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不缠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4本章字数:2705字

    “啊?!”你说什么,我没听明白四眼的意思。

    四眼手举在半空,惊讶的又说不出话来了,弄得我即害怕又好奇,恐惧感加莫名其妙的感觉叠加在一块儿,实在是抓心挠肺。

    “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你的脸怎么不见了!”

    我摸摸自己的鼻子、嘴巴、耳朵,各个器官都完好无损的在那啊,什么叫脸去哪了。

    突然,四眼猛的往后一退,“操,你到底是谁!”他仿佛又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弄得我心里阵阵发毛。

    我上前一步,现在轮到他往后撤步步为营了,“你等等——”四眼伸出手掌。

    他胆子大是出名的,怎么从尸柜里爬出来之后,变了个人似的,难道真有什么不可思议事情,在我身上发生?

    四眼手指了指边上的窗户,示意我照镜子。被他这么一弄,我反而不敢动弹了。强烈的好奇心,又驱使着我心中极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我转过头,看着边上的窗户。停尸房里很暗,窗户上的倒影模糊的根本分不清模样,我缓缓走上前,就这样盯着窗户上的影子。说起来实在是诡异,我竟然把玻璃上自己的倒影,当作现在的第一敌人。

    我走的慢,玻璃窗上的影子渐渐清晰,我看见一个人上半身的轮廓,紧接是脸,五官,各个部分都呈现在了玻璃窗上,它们以一种我非常熟悉的排列组合,凑在了一起。

    这——,

    不就是我自己嘛!

    “四眼,是不是你在尸柜出了什么问题?”我刚想问,被玻璃窗上影子,吓得腿都软了。

    窗户上倒映的我的脸,迅速的左右摆动起来,就像电影里用高速摄像机拍出来的恐怖镜头,它的速度快的我都看不清自己的模样,更要命的是,发生了这一切,我自己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紧接着,在我模糊的脸之后,又凸显出另一张脸——一张苍老的如同树皮的脸,瞬间我的脸被它替代。

    这种视觉冲击是相当大的,我猛烈的向后退去,抬起手都不知道该不该去摸。我硬着头拍自己的脸,可手感依然正常,脸颊还是脸颊,鼻子还是鼻子,嘴还是嘴……

    玻璃窗上的倒影又恢复了我本来的模样。

    怎么回事?!

    我张开嘴,半天没缓过神。

    幻觉,一定是幻觉。

    我看向四眼,他对我的神情保持着警惕和慌张。

    如果是幻觉,怎么可能两个人同时产生?!

    笼皮鬼,对了,必然是笼皮鬼了,它又使得一招障眼法,想把我们都迷惑进去,我对自己说。

    我站直身体,“你不信我?”

    就在三分钟前,我问了四眼同样的问题,明明是四眼从尸柜里钻出来,怎么现在轮到我出状况了呢!

    “不管彼此信不信,咱们要先出去!”我接着说。

    沉默,

    长时间的沉默。

    我们都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四眼到底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渐渐调整了情绪。但看得出来,他的戒备心依旧没有放松。四眼蹲下身子,又要去挑拨门外的插销,被我拦住了,“等等——”

    “怎么了?”

    我深呼一口气,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报家门的说道,“我叫方言,今年28岁,我的老婆叫杨慧慧,我的女儿叫方珊,我在苏州工作,每个月的工资是6800。”

    这招我曾经使过,在这么诡异的地方,我觉得首当其冲要解决的,就是得知道自己还是自己吧!

    我说完后,看着四眼,言外之意已经很清楚了。从湖南坐高铁回来,办临时身份证的时候,我还是了解四眼的一些信息。

    四眼顿了顿,然后说了起来,“我叫赵英俊(这名儿亏他爹起的出),33岁,单身,祖籍苏北淮阴,生日是7月8日。”

    一切都对,我松了一口气。尽管我并不知道这招好不好使,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还会发生什么,但起码这一刻我觉得我还是我,四眼也还是四眼。

    四眼继续,他拿着匕首从门缝里,挑着插销,这活儿对于他来说,并不困难。

    “吧嗒”一声,门锁开了。

    我抱起豆豆和四眼正准备抬脚。

    就在这一秒,发生了一件对我人生来说意义非凡的事儿。是豆豆,豆豆开口了,她口齿不清的叫了一声,“爸爸!”

