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幽灵棺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4本章字数:2851字

    何为幽灵棺,顾名思义,和幽灵船是一个意思。就是指消失已久的东西,突然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现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历史上关于幽灵船的报道层出不穷,迄今为止也没有个明确的解释。大家只知道,这是一种切实的存在。

    有人说幽灵船,是船上那些已故船员的幽灵驾驶的。这到底是真是假,说不清也道不明。

    较之幽灵船,幽灵棺则更为异妙。

    四眼咽了唾沫说道,“一般来讲,存在超过一千年的东西,就会有灵魂,从而产生智慧,成了一种准生命体的东西,而我们现在进入的就是这种东西。”

    我有点怀疑,虽然所遇诡事儿已多的两个手都数不过来,就算现在有人跟我说,地球是方的,我也得在脑子里面好好过一遍,然而四眼的这种提法,还是让我有质疑。

    我问道,“照你的意思,只要超过一千年的东西,就会有灵魂,那这个世界上不腐的棺材尸体多了去了,怎么也没见着这些东西,满天飞啊!”

    四眼在黑暗中摇摇头,“首先,这原本就是两个空间的东西,就像蚂蚁的世界是二维的,我们能够看见它,但是它却看不见我们。对于那些高于我们维数的空间,那我们就成了蚂蚁,只有当外部的因素刺激,两个空间发生叠加,才有可能让我们目睹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有点理解四眼的意思了,“然后呢”

    四眼顿了顿,继续解释道,“第二,并不是所有古棺材,都能成为幽灵馆,必须满足一些条件。我们之前说过,笼皮鬼——哦,也就是宋不缠,精通机关术,古今中外不超过三人,你还记得他多少岁吗?”

    我想了想,刚才宋不缠附身的时候说过,“871岁。”

    “这是从它的死祭开始算的,那么倒退上去,它的身前恰好处于南北宋交替年间。在那时精通机关术,又受车裂酷刑,怨气难消,而化身为鬼的会是哪些身份的人呢?”

    我又想了想,“莫非是皇上身边的人?”

    “没错,宋不缠有这本事儿,恰逢生于乱世,以身报国也是很正常的事儿。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得罪权贵,所以遭此酷刑。他投保无门,惨遭杀害,自然是怨气难消。先不去管它在近千年之后,为什么会和我们扯上关系。但像他这样的人物,死后被厚葬并非不可能的事儿。”

    我捋捋思路,确实也是,历史上因为政治原因“不得不死”,身后又被追封的案例层出不穷,“然后呢?”我又问道。

    “这样条件就来了。既然是官方的厚葬,那么一定是经过朝廷的风水大师指点,地宫建筑师的设计,最后选了一个风水的宝地,入土为安的。千万认为这是迷信——”四眼生怕我不理解,又补充道,“中国几千年,玄学一直是皇上身边正统的学派之一。按照现在流行的说法,叫做是社会精英份子,他们的智商和经验,沉浸于此多年,一定有它的道理。通俗一点的说,风水其实就是和宇宙运行规律相顺应的一门学问,顺天者生,逆天者亡,这句话用在这里也是合适的。”

    我皱皱眉,似乎了解四眼要表达什么了。果然他接着说道,“宋不缠本身就带有化身为鬼的能量,风水其实就是如何更好的吸收宇宙能量的学问,除此之外,因为宋不缠的社会地位,所选用的棺椁材质——无论黄花梨,还是红木,亦或墓室结构、随葬法器、金裹玉衣等等之类小的细节,都是很有讲究,经由选择的。无不吸收天地之精华。以上这些最后汇聚成幽灵棺形成的条件。”

    “就像化学反应一样?”

    四眼回答道,“你说的没错。庙里的油灯每天耳濡目染,时间一长都会有法力。”

    我想了想,还有一个疑问,“你怎么知道宋不缠是在风水宝地厚葬的呢。万一皇上恨的他咬牙切齿,裹着草席随处一埋,你说的这些可以形成幽灵棺的条件,不就全不存在了吗?”

