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逼魂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4本章字数:2805字

    事到如今,我反而冷静。不是我不害怕,是因为一路下来,所遇到的诡异事儿,实在是不胜枚举,都已经习惯了。

    这其中有用鸡血人黄泼脏东西的民间土方;用头发燃成灰的道家符箓;借着山体熔岩地下河运动的“遁地走巧”;

    我们曾用松毛虫定律逃出了“吹魂离体”;一个最基本的物理常识带我们穿过尸缸;见过鬼;打过无皮尸;养了一个腿骨上刻着字的女儿;还见识过三个大洞,活生生的从我们的肉体上穿过……

    以上这些,有的在我的认知范围之内,更多的则完全超乎想象。

    但不管怎么样,这些事情都真真切切的发生了。我们所看到的这个世界,真的是世界的全部吗?它真的是按照我们所知的那些规则运行着吗?

    我的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我学的是工科,所有分析问题的座右铭,就是一定要找到一个切实、精确的答案。可这几天的经历,却完完全全颠覆我的世界观。

    到了一定境界之后,有时候是很难划分宗教和科学界限的。

    鬼的世界也是一样。

    与其在这里惊叹“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儿!”,不如静下心来,好好琢磨下如果面对。

    ——毕竟豆豆让我们进来,一定有她的原因。

    尽管我和前面永远差30公分,但是很快我就发现自己其实是在前进的。原先我和四眼是叠罗汉,可慢慢的我从他的身上爬了下来,和他成为一条直线。也就是说,我们所在的这个尸柜,因为我的爬动,而生生拉长了一倍。

    我从他的身上离开,舒畅了不少,起码不像前面那么拥挤了,不过现在我面临一个难题,是不是需要接着往前呢?

    “喂——”我把我在前方经历的状况告诉了四眼,听他的反应。

    四眼咳咳的两声,却没有回答我。我等着他在消化我说的内容。隔了一会儿,我听见后面,“咚咚咚”的声音。四眼正在用脚后蹬,确认后面的状况。

    似乎我们的行动只能单向,他的身后依然是个封闭的死胡同,只有我这边,才能不停的往前。

    四眼确定了这一点之后,又想了一会儿,说道,“咱们还是往前吧。”

    我在黑暗中点点头。即使一直保持着冷静,但心里还是有一点担忧的,我总觉得我们又进去了另一种无限循环中。

    难道不是这样吗?

    “吹魂离体”就已经让我们一个接一个,在那个无限长的黑洞里,往前爬了不知道多少公里。现在和当时唯一的区别,就在于,我身前的三十公分处,还挡着一块尸柜的壁板。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我们一直往前爬,爬到累为止,期间我不停的用手去摸前面,那块壁板时时刻刻都固执的在那待着。

    长时间的重复,让我又开始慌张和烦躁了。

    豆豆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难道还要我们自己又拍脑门子一想,冒出个松毛虫定律之类的——

    我停了下来,“先歇会吧!”

    四眼没刹住车,脑袋一下子撞到我的屁股,“哎呀,我说——”他突然话锋一转,“你为什么不往边上试试看呢?!”

    对啊,我一喜,尽往前了,怎么不知道转弯呢,真是比熊瞎子还笨。

    当初就是洞壁上发现机关的凹槽,莫非出路不是在前面,而是在旁边?

    我转过脑袋调方向,一激动没控制好力度,砰的一声撞到了边上死硬死硬的柜壁,疼的我直咧嘴,“操!四眼,你他妈尽出馊主意,边上跟砖头一样!”

    “也许是撞错边了,是另一边。”

    “对哦!”我光顾着找出路了,又“着”了四眼的一次道,往左边头一摆撞到另一边的柜壁上。虽然这次有准备,但黑暗中摸索的时间太长,直觉上多少缺失,“砰”的一下又撞得生痛。

    我顿时怒火就上来了,脚往后用力踹去,正好踹在四眼的脸上。

    “啊!”四眼叫了一声,“你踢我干嘛。”

    我的心里顿时爽了不少,“谁让你把我当枪使!”

