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一条逻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2本章字数:2792字

    在老刘哥做这个动作的一刹那,我本能的往后退,还没跨出一步,已经来不及了。老刘哥把手伸进衣襟里,我原本以为他会掏出什么东西来,对我不利。可事实却不是这样,他猛的一下撕开了自己的衣襟。

    我大吃一惊,紧接着一股子强烈的酸腐味扑鼻而来。

    把我生生又逼退了两步的,不是什么凶器,而是这股令人难以忍受的气味,还有他身上的伤口。

    确切的说,不能算是伤口,而是满身的浓疮,这些脓疮密密麻麻,看的人有头皮发麻,它们都在往外流着脓水,结成了痂,和衣服粘在一块,一撕,血水也跟着飚了出来。

    这还不是重点,更让人吃惊恶心的是,老刘哥胃部以上,身体正中的位置,竟然还并排的三个肉洞,三个从前胸一直穿到后背的洞。

    “娘的,这是什么东西!”我揉揉眼睛,确定没看错,那三个肉洞每个都足足有2公分的直径。

    老刘哥不说话,很悲壮的坦着胸脯,可很快眼泪就哗哗的从他的脸颊开始往下流。用屁股想想都知道,这些年他过的一定不是人过的日子。

    我震惊不已,全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慢慢蹲下身子,平行的望过去,居然可以看到身后的墙。

    这种视觉刺激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的,我愣在原地,一分钟内硬是没有说出一句话来。四眼在一旁冷眼望着,既没有我这样的反应,也不表态。

    一分钟后,我脑子才开始重新运转起来。这事儿经不起多推敲,我急急的退了两步,很丢脸的一下子躲到了四眼的身后。

    我看看老刘哥,他也看着我。

    我问,“这——,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老刘哥哀怜的说道,“你觉得我是还算是个人吗?”

    “嗯?”我的心中在打鼓,莫非,莫非这个老刘哥也是个披着人皮的怪物。

    “可我偏偏还是人,你根本无法理解我这种生不如死的感受。”

    我不说话。

    老刘哥哭了,可哭着哭着竟然又笑了,“你不信我还是个人?”

    我点点头,马上觉得不对,又摇摇头。

    老刘哥继续笑着,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他俯下脑袋,手指拨弄着身上的一个脓疮。一咬牙,“嘶”的一声,竟然从上面活生生的剥下了一层皮了,顿时更多鲜血混合着黄脓流了出来,露出了里面一层血红的肌肉,“这样你信了吧。”

    我差点没吐出来,再次惊得目瞪口呆,“信,信,我信,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被人种了虫。”一直不说话的四眼终于开口了。

    “虫?”

    “和下蛊差不多!”

    我消化着这些内容。貌似懂了,又貌似没懂。蛊这个东西,多少听说过一点。所以说,老刘哥被人“种”了虫,然后受到胁迫了?

    这个猜测是很容易得到了。老刘哥不响,看样子是默认了。

    “到底是谁干的,他是什么人?”我接着问道。

    老刘哥摇摇头,咬牙切齿的回答道,“他不是人!”

    那倒也是,干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儿来的,简直就是畜生的行为。

    “我的意思你理解错了,”老刘哥接着说,“他根本不是人!”

    “是啊,就是他娘的一个畜——”

    “我的意思是说,他根本不是人!”老刘哥再次打断我。

    “没错,”看到眼前的一幕,仅从同情的角度而言,我一定是站在他这一边的,“他就是个畜——”话音未落,我顿住了。我这才反应过来,老刘哥不是在骂人,他说的其实是一句陈述句!

    “那,那它是什么东西?”我颤颤巍巍的看看老刘,再看看四眼,想寻求答案。

    老刘摇摇头。

    “娘的,到底是什么!”

    老刘的脑袋晃得更厉害了。

    四眼走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别说老刘,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但可以肯定的是,你摊上事儿了,摊上大事了!”

