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木鬼为槐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4本章字数:2700字

    一时间,我哑口无言,趴在原地不会动了,逃出生天的喜悦烟消云散。我们竟然在一棵树上。

    这棵树足有二十多米高,我们所爬过的幽灵棺,正是它的树桩,而出来之后,恰巧到了它横岔出来的树干上。

    树干足有人腰粗,承担几个成年人不成问题。我惊得闭不拢嘴,以至于身后的洞口,悄然消失,只剩下的粗糙的树皮,我也毫无知觉。

    如果四眼先前说这就是宋不缠的坟茔,我还有所质疑的话,那么我现在信,绝对信。

    这是棵千年老槐,虬枝盘错,遮天蔽日,它就在我家的小区里。周围有栅栏围着,上面竖的牌子写的是“保护文物”。

    过去的三年里,我每天上班下班都从这棵树下经过,夏天乘凉,冬天取暖,在树底下喝过茶、抽过烟、聊过天、打过牌,从来没有想过危险就在身边。

    这种感觉就类似于,某天突然发现坐在你办公桌边,那个熟悉的同事,竟然是个杀人犯。

    而且更要命的是,我们现在所处的高度,恰好正对着我家的窗户。它就这样每天默默的、幽幽的、阴森森的注视着我和老婆的一切。

    它偷窥着我们相识相恋,欢笑争吵,洗衣做饭,拥抱做爱,直到我们的女儿诞生。它像只秃鹫一样,时时刻刻都在观察着豆豆喝奶、撒娇、排泄、苦恼,一天天的长大,只为了等待合适下手的那一天。

    ——而这一切我竟然浑然不知。

    一想起我每天的生活都被一个浑身没有一块好皮,血眼狰狞,披头散发的千年恶鬼凝视着,我就不寒而栗。

    树大招风,耳边传来的树叶哗哗声,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豆豆呢!

    我转眼去看四眼,四眼五官扭曲,严肃的吓人,像刚被撞了裆部,佯装无事的那种表情。我还没开口说话,他别过头来问我,“你说这是一棵大槐树?”

    “是啊,怎么了?”被四眼这么一激,我又担忧起来。每次四眼出现这样的表情,总是麻烦不断。

    四眼抓着下巴,“我们先前推测宋不缠死后被皇上追封,又或者他的后人,让他入土为安?”

    我点头,赶忙打断他,四眼的引证部分往往又臭又长,“别绕圈子了,讲重点。”

    “可是我们又错了,宋不缠即没有被追封,也没有入土为安,而且在他死了之后还被人动了手脚!”四眼快速的说道。

    “此话怎讲?”

    四眼顿了顿,“梨枣杜桑槐,不进阴阳宅。意思就是说,以上这几种木材,是不能用来兴建土木、挖坑修坟的,因为晦气。其中木槐尤甚。木鬼为槐,此物聚阴,民间素有镇鬼桃木,养鬼槐木之说。”

    我摇摇头,“别扯那虚的,我现在只想知道豆豆在哪,我闺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豁出老命去,也要把全中国的槐树都烧了他。”

    四眼摸摸脑袋,“我觉得豆豆能有本事把咱们送进来,带出去,应该并无大碍,倒是这宋不缠的坟茔修在槐树里,让我有了想的想法。”

    “什么东西?”

    “槐树强壮,不容易断,所以古时候的人上吊,就喜欢用这时,绝对是不二之选,一来二去,这死人的阴魂,便慢慢渗透到树里,这槐树是极阴之物,别说以槐为坟,就是坟包的周边出现这种树,也会伤丁破财。”

    “然后呢?”

    “这么说吧,槐树压着宋不缠,目的是为了让他永不超生。”

    我没太明白,脑子转了一圈,似乎了解了四眼的言外之意,“你的意思是说,宋不缠变鬼是有人刻意设计的?”

    四眼拍拍我,“我就喜欢你小子这一点就通的机灵劲儿。”

    “滚你妈个蛋,”我一把打开四眼的手,“现在我才不管这宋不缠变鬼变妖,他就是变成奥特曼也跟我没关系,我现在只想知道豆豆在哪?”

