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变脸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4本章字数:2540字

    我有点晕,愣愣的看着发生的一切,竟然有半分钟没缓过神来。我站在原地,月光撒在我的身上,让全身的每个毛细血管都瞬间紧缩,大大的打了个冷战,才缓缓的回到了现实。

    四眼怎么回事!

    他怎么又“着道”了?

    而且现在还钻了进去,搞什么名堂,这时候他如果是出什么状况,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赶紧侧身问豆豆,“闺女,知道你四眼叔又在发什么疯吗?”

    豆豆眼神茫然,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我拍拍脑袋,嗨,就算知道又能怎样,她又不会开口说话告诉我。

    这事儿还得我自己去解决。大概又过了半分钟,我总算调整好了情绪,往前小心翼翼的走了两步。来到尸柜正前方,停了下来。这氛围实在是压抑的很。前面就说了,打起来并不让人觉得生惧,越是安静就让人觉得心里毛毛的。

    我看见地上那把匕首,前面捅女面尸时掉地上的,虽然已经卷刃,我还是把它捡起来,握在手中。

    我继续向前,来到四眼钻进的那个尸柜前。前后左右上下看了遍,什么异样都没有发现。我凑过脸,把耳朵贴在尸柜的金属壁上,毫无动静。

    “四眼,四眼!”我压着嗓子喊,我的呼喊就像被吃掉了一般,毫无回应。

    我有点紧张,想想这事儿还是得做,我握住尸柜的把手,尝试着向外拉了一把。手上很吃力,但并没有扣死,还是拉的动的。

    我稍稍开始使劲,把尸柜拉出了一条缝,然后接着喊,“四眼,你别跟我玩捉迷藏,现在可不是娱乐时间!”

    还是没有回应。

    我顿了顿,握住把手,咬咬牙,干脆一把拉开尸柜,我本能的往后一退,踮着脚尖看进去,尸柜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我揉揉眼睛,操,邪了门了,我刚刚明明看到他钻进去的。我跨前一步,猫着腰看柜子里,里面的空间不大,刚好放一具尸体,四眼就算在土里埋了几十年,风干了只剩一半的体积也不可能看不到。

    我眯着眼,借着月光端详,四壁很光滑,浑然一体,没有别的出口。四眼竟然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我深呼一口气,又叫了一声,“四眼!”

    这他妈的不会又是笼皮鬼的什么机关术,瞬间把四眼变没了吧。

    氛围诡异的不行,我觉得再待下去肯定会出事。可是又不能就这么丢下四眼不管。整个心理过程非常纠结虐心。

    最后的结论,我还是决定先撤,不是我想逃,而是这个时候实在想不出什么办法,没准四眼又被那个大机关弄到土耳其,我他妈上哪找去。

    我把背后的豆豆往上抬了抬,然后倒退着看到门。门是紧闭着的,我用匕首从门缝插进去,上下撸了一把。发现门下的一个插销插着,把我们关在停尸房里。

    我再次看了遍周围,一切还是那样阴森森的,我调整了身子,让豆豆的视野更宽阔,来放哨,我自己则用匕首拨弄着门外的插销。

    没动几下,“笃笃笃”,有个很轻微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抬起头竖着耳朵接收。

    “笃笃笃”。那声音竟然是从四眼爬进去的那个尸柜里传出来的。

    我镇定情绪,想了想,背着豆豆再次回到尸柜前。近到一定距离时,就看见里面躺着一个人。

    我皱皱眉头,真是活生生的上演了一出大变活人!

    那个人是四眼,半根烟不到的功夫,他竟然又回来了!

    我还没做出反应呢,四眼砰的一下撞到了尸柜上,疼的直叫唤。尽管四眼归来,可我没有喜悦,反而更警惕了。

    四眼揉着脑袋,起身看见我傻站在原地,先是吓了一跳,“你,你站在那干嘛呢?”随即他就发现了自己的所处位置,“咦,我怎么钻到尸柜里来了!”

    嗯,妈的这时候跟我玩失忆?!

    我不响,不进反退,把豆豆牢牢的抱在手中,狐疑着看着他。

    任何人在装尸体的尸柜里待了二十分钟,中途还消失了一把,第一个念头肯定是怀疑。

    四眼是否还是原来的那个四眼?

    看得出来他也觉得纳闷,紧皱眉头,环顾四周,然后慢慢的爬出来。

    一定有地方不对!

    我心里暗自想着,心情越来越紧张。

    他低头摸摸自己,原地跳了跳,仿佛也在找回什么东西似的。然后朝我走来,他每朝我走一步,我就后退一步,步步为营。

    四眼看出了我的防备,愣了愣,他是个聪明人,很快理解了我的担忧。他张嘴大概是要解释什么,但想了半天,愣是说出话,而出指了指门叹了气说,咱们还是先出去吧。

    四眼曾经打过一个比喻,把吹魂离体,比作是装水的容器;他还说过,身上的三个洞,正是吹魂离体的后遗症;笼皮鬼这么做一定有它的意义,总不可能只是在骡子身上烙个印,“证明这是我的”。

    这么看来,笼皮鬼是不是现在已经悄无声息的附在了他这“半桶水”的身上了,亦或已然吹走了四眼所有的魂魄,已然拿了它的皮?

    我不知道。

    想到这里,我连忙去瞧豆豆的反应。豆豆瞧瞧我,再看看四眼,眼神透出来的信息很复杂。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这只是一种感觉,感觉她就像在做一个很艰难的决定似的。

    如果真如我推测的那样,笼皮鬼躲在四眼的身上,那可真是高招啊。它就能跟着我一块出去,类似潜伏我军心脏的特务,神不知鬼不觉。

    我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防备之心自然是愈演愈烈。

    我用我很少的打鬼知识来分析,看了看四眼的身后,不是说鬼是没有影子的吗,可在月光的折射下,虽然不是很明显,但还是能够看到身后的一团黑黑的人影。

    我有一种想把尿滋到他背后的冲动,亦或敲下一颗牙,用血喷他个满脸花。

    我一边想着,一边寻找时机,蹲下身子准备继续拨弄门后的插销,琢磨了一会儿觉得不合适,站起身来,嘴奴奴让四眼去弄。

    四眼打量着我,心里的不快终于说出来了,“你不信任我?”

    “不是,你想多了,”我呵呵笑,“我是觉得这玩意儿你拿手,我没经验。”心里却在说着,“信你才怪!”

    四眼脸色不是很好看,但是也没争辩什么,我估计他也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四眼背着身,我找个安全的角度,观察着他,“喂,你觉得要多久?”

    “不知道,但不难,估计半分钟搞定吧。”四眼头也没回。

    这不是我的本意,我要不停的和他说话,一旦鬼附身,四眼的嗓音一定会发生变化。

    “哒哒哒”四眼一边拨弄,一边轻声和我对话,我抽空瞄了眼四周,并没有意外发生,豆豆此时也正偎在我的怀里,很好奇的看着四眼开锁。

    但我觉得肯定有事儿要发生。

    肯定有!

    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心情,即害怕,又希望它早点到来。

    四眼蹲着身子很累,过了没几分钟,站起身来舒展,“还差一点点!”他说。

    可就这一瞬间,该来的终于来了!

    我一直以为,四眼被鬼附身,可接下来我们所经历的,却是比鬼附身要可怕的多的东西!

    四眼转过身立马就愣住了,他的嘴张的可以塞进一个鸭蛋,随即五官扭曲,脸上露出极其可怖的表情,生生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我心里一惊,什么事儿能让四眼怕成这样?

    四眼抖抖索索的问我,“老、老方,你的脸上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