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出不去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2本章字数:2565字

    一想到这一点,我用脑袋砸墙冲出去的心都有。虽说分析了一大通,知道豆豆“血统不纯正”。但人就是这样的动物,一旦相处过了,就会产生感情。更何况豆豆她本身是无辜的,她哪知道还没出生,就他娘的被坏人盯上了。

    那种既害怕又心疼的感觉又回来了。我第一个念头,还是要赶紧出去,赶紧出去救豆豆。而且除了豆豆,还有我老婆和姑妈在家呢。

    我屋子里来回转了一圈,直跺脚,然后注意力自然又回到那张床。

    洞,床下有一个洞。

    按照四眼的说法,这个老宅在做圆周运动,那么床底下的洞口,到了合适的时间一定还会出现。

    老刘哥要把我们困在这里,自己总要脱身,他趁着我们不注意钻进洞里,然后四眼又逮回来了,所以那个洞,一定就是通往外面的通道。

    想到这,我就安静不下来了,拉着四眼要床底下钻。

    四眼看上去还是很疲惫,但估摸着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所以对我的要求也不好说什么。

    我们蹲下身子,转身看了眼老刘哥,他坐在地上低着头。

    “他怎么办?”我问道。

    四眼想了想,“带上一块儿吧,毕竟有什么事儿还是他清楚。等空下来,我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他。”

    我一听便跑过去把老刘哥揪了起来,他一脸慌张,以为我又要在揍他,我也懒得解释,把他揪到床边上。

    我们俯下身子,相互对了对眼,然后在床下匍匐着到了既定的位置。我没概念,这距离完全靠四眼把握。四眼捅捅老刘哥,指指地上,老刘哥点点头。

    我想,应该就是这了。

    我睁大眼睛看地面,光线很暗,依稀能够分辨出有圈很浅的缝隙,不过不仔细根本识别不了。我用手指敲了敲,果然感觉这块区域的土质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

    我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太多的常识,也没法深一步了解。老样子,只好把耳朵贴在地面,听底下的动静,地下又传来了咯噔咯噔声。响声很有规律,不紧不慢。

    我有点焦急,可它就像跟我作对似的,迟迟没有变化。

    过了一会儿,四眼拍拍我,让我往后一点,就在这时,很神奇的一幕出现了。先是感觉到一丝阴风袭来,然后越来越大,一个黑漆漆的洞口呈现了出来。

    我好奇万分,侧着头很想搞明白它到底是根据什么原理运行的,却被四眼打断了。他的意思是洞口很快就会消失,现在没时间耽误工夫。道理倒是也对,反正这玩意儿到底是什么东西,现在也不重要,首当其冲的还是要出去救豆豆。

    四眼交代了几句,让我垫后,把老刘哥夹在中间,看这意思,他还是不太信任老刘哥。我们说好顺序,便依次进入。

    轮到我的时候,我头朝下,但想想又不对,转了身,把脚探进去,脚尖触着洞壁想找到支点,转了一圈没找到合适的着力点。我继续往深里探,墙壁很光滑,又是个斜面,滋溜一下,我还没来得及叫,就像坐滑梯一样滑了下去。

    这洞到底有多深,我判断不出来,反正在黑暗中滑了半分钟是有的。很快就什么都看不见了。我越滑越紧张,但到了这个时候,紧张也没有用。

    半分钟后,我就听见前面嗖嗖的两声,随即突然觉得背后空了,一下子腾空,随即重重的摔落在地。我屁股我不知道压到了谁的脚上,疼的我直叫唤。

    “别那么大动静!”四眼说。

    看来我压到的不是他,而是老刘哥,这下不轻,他也不叫,竟然硬忍着。

    “啊?”这洞我是第一次下来,不像他们“二进宫”,所以只能他们怎么说我怎么做,立马噤声了。

    没有人说话,四周就显得很安静,我也搞不清在等什么,过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我压着嗓子喊四眼。

    四眼嘴里发出轻轻的嘟声,我问他怎么了,他说好像他的脚好像也有点扭到了,不过问题不大,歇一会就好。我又去喊老刘哥,边上悉悉索索的发出了动静。

    一切正常。

    周围实在是黑的厉害,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到底到了哪,我一无所知,先前四眼是怎么在里面逮着老刘哥的我也不知道。

    我琢摸着是不是我们又到了一个什么小房间,然后等待机关再一次转出新的通道?

    就在这时,四眼开口了,他让我把打火机给他。我摸出打火机递过去。这个情形,我一下子就想起了前天,我在楼道里的那一幕。

    这回打开火机,不会又是一张死人脸在面前吧。

    “嚓嚓”两下,打火机打我的心砰砰乱跳。火光亮了,我绷住呼吸,看着四眼把火机四周晃了一圈,发现这果然是个正方形的小房间,可里面什么都没有。

    四眼蹲下来,照着墙角,我这才看到原来还有一个半米高的小洞,不知道通向哪里。

    四眼舒了口气,说了声还在,然后转过头去看老刘哥,老刘哥点点头,像是在确定什么。

    四眼把火机给灭了,吩咐道,“还是一样,我第一个,方言垫后。”

    我们在黑暗中相互摸索,找到了彼此,手搭着肩,凭着印象,摸到了那个洞,然后弯下腰钻了进去。

    进去才发现,那个小洞其实狭窄,只能跪着往前爬,更转不了身,头稍微扬起来就会碰到墙。我心中又疑问,但也没问。我想四眼终归还是靠谱的,肯定是往出去的路在走。

    我们就像长条玻璃试管里金鱼,一个接着一个顺着这条道一直往前挪。

    我没有幽闭恐惧症,但在这样的环境底下,就算胆子再大的人也会发怵。爬了一会儿,我问四眼到底还要多久。

    四眼回了一句,“快到了。是不是?”

    “嗯!”老刘哥回答道。

    他所谓的“快到”了,还真是他娘的长。以这种姿势往前爬,其实是很费体力的,没多久,我就气喘吁吁了。

    我说,“咱们歇会成不,我好像坚持不住了。”

    四眼“嘶”了一下,“好像是有点长,刚刚下来,好像没爬那么久。”他又问老刘哥,“你觉得呢,咱不会走错吧!”

    老刘哥很肯定的说,“你也看到了,就这么一个通道,以前我就是这么来回的。再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很快就到了。”

    我稍稍停了一下,喘着粗气,刚要说话,就在这时,我的屁股突然被个脑袋撞了一下,“操,你就不能慢——”话音未落,顿时我就傻了。

    “什么?”老刘哥问。

    我紧张的不敢说话,我后面怎么还有个人?怎么会这样?

    “等等!停一下。”四眼口气也有些不对的说道。

    我更紧张了,难道四眼也意识到了不对,有个人正悄无声息的一直跟着我们?

    我趴在原地不敢动,不敢确定是不是幻觉,更不敢说话,生怕惊动了后面。不知道为什么,四眼突然也沉默了。过了一会儿,我抬起右脚,轻轻的向后蹬去,踢到一个软软的实物,那东西猛的一抖,我也触电似抽回脚。后面肯定有一个人!我吓得魂都散了,赶紧往前爬,一头就撞上了老刘哥。

    “四、四眼后面有一个人。”我喊道。

    四眼没反应,老刘哥被我盯得只往前冲。这洞窄,我根本不可能超越过去,只能堵在原地。

    “娘的,快爬啊,我后面还有个人!”

    四眼终于回答了,可他的回答更糟,“别吵,前面也有一个人。”

    “啊,什么?”

    “我说我前面也有一个人!”

    我有一种非真实的错觉,从钻进来的那一刻起,我们就被一前一后包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