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双胞灵胎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3本章字数:2542字

    我看见的是令人非常震惊的一幕,以至于老婆呆坐在地上,已经不会动了。对于女人来说,遭遇了那么多,还能清醒着,已经非常不容易,就不要指望她会阻止眼前的这件事儿了。

    老刘哥坐在地板的中央,而此时豆豆正在吸他身上的脓包。

    我操!我杀人的心都有,“你们在干什么!”我冲上去就要踢老刘哥,却被四眼一把抓住。

    我反手就是一拳,打的四眼眼冒金星,“娘的,这算什么意思!”

    四眼捂着脸,“你就不能看看!”

    “看你妈个X,难道豆豆还是在吸奶不成!”

    四眼死死的拽了我不放手,我拼命挣扎,一边挣扎,一边骂老刘哥,“妈的,你死了!”

    老刘哥坐在地板上闭着眼纹丝不动,好像真的死过去了一样。

    “方言,你听我说,再等等,看见没,你到底有没有老刘哥身上的变化!”

    “看个屁,他不就那身腊肉吗,这能看嘛——”我顿了顿,手上的动作不再那么大了。

    此时豆豆的嘴松开了老刘哥,咯咯咯的笑着,可是老刘哥身上,刚刚被女儿吮吸的脓包,竟然已经愈合了。

    我眨眨眼,确定自己没看错,“这,这是怎么回事!”

    “你以为豆豆是肚子饿了?她正在救老刘哥。”

    这是很神奇的一幕,豆豆吮吸过的地方,竟然伤口愈合长出了新肉。

    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震惊,转过头去问四眼,“你刚刚让我等得就是这个?”

    四眼点点头,“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双胞灵胎!”

    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突然起来“新生事物”,还是那句话,我一个工厂里的技术员,怎么可能知道这种东西。

    “我就说是啊——生二胎,靠,当初怎么没想到。”四眼摸摸脑袋,脸上笑嘻嘻的说道,“双胞灵胎对于人鬼两界,都是即凶险,又价值连城的宝贝。”

    “什么意思?”我完全听不懂。

    “单胎为魔,双胎为灵,意思就是说,豆豆如果是独女,她就会笼皮鬼收了去,然后提高自己的能力,但如果你生的是双胎,她就会拥有法力,成为打鬼的法器。”

    这样的解释,我不是很满意,先不说是魔是灵,怎么听起来豆豆都像是个工具,还有一个问题,我问道,“豆豆现在不就是独生女吗,什么时候变双胎了!”

    “你傻呀!”四眼敲敲我的脑袋,“你又要当爸爸啦!”

    “啊?”

    四眼指指我老婆,我顿时反应过来,“我的老婆已经怀孕了?!”

    我仔细回忆,慢慢的捋清楚一个逻辑,我和老婆商量说要生二胎,当天晚上,不仅说了而且做了,当时,其实我的老婆已经受孕成功了?

    我尝试着问四眼,我的判断是不是正确。

    四眼点点头,“没错,双胞灵胎非常神奇,老大的法力,是随着老二的长大而增强的。”

    “你的意思是说,从受孕那刻起就算?”

    四眼点点头,“是的,这就是为什么豆豆直到今天才会施展法力,逼退笼皮鬼。因为老二在你老婆的肚子慢慢长大,她时刻都在酝酿着力量!”

    我咂咂舌,算起来不过一个月都不到的时间,豆豆居然“咯咯咯”的笑,就能把那只笼皮鬼吓的屁股尿流,如果再大点,那还了得。

    搞了半天,一直期待已久的大BOSS是豆豆?!

    但是不对啊,如果说头一晚,豆豆被鬼附身,是因为老婆刚刚受孕,法力还不够,那么笼皮鬼自始自终插进来算什么名堂呢?按照四眼所说,只要豆豆是独女才对它有利,怀上了二胎反而会制服它,它有足够的机会置我们于死地,为什么要“养虎为患”呢?