    我先是一愣,内心激动的眼泪都快掉出来。没孩子的人我再怎么解释,都是多余的,有孩子的,我不解释,自然能够明白。

    更何况,我是在什么样的坏境,遭遇了多少稀奇古怪的事情的之后,突然听到这么一句称呼,该有多亲切多激动。

    “哎,你听见没!我闺女叫我爸爸了。”在那一瞬间,我似乎忘记了自己所处的险境,忘却身上发生的危险,脑子的全是喜悦。

    “爸爸,叽里咕噜叽里咕噜。”她的小嘴还在蠕动,语焉不详。

    “听见没,她还在说话!”我说着。

    别和我提什么7、8个月大的孩子还不会说话,我闺女就是个天才。

    “宝儿闺女儿,你要说什么!”我把豆豆一把抱起来,狠命的亲了一口。

    “你先等等激动,听听你闺女要说什么?”四眼很冷静。

    一语点醒梦中人,对哦,豆豆才是大BOSS,如果她能开口说话,不是什么谜底都揭晓了。

    “来,告诉爸爸,你要说什么吗?”我把女儿贴在耳边,

    “爸爸,你叽噜咕噜叽里咕噜。”

    我还是听不清,四眼走了过来。

    “好好说,宝贝姑娘,别着急,慢慢说,你想讲什么!”

    豆豆咽了口唾沫,终于口齿不清的说出了她想表达的东西,“爸爸,你——不要走!”

    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闺女认为我会丢下她,虽然我方言不是什么人物,但也不是畜生,“豆豆——”

    一瞬间,我似乎明白了,她并不是要我别离开她,而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告诉我们别离开这个停尸房!

    我傻了!

    这又是什么意思,莫非她看出点什么?

    我和四眼相对望,分别挠挠头,门已打开,只要迈出一步,咱们就出去了,难道她的意思是让我们还留在这个鬼地方?

    “为什么?”我问。

    豆豆反反复复的就这一句,“爸爸,你不要走,你不要走。”

    弄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虽说豆豆人小,可是她的话分量是极重的,一时间,我们两个五尺长的汉子,竟然没了主张。

    就在这时,豆豆拉拉我,小手一举,指了指四眼刚刚爬出来的那个尸柜。

    我一下子又紧张了,赶紧做好战斗准备。我眨眼都不敢,盯着那个尸柜。隔了好一会,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豆豆的手还是指着那儿,意思好像是让我们过去。

    我有点明白了,既然怪事儿是从四眼爬出尸柜开始,那么解决也要回到原点。

    我和四眼交换了意见,既然豆豆体力已恢复,并且开口说话给了明确的指示了。那么我们也就没必要自作聪明了。照着豆豆说的办就是。

    我们慢慢的走了回去,走到了尸柜边。因为有豆豆作我坚强的后盾,我没先前那么慌张了。站到距离尸柜一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豆豆这才把手放下,然后就没动静了。

    啥意思啊?接下来要我们做什么呀!

    “豆豆,豆豆!方姗——”我叫着她的大名,此时豆豆的眼神突然发生了变化,瞬间看我就像看个陌生人似的,急急的把身子往后缩。

    “豆豆,你到底怎么了?”我有点紧张了。

    猛的一下,我仿佛明白了什么,难道我的身上又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我28岁,”我在次轻声“检查”自己,“老婆杨慧慧,女儿方珊,我在苏州工作,每个月的工资是6800,我的名字叫宋不缠!”

    一切没错啊。

    我抬起头,发现四眼的眼神冷酷的吓人,“干,干嘛?!”

    “你刚刚说你叫什么?”四眼紧握拳头,竟然做着进攻的姿势。

    “我叫宋不缠啊,”我一惊,“怎么了?”

    四眼两脚站定,“你到底是谁!”他冷笑,“你叫宋不缠?开什么玩笑——我才是宋不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