    “你傻呀!”四眼摇摇头,“就算是你说的那样,可你想,宋不缠的‘遁地走巧’是多精妙的一个东西,能够借助山体自然,他本身就是个精通五行八卦、风水堪舆、奇术异巧的人,即使身前没给自己造地宫,他的后人或者弟子,哪怕只有宋不缠十分之一的学问,也足以制造满足上述所需的条件。”

    我似乎听明白了,“幽灵棺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存在呢?”

    四眼摆摆手,“这个——我说不清。它若隐若现,似是而非,可能会以任何形式出现在任何地方!”

    “比方说这个尸柜?”

    “是的。你刚刚说我消失了几分钟,然后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我想那个时候,幽灵棺就在了,宋不缠通过幽灵棺把我带到了另一个空间,目的是什么呢?”

    我打断了四眼,“这个还需要说吗,它把你引入幽灵棺,消失了之后,在所谓的另一个空间里,其实做的便是‘聚魂归一’——把它的鬼魂打散,然后渗透到你的身体里面。”

    说到这里,我听了下来,不知为什么,我突然想到一个叫“量子网络传递”的东西。

    理论知识太晦涩复杂,不赘述。我举个通俗易懂的例子。

    科幻片里曾经多次出现过这样的情节。人进入了一个大机器,然后身体图谱被扫描,把人打碎成粒子状态,在很短的时间呢,相距几万光年的另一个星球上,根据图谱,又重新复制了这个人,完成了瞬间移动。

    那么问题就来了,复制出来的这个人,和原来的那个人还是同一个吗?

    我把那段情节套用到这里,竟有着惊人的相似。那个幽灵棺便是可以扫描图谱,让四眼变成粒子状态的“大机器”。在他短短消失的几分钟里,他的魂魄已然解构,然后重组,成了四眼和宋不缠的混合体……

    我挠挠头,用科学猜想来解释灵异事件,有点不伦不类。但话又说回来。科学本身就是对未知领域的探索,而灵异事件难道不是未知领域吗?

    中国几千年,道家捉鬼,佛教轮回,寻龙点穴,走尸圆光,甚至用鸡血人黄驱鬼,黑驴蹄子辟邪,所有人都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就像原始人只知道太阳每天从东边升起,从西边沉下;可他们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原因,是因为地球绕着太阳,在自西往东自转。

    这就是常识和知识的区别。

    我们不了解那个世界,完全是因为认知不够,并不代表着它不存在。

    我想了想,还有一个疑问,“当初消失的是你,可为什么我也被宋不缠渗透了呢?”

    四眼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宇宙运行的根本法则,一定是最终达到平衡,所以有阴必有阳,有长必有短,相辅相成。宋不缠自知不是豆豆的对手,用外力让幽灵棺出现,完成‘聚魂归一’,而现在豆豆又以她的外力,把我们重新送了进来。目的自然是,让我们再重新复原。而且我认为——”四眼没往下说。

    “你认为什么?”

    “我认为她已经做到了,但我担心——“

    我有点焦急,“你就别卖关子了,一次性说完,你担心什么。”

    “我不敢确定,”四眼又顿了顿,“我想当任何问题的解决,就要回归到它的原点。”

    “什么意思?”我没太懂。

    “我的意思是,这个幽灵棺从哪来,我们必须回到它原来所在的地方,才能再一次达到平衡。”

    “你是说——”我突然一下明白了,倒吸一口凉气,“现在幽灵棺正在把我们带向宋不缠的坟茔中!它的坟茔就是我们的出口?”

    “是这个意思!”

    “那为什么,过了那么久,我们还被困在这出不去呢?”

    四眼往边上靠了靠,“这就是我的担心——,我觉得豆豆让我们恢复了自己,但却在把我们带到出口时,出现了问题。豆豆的能力有限,她现在正在和幽灵棺的能量抗衡,双方僵持不下,所以导致了我们被困。”

    我消化了一下,完全理解和同意四眼的说法,这时担忧自然而然的就出来了,豆豆年岁还小,她是否真的有能力战胜幽灵棺的那股子——能量呢?

    “所以——”四眼打断了思路,也提出了我心中所想,“我们要自己想办法,看看能否打破这种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