    我刚要开口,却别四眼打断了,“你还有什么问题,待会再问,笼皮鬼自作虐,现在轮到我们收拾它了。”他指指豆豆。

    此刻,豆豆已经不再咯咯咯的笑了,她扭着脖子盯着一个方向,纹丝不动,就和刚刚开始的时候一模一样。

    我顿时慌了起来,“这算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还用问吗,她已经知道笼皮鬼躲在哪了,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去找到它,然后——打鬼!”

    我顿悟,又明白了一件事儿,豆豆从医院回来,一直盯着CT室的那个老头,不久老头就死了,因为豆豆能看见鬼,只不过当时法力不够,只能看,不能打,所以帮不上忙。而现在她已经强大了,不仅能够发现鬼在哪,还能揍它丫的,那还等什么。

    我跃跃欲试,猛的一下又蔫了,“要不还是算了!”

    “啊!”四眼瞪大着眼珠,“你说什么呢!”

    “你看啊,我们都安全回来了,老婆的二胎也怀上了,既然豆豆有了逼退笼皮鬼的能力,咱们是不是就不要自找麻烦了,老老实实的过日子不就得了!”

    四眼差点没撕了我,“你傻呀,你以为那只鬼会放过你!”

    我愣了一愣,是哦,已经被逼上梁山了,虽然我还不知道那只鬼在整个过程中,谋划着什么,但事已如此,它肯定不会轻易放弃。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

    走,带着我的豆豆,这回再也不用担心四眼不靠谱了。我有了这么个活生生的法器,还怕个毛啊。

    打鬼小分队,出发!

    我看向老婆和老刘哥。他们俩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没准还是累赘,还不如就在家待着。

    我和四眼抱着豆豆下了楼。为了方便,我还借了邻居家的一辆车。三人坐上车,开出了小区。到了路边,我又去了趟超市,买了些水、干粮和烟,顺带再操了两把匕首。虽然打鬼可能用不上,但备着总比没有好。”

    回到车里,四眼已然摆好了姿势,把豆豆抱在手里。此刻,她正盯着东边。我踩下油门,开上了马路。

    我朝西边走,豆豆的脑袋转向了正前方,这说明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

    现在她就像一个GPS导航系统,不停的纠正我们行车的路线。我开始以为,她会把我们带到老刘哥的那座老宅里。但路程刚开了一半,便转向了。

    我们继续往前走。

    我的心里即兴奋又有些担忧,兴奋的是,有了豆豆,我这个当爹的终于扬眉吐气,不那么窝囊了;担忧的是,她又会把我们带到那个全新的地方呢。

    车继续开,我还在不停的脑补,如果再大一点豆豆身上还会出现什么奇迹呢。我已经见识到她能够看到鬼;能够通过笑声逼退笼皮鬼;看到她瞬间让老刘哥身上的脓包痊愈;还会有什么惊喜等着我呢。

    “往左,往左!”四眼摆摆手,我拐进一条小路。

    里面很黑,这条路我从来没走过。我打着路灯,两旁树影婆娑,顿时一股子阴森诡异之气袭来。我这才反应过来,娘的,豆豆肯定不会把我们带到什么好地方,而且我们是来——打鬼!

    果然,又过了几十米,豆豆的眼睛开始看着侧前方,并且摇动脑袋的幅度越来越大,这说明,我们离它越来越近。

    终于,我们看到了前方路边上一扇黑漆漆的、紧锁的铁门。铁门上有座小灯,幽幽的闪着蓝光。

    我深呼一口气,让自己情绪镇定。

    四眼拍拍我,“紧张了?”

    我心说废话,只要是个正常人,来这都紧张,更何况还是半夜。

    四眼不以为然,“我倒不觉得意外,鬼就应该待这种地方,毕竟它也是要吃东西的!”

    我原本就心里发毛了,被此言一激,顿时浑身一抖,猛的踩下刹车。

    车瞬间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