    我两腿发软,心情难以表述,在我看来,四眼是唯一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人。并且他这两天所作所为,已然让我看到了希望,可现在连他也这样说,我仿佛从语气中听到的更多的是无能为力。四眼也开始觉得事态远超出他的想象了。

    “为什么是我?”我弱弱的问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四眼不响,老刘哥也不说话。我盯着他们,“倒是给个回音啊!”

    屋子里没有动静,他们还是不说话,像是各自在想问题,又像根本找不到答案所以无言以对。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就像进入了一个没有尽头漩涡。

    我祖辈三代贫下中农,祖上连个值得拿出来炫耀的衙役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显赫神秘的家世了。再说老婆,也是普通人家一个,除了她二姑在老家神神叨叨的笃信些神婆道士之类,也别无特别的身世……

    简单一点的讲,我和我老婆都是再普通不过的人了。

    可为什么偏偏是我呢!

    我想要骂娘,又找不到对象,要想挥拳,亦完全没有着力点。憋着一股子的委屈、愤怒没地方发泄。

    我掏出烟点上,猛抽,难道真的像CT室里的那个老头所说的,这全是命!

    等等——,我停了停,拉回思路。还有件很重要的事儿,竟然忽略了。想起老头,我就想起了那个字,豆豆小腿上那个与生俱来的字。

    所有的秘密都应该和那个字戚戚相关?

    我抽着烟,让自己冷静,一点点的把所有的事情,都放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

    按照老刘哥的讲法,早先的时候,他弟也再正常不过,就是因为住进了我现在的那间房子,才被那个披人皮的怪物盯上的。

    所以,所以——

    一条可以被我理解的逻辑线浮了出来。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三年前,卖房子给我们已然不是老刘,而是那个怪物?

    仔细回忆,当时我找房子找的头疼,不是太贵就是太远,可毛纺厂的这间302,谈判时可是竟然顺利的让人无法相信,我记得很清楚,“老刘”当时几乎没怎么反对,就答应了我还价三万元的条件。

    这样子看,从开始就是个圈套啊,它有意图的选择了我?

    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是我呢?

    我继续往下分析,越分析,就越觉得浑身发冷,答案有一个,也只有这一个,因为那时候我正是新婚阶段。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对于一对新婚夫妇接下来会做什么呢?自然是生孩子。

    所以,所以——

    豆豆腿骨上的那个字,和我与老婆其实都没有关系,根本的原因是因为她出生在这间屋子里。那怪物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偶然选择了我们,选择的原因,是让我们替它生一个腿骨上天生带字的孩子?!

    我的心脏像被人在狠狠的揉搓,像被人无耻利用了,照这分析,我和老婆只是工具?!只是替这个怪物代孕的工具!

    要承认这一点是很困难的。我看着老婆怀胎十月,肚子一点点鼓起来,然后出生,从一个小不点,睁开了眼,会笑、会爬、会贴着你撒娇。

    而现在突然有人告诉我,其实这个从我老婆肚子里冒出来的小孩子,并不是我们的,或者说并不全是我们的。

    我有点晕眩,感觉自己都站不住脚了。是的,虽然听上去像天方夜谭,但是联系前后细节,却越想越对,所有的怪事,都是从豆豆身上开始延展出来的!

    我站直身子,烟已经抽了差不多了,我丢掉地上踩灭,转身说道,“四眼——”我把我的分析简略的讲了一遍。

    他面无表情的听着,听完了之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这回轮到我无话可说了。我默默的等着,等他对这件事儿的看法。

    我多希望这是我自己虚妄的设想,根本不成立。

    隔了好久,四眼才冒出一句话来,不是对我说的,而是对着老刘哥,“其实,你把我们骗到这来,是被它——胁迫的,目的是为了困住我们?”

    老刘哥不敢正眼看我们,但他点了点头。

    瞬间,我几乎快要疯了,焦急的心情犹如火里浇了油。显然,四眼也觉得我的分析有道理。他问老刘哥的问题,我亦明白其潜台词。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那个披着人皮的那个畜生,其实是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好腾出空来自己去找豆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