着那口子看进去,差点没晕倒,老刘后背,绽开的皮肤里还有一层好端端的皮。

    弟弟居然有两层人皮……

    老刘哥说到这里,话都不利索了,伸出发抖的剪刀手。我怔怔的看着他,脑子还在消化他说的内容,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赶紧又点了一根烟给他递了过去。他死命的嘬,差不多嘬掉半根烟,“我说过,讲出来你也不会信。”

    我站在原地,脑子发懵,感觉浑身的皮肤都在发痒,“然,然后呢!”

    老刘哥嘬着烟,稍微休息了片刻,继续说道,“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

    这种发现想必是会让人瞬间崩塌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有两层皮?难怪眼前的这个人,和弟弟以往的言行举止相差那么多。

    当时,老刘哥站在马路中都不会动了。

    弟弟还在往前走,走了两步,似乎发现不对,他转过头来,看见哥哥正傻站在那儿,立马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

    他单手摸到后背,然后用衣服遮住了伤口,面无表情的站在路边冲着老刘哥缓缓的招手。一下一下,就好像要把老刘哥的魂招过去一样。

    这事儿就那么邪乎,虽然震惊加恐惧,但老刘哥仿佛中了邪似的乖乖的走了过去。

    两人进了一家小饭馆,很诡异的就这样对峙着。老刘哥说那晚上究竟吃了什么喝了什么,完全想不起了,周围有没有人坐着也想不起来了。只记得弟弟两只眼充满了血丝,皮肤密致,就好像被绷紧了一样。

    故事说到这里,老刘哥再次停了下来,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貌似回忆起了什么恐怖的画面。

    “再然后呢?”

    老刘哥不说话。

    我有点焦躁,“然后呢,接下来呢,接下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面对我的逼问,他竟然捂着头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的哭泣,肩膀一耸一耸,“然后——然后——”老刘哥猛然的抬起头,歇斯底里喊道,“这就是然后——”紧接着老刘哥在我和四眼的面前,做了一个完全意想不到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