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尸魂阵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3本章字数:2603字

    鬼以尸气为食,笼皮鬼先前被豆豆的法力所震,现在肯定好不到哪去,所以停尸房是它最好“疗伤”的地方。

    ——就像人累了要去泡温泉,鬼伤了当然到尸气浓烈的地方。

    这是一家医院的停尸房,隔着墙可以看到远方的医院大楼。大概是因为最初的设计,停尸房并不在医院里,而是偏居东北隅。这里幽深偏僻,平时不太会有人来,阴气积聚,我一下车便感觉到了一阵诡异的凉气。

    铁门紧锁,四周都是围墙,看不见人的迹象。当然,咱们是来打鬼的,总不可能吵醒让守敛房的老头来开门,所以还得自己想办法。

    四眼手中抱着豆豆。我要去接过豆豆,四眼一边左右看,一边摆摆手,从口袋里取出一根事先准备好的婴儿带,将豆豆绑在背后。

    我想也是,起码四眼还懂一点,豆豆在身边,比在我身边要强的多。

    四眼绑完后,指了指侧前方,那里围墙上的铁丝网有一个口子。

    我心想,这种地方怎么还弄得戒备森严的,竟然架着铁丝网,难道还有人来偷尸不成。要不是因为这事儿,打死我,我也不会来的。

    我们走到围墙下。四眼示意我先蹲着,然后踩着我的肩膀把他松了上去,随即他趴在围墙上,单手把我拉起。

    围墙并不高,做这些事儿不费什么劲儿。

    里面没有灯,只能靠月光分辨轮廓。慢慢的围墙里的情形呈现了出来。拢共两座长条形的平房,平行排列,在铁门的位置,还有间小屋子,应该是值班的人睡觉的地方。

    之前,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现在想想在停尸房值班,还真不容易。大门紧锁,万一从里面跑出点什么东西来,跑都没地儿跑。

    豆豆很乖,尽显大神本色,一路上过来不哭不闹,咧着嘴,也不笑出声,任由我们上蹿下跳的。此时她调整了一个转姿,眼睛直愣愣的盯着靠后的那座平房。

    想必笼皮鬼就在那了。

    说实话,这时候我的心情,兴奋是大于恐惧的——没想到我方言还有当英雄的这一天!

    四眼拍拍我,打了个手势,我们一前一后砰的一声跳下了墙。

    我们蹲在地上不动,静默了差不多有半分钟,确定周围没有动静,豆豆的视线也没有改变,才站起来,半冒着腰来到尸房前。

    尸房前是条长廊,前后各有一扇木门,中间两扇大窗户。

    我们透过玻璃往里看,视野范围之内,只有月光透过玻璃折射进去的寒光。我凝神注视,慢慢的适应了黑暗。屋子里的大小像教室,靠我们这边,整齐的排放着一列列尸床,每张床上一具尸体,上边盖着白布。

    墙那边那边还有个巨大的多格藏尸柜,上中下三层,每层都有十几个格子,拉开那些金属尸柜,想必里面也是死人。

    这样算算起码有上百具尸体。

    这样的地方,阴冷的都能让人直接感冒。

    我不知道它们是怎么编号安放的,看着脚踝处似乎都挂着纸牌子。有些没放好,耷拉下一只手臂出来。

    想想这些蜡黄的尸体,刚刚的英雄气概一下子就消退了不少。

    “千万不能怂!”我心说,看看豆豆,“千万不能在女儿面前丢份儿。”

    玻璃窗里有细细的铁栅栏。从这是进不去了,得走门。

    我和四眼蹲下身子,慢慢的移到门前。门上却挂着一把大锁。

    操!

