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记忆灵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4本章字数:2670字

    “嗯?”我听得有点晕,转过脸去问四眼,“你听见了吗?”

    四眼眉头紧锁,点点头。

    “它,它说让咱们帮帮它,什么意思?”我问。

    四眼却没有回答我,而是往前走了一步,“人鬼殊途,是要遭天谴的你知道吗?”

    搵仔鬼点点头,两颊的血泪流得更猛烈了。

    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似乎背后还有深意。

    我正在琢磨呢,那搵仔鬼却做出了一个吓人的动作,它举起自己的右手,这时我才发现,它的手上根本没有肉,只剩下森森白骨,“噗”的一声,它插进了自己的眼睛。

    我赶忙后退,紧紧的搂住豆豆,四眼却不以为然,站在原地。

    那女鬼的手伸进眼眶,从脑子不知道抓出一把什么稀稀拉拉粘糊糊的东西,嗖的一下在眼面前一撒,我们的眼前顿时出现了一层暗暗的光点。

    这些光点是黑白的,慢慢的拼凑出一副画面,画面是流动着的,像一部老旧的电影,电影里是两个五六岁的女孩子,长得一模一样,貌似是一对双胞胎。她们正在公园里玩耍,虽然“电影”无声,可还是能够能够感受得到其中的欢乐。

    有个女人坐在树下,脸带微笑,默默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而身上的衣服,和这只搵仔鬼一模一样。

    那屏幕转瞬即逝,很快消失在空气中,让人感觉只是出现的几秒钟的幻觉。

    四眼又叹了一口气儿,“你就是在这把孩子丢了?”

    搵仔鬼没否认,它的样子看上去比先前虚弱多了。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用你的鬼灵,幻化成你生前的记忆,给我们看,但鬼灵是不可复原的?”

    搵仔鬼又点点头。

    “你确定知道吗,鬼灵不完整,进不了鬼门关,阎王爷都不收,你永生永世入不了轮回,只能做孤魂野鬼,你又知道吗?”

    搵仔鬼往后退了一步,把自己的右手贴在胸口。

    “你是说找不着孩子,你良心过不去,宁愿永远做鬼?”四眼尝试着问道。

    搵仔鬼点头点的更坚定了。

    ——夜很深。

    但现在我却算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显然,这只女鬼知道我们理通阴阳,能够人鬼间游走,所以用不惜伤害自己的方式,恳求我们帮助。

    “这——”我想说话,话到嘴边又咽下去了。

    天下父母心,即使不在人世,可这股子强烈的爱子之心,可以为之牺牲一切的信念,却是相通的。

    我很吃惊,如果说鬼婆婆知恩图报,已经让我对那个世界有新的理解,可眼前的鬼母,更让我的认识,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可为什么我偏偏遇到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呢?!

    四眼往后退了一步,“行了,我放在心上了,你孩子的样子我也记住,无论她们现在是人还是鬼,在阴间还是阳间,只要我赵某人有缘碰上,指定想办法有个好的归宿。”

    说完这话,四眼看了看表,“我们也赶时间,你先去吧,我答应你的事儿,自然不会忘。”他把手中的金属小罐子,又放回了塑料袋,冲我使了个眼色。

    我们转身离开。

    隔了老远,我回头望,那只女鬼竟然还愣愣的站在金粉之后,看着我们。

    我的心理不是滋味,突然想起在老家的爹妈,当我年幼时,张望着我上火车去异地求学时的场景。这场景勾起我的回忆,眼睛都是湿润润的。

    “有把握吗?”我问。

    “什么?”四眼转过头。

    “我说,你答应帮她找孩子。”

    四眼不说话,隔了良久才冒出一句,“看缘分吧。”

    他顿了顿,“你也别老想着助鬼为乐,咱们自己的事儿,还一头脓包呢!”

