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前后夹击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2本章字数:2536字

    “你,你什么意思啊!”

    “嘘——”四眼又发出了声响。我听的心虚,从他的语气中,我竟然听出了慌张,那说明事情真的很严峻。这地方本来就妖异,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来这么一下,原本就脆弱的心脏,更加难以承受了。

    这时候,一直不发言的老刘哥也说话了,“怎,怎么办,堵在我们前后很有可能不是人。”

    操他娘的,又来了,这次我立马理解了他的意思,同时也毛骨悚然起来。

    我们停滞在这黑的连轮廓都分辨不出来洞里,一动不敢动。而它们很有可能把我们看的一清二楚。

    它们在等什么呢?像猫玩老鼠一样,把我们玩累了,再一招拿下?我又要开始脑补了,想象着身后到底是什么东西。

    洞里不通风,但竟然感觉不到闷热,阴森的直让人寒意四起。老刘哥身上的那股酸腐味,此时好像更浓了。

    “你后面怎么样?”过了一会儿,四眼问道。

    “啊?我怎么知道,它没攻击我。”

    “你看看它还在不在?”

    “娘的,我哪看得到。”

    四眼又说道,“你傻呀,就不会用脚去试探试探。”

    我一听就头皮发麻,开什么玩笑,没准它正张着大嘴,等着我送过去,好家伙,直接送个火腿过去。

    四眼的语气不容分说,“让你试,你就试,我自然有我的道理。”

    我心里继续骂着娘,觉得四眼分明就是拿我试水,但到了这个时候,犟在这是没有意义的。死就死吧,我想着,然后伸出脚往后摆了两下,什么也没有碰到,赶紧缩了回来。

    “没啥动静,但我能感觉得到,它就在我的身后,你呢,你前面呢?”

    四眼没做声。

    说也奇怪了,一旦我们停下来,他们似乎也没了动作,好像就一前一后耗着我们似的。

    往前还是往后,这是个问题。四眼想了一会儿,“等在这不是事儿,我数一二三,咱们先慢慢的往后退。”

    “啥?操,怎么又从我这走,我后面那玩意儿怎么办!”

    四眼没好气的回答道,“别说了,你以为我不想往前走,我已经挨了两下了,前面的东西更凶险,后面那玩意儿起码现在还没攻击你。”

    我打了个冷战,搞不清这所谓的凶险到底意味着什么。看这架势,又只能听四眼的指挥了,毕竟最有本事的还是他。

    我缩紧肌肉不敢大意。这后面的东西到底是个啥,就是那个专门剥人皮,披人皮的畜生?我越想越怕,每当紧张恐怖到极致的时候,就越是会思维发散,我在想,我的屁股撅得老高,操他娘的,不会这玩意儿从我的菊花里钻进去吧。

    我正胡思乱想着,四眼已经开始数数了,我刚想喊等等,可他已经数完了。3字一落,我只得硬着头皮朝后退去。我慢慢的往后靠,很谨慎,生怕一脚就踩进个血盆大口去。

    “别急!”我嘱咐前面,一边说,一边先伸出腿来触碰。刚刚还在的东西,现在貌似没碰到,我又往后挪了挪,还是不在。

    我似乎看到了一点希望,四眼让我往后退还是有点道理了,难道真的被四眼蒙对,它已经不在了?