    虽然到目前为止,里面还没有动静,但我们总不能直接破门而入。这不就成电视剧里抓贼的傻X警车一样,非要响着警笛去抓贼,生怕歹徒不知道。

    四眼上下摸摸口袋,然后又转过身四处找工具,我正在想,莫非他还有撬门溜锁的本事儿,耳边就传来了动静,我捅捅四眼,“吧嗒”一声,门上的锁自动弹开了。

    我和四眼面面相觑,不知道这锁是那只鬼开的,还是豆豆开的。我转眼去看豆豆,豆豆眼神里露出的是好奇,撅着小嘴,最后还“唔——”了一声。

    看这样子不是她所为。

    我靠,我的小姑奶奶,现在可不是逛公园,不能光好奇贪玩,你爹和你四眼叔,还等着你救命呢。

    反过来想,这笼皮鬼敢这么做,想必是有所准备的。

    我皱起眉头,就听四眼长呼一口气,来都来了,总不可能再不去不成。话音未落,他已经吱呀一声开了门。

    一股子阴气扑面而来,就像站在深幽的山洞前。我手里握着匕首,先不管有没有用了,装装样子也好。

    四眼在前,我在后,两步踏进了房间。尽管还是紧张,但比早先好多了,看来胆子这个东西还是要慢慢练的。

    放眼望去,一片素色,黑色的尸床是白布,盖着蜡黄的尸体,那些露出来的手脚,有些已经干瘪的只剩一层皮。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我视野里的尸体,竟然动了一动。

    我镇定情绪,四处张望,就像在寻找一条大毒蛇,它躲在暗处,时刻准备袭击我们。我又瞅瞅豆豆,她也不俏皮了,圆嘟嘟的脸扬起了眉毛,像是准备好一场恶战。

    “豆豆,看看那畜生在哪?”四眼蹲下身子。

    豆豆嘴里就发出了一记“咔”的声音,像是有口痰堵在喉咙里,她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们左手边一张尸床。

    那张尸床上的尸体不大,也就1米6几的样子。难道笼皮鬼躲在那装尸体?

    豆豆在背后轻轻的抖动身体,手指指那边。我和四眼对了个眼神,慢慢的靠过去。我们离那具尸体原来越近,可并不见有什么异样发生。

    我总觉得是大风暴前的安静,正酝酿着非常可怕的事情。

    我不敢放松,手里的匕首都握出汗了。

    一直到了尸床边,豆豆还是迟迟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她是啥意图。

    我有点不知所措。四眼也是胆子大,什么都不管,半直起腰,一把拉开了上面盖尸布。我一点心理准备没有,急忙往后退了一步,想想不对,举起匕首又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匕首挥到一半停住了,这是一具女性尸体,看上去二十多岁,很普通,脸色苍白的躺在那一动不动。

    怎么回事?

    此时,豆豆的眼睛已然转向了另一边。

    操,这笼皮鬼在搞什么,在屋子了跑来跑去的,一点不痛快。

    我们猫着腰,再慢慢移动到那一边,四眼扯开尸布,仍要一刀剁下去,发现也还只是一具很普通的尸体。

    我又去看豆豆,她的眼睛再次转到了第三个方向了。

    这样来来回回竟有个四五次。

    弄得我都毛了,四眼更憋屈,一次一次憋着劲儿准备一斗,结果每次都落空。四眼憋得内火攻心。一下子站起身来,我傻了,压着嗓子问,“你干嘛!“

    四眼也不理我,大声的叫嚣,“让老子蹲在地上爬来爬去的,你他妈遛狗呢,出来出来,我们大战三百回合!”

    我操!这也可以,敌明我暗——,我刚要说话愣住了,拍拍四眼。

    “干嘛?”

    “你来看看,这尸床上的尸体,怎么都是一模一样的?”

    蹲着的时候看不全,站起来之后视野好了,刚刚被四眼揭开白布的尸体,都长着同一张脸,都是那个二十几岁的女子。

    我最多也就听说过五胞胎,可现在起码有七八个,而且总不可能同时死了吧。

    事情终于变得诡异起来。

    四眼挠挠头,顺手揭开身边那些盖尸布,竟然都是那张女人的脸?!

    “尸魂阵!”四眼嘶了一声,说道。

    “啊!”就在瞬间,我听见吧嗒一声,刚刚进来的那扇门竟然自己合上了。

    而与此同时,墙边上那一格格金属尸柜,就像被人拉开了抽屉一样,纷纷抽了出来,腾腾的悬到半空,把我们围在了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