    我这才把思路拉了回来。

    还是那句话,虽然碰到了两只有情有义的鬼,可落在我身上,尽没好事儿,一想到这,我整个人便不好了。

    我们继续在深夜的墓碑间穿行,周围很安静,让人慢慢的又进入了紧张的模式,谁也不知道,下一回会碰到什么东西,什么诡异的事儿。

    没走多久,我们便按照白天的记忆寻到了顾大攀的墓碑。

    那个“嬅”字依然那么显眼,就像会自己散发光芒一般。这如同我心中的一根刺,怎么拔,也是拔不掉的。

    盒子,

    ——那个上了锁的小盒子。

    顾大攀拜托黄丽萍,将其一同埋入坟中自然有他的道理。这其中埋藏的秘密,对我而言意义重大,我现在只想顺顺利利的刨出那个盒子,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我们绕到顾大攀墓碑的前方。

    我拍怕怀中的豆豆,“宝贝,别睡了,咱们到了。”

    豆豆嚼着奶嘴,醒了过来,看看周围,根本不在意,一个劲儿又拍我脸玩了,“老方。”

    “说了多少次了,老方是你叫的吗?叫爸爸!”

    “老方,咯咯咯。”

    我哭笑不得。

    就在这几秒钟,四眼已经把塑料袋里的一些金箔纸钱取出来。算是给周边的小鬼一些买路钱。

    想想也是,咱们是来刨坟,类似于搞装修,噪音和麻烦必然不少,补贴一点小钱,也是应该的。

    四眼在墓碑的两边,把纸钱堆好,然后拿出打火机,嚓嚓两下火机上出现了一团小火苗。

    天空虽然还飘着小雨,空气阴湿,但这些都无足轻重。四眼把纸钱保护的很好,没有淋湿过,干蓬蓬的很有手感。可偏偏火机就是点不燃。而且奇怪的是,并没有阴风将火苗吹灭,火焰就燃在纸钱下方,感觉燃点一下子高了似的,火苗怎么也窜不上去。

    我觉得有点不对,不好的预感再度回来。而且这段时间,这种预感特别的准确。

    这次和以往更是不同。

    ——经历了鬼婆婆和鬼母两个不害人的鬼,按照概率也应该出事了。

    我不敢大意,凝神看了眼四周,那些遗像上的人,或男或女,或老或少,都直勾勾的看着我们。

    更要命的是,我正对着顾大攀隔壁的墓碑,是个叫刘永宝的男人,大概是心理原因,我竟然觉得对着我诡异的咧了一下嘴。

    我揉揉眼睛,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我还是浑身开始起毛。

    “唔——”豆豆嘴嘟哝着,她看着黑暗的深处,我顿时紧张起来。

    “噗噗噗”,豆豆小嘴轻轻的喷着。我没啥感觉,但瞬间纸钱就燃了起来。

    ——周围有东西,我们看不见,豆豆看得见。

    纸钱燃烧了起来,随风一吹便飘到了半空,火光照得我们每一个人明暗交替。燃完的灰烬落了下来,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些纸钱就已经全烧完了。

    四眼拿出了一把轻便铲,还有凿子和榔头。

    这墓碑下有两块方形的石板,中间有条缝,现在被水泥封死了。撬开上面的石板,就能打开墓地。

    趁着四眼准备家伙的功夫,我还是出于礼貌,给老顾鞠了一个躬,然后把豆豆背在身后,动起了手。

    四眼把凿子对进水泥缝里,让我用榔头砸。把水泥砸散。

    “咚咚咚!”

    凿墓的声音响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停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生怕背后突然又多出几个脏东西,趴在身上。但这墓看上去小,却很敦实,没多久我就后背流汗了。

    水泥的渣子飞溅,好不容易两块石板才被凿松。我和四眼一人一块,搬开石板,一眼就看到了用黑布包着的骨灰盒。骨灰盒周围并没有所谓的小盒子。四眼胆子大,直接伸手进去解开上面的黑布,可除了骨灰盒,还是什么都没有。

    难道黄丽萍把那盒子放进顾大攀的骨灰里了?

    豆豆在背后拍我。

    “宝贝,别闹,你爸正忙着呢!”

    她又拍拍我,我抬起头,发现她的小手正指着墓碑呢,我顺着指向看过去,脑袋瞬间嗡的一下。

    我深呼一口气,左右望望,刚刚肯定是找准了位置下手的,可墓碑上名字和照片,哪里还是什么顾大攀,分明是刘永宝,咱们刨了半天,怎么把隔壁刘永宝的墓给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