    “这能怪我吗,不都是你们老方家的闺女,出的点子吗,绕了半天,又把咱们给绕进去了。”

    我一听不乐意了,说谁都可以,干嘛说我闺女,我抬起脚又想往后踹,“什么意思,要不是豆豆你早玩完了,这时候怪起我闺女来了。我方言虽然名不见经传,但是我生出来的闺女,可是宝贝,以后会成为顶天立地的女英雄。”

    “你拉到吧,你闺女要是那么能耐,现在算怎么个意思,把我们困在这儿?”

    “肯定是有原因的,”我说道,可一瞬间,我脑子一热,强烈的兴奋起来,“赵英俊!”我叫四眼。

    “干嘛?”

    “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操,方——”四眼不说话了。

    就在刚刚,我突然想起我叫什么名字了!

    我想起自己的名字啦!

    我是方言,28岁,女儿方珊,我在苏州工作,每个月的工资是6800,我的老婆,我的老婆叫杨慧慧。

    我不敢相信,默念了一遍信息,念完之后,喜悦难以言表。

    豆豆让我们钻进这个尸柜,现在还出不去,但有个事实放在眼前,“我们”又回来了。

    宋不缠——没错,宋不缠那只笼皮鬼,不再占据我了。

    我把信息又在心中默念了几遍。没错!此刻,我的逻辑和记忆是如此的清醒。

    我就说了,豆豆可以的!

    试想一下,正好“吹魂离体”相呼应,在那个地洞里,我们也是这样在黑暗中,魂魄一点点的离开,而现在有异曲同工之妙,在爬行中,一点点找回了自己。

    四眼不响。

    “我说你怎么一点不开心!”我问道。

    “不是不开心,如果真是这样——”四眼担忧的说道,“宋不缠的‘聚魂合一’被破了,它的鬼魂被一种我们不知道的办法逼出来了,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尸柜就这么点大,它会在哪呢?!

    这点我倒是没想到,顿觉心中一凉。四眼说的没错,如果宋不缠的鬼魂被逼出来,那它也无地儿可去,所以正和我们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

    我感觉浑身发毛,四眼的话,把我心里的恐惧感又被吊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我感觉越来越冷,仿佛有只冰冷的手在身上摸来摸去。

    我看不见,一丝丝光都没有,完全不知道周边的情形。我只知道有只鬼,没准正趴在我的身上,和我一起往前爬着。

    这其中的原因我不了解。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让我们恢复了自己,宋不缠的鬼魂为什么还会留在这个尸柜里,我也不知道它到底在哪?

    我和四眼都不说话,耳朵里只有粗粗的喘气声,我都搞不清,这动静究竟是我和四眼发出的,还是鬼在喘气儿。

    “继续往前爬吧!”隔了良久,四眼终于说道。

    我赞成,就这样一只耗着总不是是个事儿,没准往前爬着爬着就会有新的希望出现。

    我们继续,这条路依然保持着无尽,无论怎么努力,可面前的三十公分现在就像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怎么也迈步过去。

    越往前,我的担忧就越来越严重。先前的信念,也不那么坚定了。我开始怀疑是不是豆豆出错了,亦或者她的能力不够,把我们永远都困在这个地方?!

    虽然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我的心丝毫不敢放松,生怕猛的一下再出现个什么让我无法理解的事情。

    “停!”四眼猛然叫了一句,吓了我一跳。

    “怎,怎么了?”我问。

    “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四眼砸吧着嘴说。

    “哪不对?”我问。

    “你有没有意识到,这个尸柜一直在耍我们?”

    “你不是废话吗,”我回道,“否则那三十公分怎么老是过不去,难道是讲礼貌吗?”

    “不是,”四眼顿了顿,“我的意思是,尸柜是怎么知道,我们在不停前进的?那么奇怪,你动它也动,你不动它也不动,像是能够感觉到你似的!”

    “你怎么竟说废话,我要是能了解它怎么想的,不是早就想出招了——”我一顿,歪着脑袋琢磨四眼这句话的深意,“你是说,这个尸柜是有生命的?”

    “不是,”四眼否定我,“有一个解释,可以说明我们之前所遭遇的一切!”

    “什么意思?”

    四眼缓缓的道来,“咱们进了一个幽灵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