    “不是说了嘛,她不无大碍。”

    “你怎么知道,”我没好气儿的回答,“万一不见了,我还贴张寻人启事,到处去找不成。”

    说着这话我就要下树,耳边却传来的轻轻的吱呀声,我还以为是幻觉,四眼轻推我,指了指上方,我抬头望去,正见着豆豆坐在头顶的树干上,笑嘻嘻的看着我们呢!

    “豆豆!”我心绪难平,激动之心难以言表,“我伸开双手便要往上爬去抱她。”被四眼一把拉住了。

    “你干什么?”我回头问他。

    “别着急!”四眼劝我,“聚魂归一之后,宋不缠的鬼灵已经散了,现在只差最后一步,咱们已经到了对付这只笼皮鬼最后的阶段了。”

    鬼灵即使鬼的元气,类似于人的七魂六魄,生命体征,一旦失凝成散,便离灰飞烟灭不远了。

    被四眼这么一说,我紧张起来。

    周围不知何时,刮起了阴风,并且渐渐的大起来,哗啦哗啦吹的树叶直响。

    宋不缠的阴魂就在我们的身边。紧接着,眼前出现了一阵异像,我以为是幻觉,眨眨眼,可还是觉得树上的叶子变了模样。

    我问四眼,“你看到了吗?”

    “嗯,你看到的都是人皮。”

    是的,树叶变成了人皮,挂在树枝上,被风吹的来回晃动,就像猪八戒的耳朵。

    “啥意思?”我接着问,“宋不缠跑这晒腊肉来了!”

    他摆摆手,“你接着看!”

    “看什么呀,还不赶紧上去帮忙。”

    四眼白了一眼,“你觉得这忙你帮的上吗?”

    我想想也是,粗拳笨腿只能对付小喽喽。高手对决拼的是内耗,宋不缠已到强弩之末,类似两国交战,把童子军都派上了,它也就只剩这点家底垂死挣扎了。

    虽然帮不上忙,但我却是一点不敢放松。

    阴风旋成了一道漩涡,最后化成一条线,直窜天际。还没升空呢,仿佛有一道透明的气墙笼罩着上面,那道黑风顿时四分五裂。

    眼下的情形,是我从来没有见识过的。

    我转过头,豆豆的身上竟然闪烁着一圈,微微的荧光。

    四散的黑烟,再次凝聚成型,一个气态的宋不缠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它怒目相视,看的却不是我们,而是豆豆。宋不缠向豆豆飘过去,然后又停滞不前,显然有顾忌。

    豆豆看也没看它,咯咯咯的笑了一声,把宋不缠往后逼退了好几米。

    它立定,大概在思考怎么做最后一搏。

    果然,我看见那团黑烟,越来越浓,越来狰狞,只见它张开大嘴,一下子朝着豆豆扑去,仿佛要一口把她吞下去似的。

    “不好!”我大喊一声,正准备冲上前。

    豆豆“咯咯咯”轻轻松松的又笑了一声,顿时身上的荧光闪耀出三秒钟剧烈的光芒,就像闪电一样,宋不缠靠的越近,这一击就越重。

    一瞬间,那团黑烟,被打成了一个个颗粒,水珠一样洒到了人皮树叶上。

    黑色的颗粒顺着叶子,慢慢滑落,然后消失殆尽。

    这个过程不长,和我们之前相比较,也谈不上惊心动魄。

    一眨眼的功夫,黑烟彻底消失了。

    人皮也慢慢的变回了叶子的模样。豆豆身上的荧光也不见了,坐在树干上,和一个普通的孩子没什么区别。

    “完了?”我愣了愣神,还没彻底反应过来,问道。

    四眼点点头,“应该完了。”

    我没想到,最后的大战竟是如此轻而易举,也许正如四眼所说,宋不缠的鬼灵已被打散,聚魂归一最后一招失败之后,全然没有了防御能力。

    我有点像做梦,结局来的太快,反而不敢相信!

    “先下去吧,下去再说,难道你准备在树上过夜啊!”四眼说道,随即他的脸色大变。

    我就知道事儿还没完!!!

    只不过没想到这次足以击垮我。

    我转过头,顺着四眼的视线望过去,豆豆的脸色苍白,像是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儿。

    “豆豆,豆豆!”

    她压根就没理我,缓缓的耷拉上的眼皮,随即仰面从树干上跌落下去。

    我两腿发软,这十几米的高空,跌落到地上必死无疑,我想都没想,几乎出于本能,便一跃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