    我慢慢的加快速度。这时候其实是没什么其它杂念的,说白了就是逃兵心理。我越来越快,那东西竟然一直没有出现,一旦感觉后面的这条路是通的,也就顾不得其它了。所有的念头,都集中在一条,赶紧先离开这个鬼地方。

    我四肢并用,老刘哥在前面也是拼命的想跑,大屁股就顶在我的脸上,“娘的,别急,倒车也没那么快!”话虽这么说,但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我想,我们现在一定样子很滑稽,三个老爷们,撅着屁股不停的往后爬去。

    没料到速度一快,就出事了。就在我稍一放松的时候,脚底板砰的一下,踩到一个东西,那玩意儿抖了一下,“操,它还在呢!”老刘哥还没停下来,逼着我继续往后,“别动了!”我喊着,根本来不及思考,本能用足力,就一脚猛的往后蹬去。

    就听身后“啊”的一声,我蹬到了它,借着反作用里,赶紧拱住老刘哥,把他往前推。一边退,一边听身后的动静,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它大概是被踢恼了,快速的爬了过来。

    我感觉浑身都在发毛,又没法越过老刘,活生生的堵在原地。我两脚拼命往后蹬,蹬的那玩意儿又叫唤起来,而这个时候,四眼也急了,“别往前,别往前,前面的东西也逼过来了!”

    娘的,它们开始发动攻击了。

    我们一前一后,背腹受敌,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慌乱不堪,就像打乒乓一样,来来回回的前后折腾。我不敢大意,精神高度紧张,不停的踢出后蹬腿。

    比较庆幸的是,一直是我在踢它,到目前为止它就只有挨揍的份儿——果然,四眼前面的东西更凶险。

    慢慢的,我的胆子也就大了一点,这种不均衡的力量,让我们其实还是在一点点往后退。我不知道后面的家伙,什么时候会恼怒,现在只能踢一脚算一脚。

    “四眼,往后,往后,后面是薄弱环节!”我大声喊着给自己壮胆,踢一脚往后退一步,踢一脚往后退一步,到了后来我都踢红眼了。咬咬牙,双手用力,两腿离地,一个蛤蟆跳,就使劲向后蹬去。

    既然后面的东西没什么用,无论如何也要打破这个僵局。

    这一下势大力沉,轰的一下击中它,我也随即扑倒在地。

    “踢中了,踢中了!”我兴奋的叫了起来。可乐极生悲,还没等我来得及爬起来,突然感觉腿脖子一凉,有个爪子,抓住了脚踝。

    我一愣,刚刚的豪气转瞬即逝,哭的心都有了,“不好!”

    “怎么了?”

    “快往前,快往前,我被他抓住了!”

    “再坚持下,我也抓住前面的东西了!”四眼叫道。

    “坚持个屁啊!”一边蹬,想要摆脱那个爪子,一边拱着身子朝前爬,可那个爪子就是不放手。

    四眼叫了一声,“等等!”

    “怎么了?”

    “我让你先停下来来!”

    “停你娘啊,它就在我后边要抓我呢!”

    “我让你停你就停,”四眼怒声喊道,“你是不是没穿袜子?”

    我火气蹭的就上来了,“啊?和穿没穿袜子有什么关系!”

    它抓的我更紧了,嗖的一下,又一只爪子抓了上来,死死的抓住我的脚踝。我心脏都快跳出来,感觉脚踝上有了动静。

    “你那什么反应?”四眼又问。

    “还能有什么反应,它正在啃我的腿呢!”

    “不是,你冷静点,仔细分辨下!”

    “都说了,再啃——”我觉得有点不对,脚上并没有利齿咬破皮肤的痛感,而是觉得再给我——给我一个信号。

    好像是在用手指轻轻的敲了我三下。

    四眼在前面问道,“怎么样?”

    “它,它在敲我的腿。”

    “然后呢?”

    “娘的,它又敲了我三下!”

    四眼倒吸一口凉气,“那个是我敲的!”

    我头皮一麻,“什么?”

    四眼咽了口唾沫,“你后面的那个人是我!”

    我快晕了“等等,你什么意思?”

    四眼没回答我,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

    我愣了一会儿。

    四眼叹了一口气,说的话冷静的让人可怕,“他妈的,这儿真的是什么事儿都有可能发生。”

    是的,我的身前有个四眼,身后也有一个四眼。我后面的那个被踢到人是四眼,而四眼前面的那个踢他的人,其实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