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继续怀疑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5本章字数:2618字

    这个“阴谋论”并非空穴来风。绝对不是我脑袋一拍,临时起意出来的玩意儿。顺着之前的怀疑,继续往下分析,结论是自然而然得出的。

    细想,从和老婆讨论生二胎,豆豆被鬼附身的那晚直到现在,最根本的原点问题其实一直都没有解决,或者说进展很慢。

    这段时间看似轰轰烈烈,百转千折,但实际上除了打了个笼皮鬼,知道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嬅”字,其它还在原地踏步。

    就算豆豆腿骨上真是那个“嬅”字,但实际上为什么腿上有个字,这个字背后的涵义是什么,仍然一无所知。

    只有一点是肯定的,豆豆肯定不是普通人,她的身上带着一个根本想象不出来的秘密。

    没错,四眼是说过豆豆是双胞灵胎,单胎为魔,双胎为灵。

    如果讲笼皮鬼的坟茔就是那棵大槐树,盯着我和老婆,借腹生子,让我们生下了豆豆,是有它不可告人的目的。

    那么问题就来了。

    它明知道,我老婆怀上二胎,豆豆就会成为它的克星,为什么中间有那么多次机会不阻挠,而是“养虎为患”,结果自己的鬼灵被打散呢?

    难道另有什么隐情?

    四眼知道的比我多,这也是肯定的,然而每当我问到这个问题,他便含糊其辞。

    宋不缠想要的是豆豆这个“魔”,把她变为己用?或者这中间还需要经过什么“程序”,才能得逞。而这个“程序”,让它暂时无法下手,结果一个疏忽,我老婆怀上了二胎,导致它一切前功尽弃?

    听上去,这个推测似乎是靠谱的。

    但千万别忘了一个重要的事情。以上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四眼的一面之辞。四眼是“百科全书”,我所有对鬼的知识都是从他那得来的。

    我只有听的份。

    一直以来,都是拿四眼的话做分析,做推理,可他压根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是不是在撒谎,我根本无法求证。

    如果他说的一切都在扯淡呢,或者说部分在扯淡呢,我并无拆穿他的证据。

    豆豆是一切的原点,她是我的女儿,可她又不是我女儿。因为她并不是一个普通人。

    豆豆的身上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笼皮鬼对豆豆“情有独钟”,难道四眼对豆豆,或者说对豆豆身上的秘密,就一点企图也没有吗?

    我不敢想。越是想,就越是觉得自己陷入一滩烂泥,根本爬不出来。

    好不容易出现一个线索。我原本寄希望于顾大攀留下的那个盒子里,能够给我答案,现在却被调包了?

    真正的盒子去哪了呢,

    调包的人到底是四眼,还是他所谓的“被上身”的那个东西?

    我们现处的环境,说实话,确实是有更厉害的家伙在附近。但是问题分两方面看,四眼和我们朝夕相处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他熟悉我,甚至熟悉豆豆,他能有那些手法打鬼,难道就没有歪门邪道制造眼前幻象,来误导我,让我当真以为确实是有“脏东西”在作祟吗?

    不行不行,我快被自己绕进去了。

    我发现越是分析,对四眼的怀疑就越来越大,而不是相反。一旦思路打开之后,臆想是无穷的。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任何对四眼的恶意猜测都会冒出来。

    四眼看到我的表情,很快就看出我还在纠结着这些问题。

    四眼想了想,“你知道什么是鬼道吗?”

    我站定,既不点头,也不摇头。但被他这么一说,似乎是觉得不太对。空气中没有一丝风,这就像将自己置于一个完全寂静的空间,诡异感是一样的。

    虽然没风,但我依旧觉得身上是冷飕飕的。

    四眼接着解释,“何为鬼道,顾名思义就是鬼走的路。前面就说了,人有人路,鬼有鬼道,我们现在墓区这样的极阴之地,加之豆豆的灵异体质,会改变磁场,看到一些看不到的东西,比方说前面的那只搵仔鬼。但无论如何,那时我们还是在人间——”

    听到这里我却是浑身一颤,难道说鬼道——

    四眼根本没顾及我的感受,继续往下说,“可——,如果对方有更强大的能量,便可以将我们拐上一条不归路。这就好比两个人往不同的方向扳着火车道,而我们走的路,便取决于谁的力量更大。”

    显然,那东西成功了,它让我们走上了鬼道,我心里想着。

    我问四眼,“鬼道,鬼道,难不成,鬼道通往的是阴间?”

    四眼点点头。

    其实不用他回答,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可以这样说,经历了那么多,现在我早有自己的理解。

    真的有阴间?

    有,又没有!

    我并不认为真的存在十八层地狱,真会见到阎王爷,其实这只是民间传说。但这些东西,一定是以某种不为人知的形式存在着的。民间传说,只不过将其拟人化了而已。

    我们被带到的其实另一个空间。

    而这个空间都是人死后的去处。

    想想就知道,活人闯阴间,不管这个“阴间”,是民间传说,还是科学猜想上的,终归不会是什么好事儿。

    看着我还在犹豫,四眼倒是有点急了,说,“如果我想对你不利,早先就可以,何必等到现在下手呢。”

    这句话不能说服我,没准就像笼皮鬼不知原因的等待着豆豆长到了七个月大,而四眼只不过因为现在时机还不成熟,而不能下手。

    但他却提醒了我。

    确实是,如果要动手,前面就可以了,或正面袭击,或偷袭,我的胜算都不会很大,没必要费现在那么大劲儿。

    而且,我们踩上了鬼道,似乎现在别无选择,只能用他的办法来试。

    之所以要蒙上眼睛,四眼也有他的说法。走上鬼道,咱们是认不得路的,它的东南西北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东南西北,只能让鬼来引路。

    人鬼殊途,人身上的阳气对鬼也是一种伤害,没有哪只鬼会自动跑出来带路。首先要做的就是得让我们成为“死人”。

    当然这个“死”是假死。以前遇上这种事儿,老人们自有一套,但四眼说他的功力不够,况且家伙事也没带齐全,别回头弄巧成拙,真弄死了得不偿失。但是眼睛一定是要蒙上的。眼睛是灵器,区别人鬼的标志。蒙上眼睛起码能够混淆它们。

    ——听上去似乎有道理。

    想必这些又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真本事儿。

    我还在犹豫,“那你们呢?”我指了指手里的豆豆。

    “我们躲在你的身后。”

    “什么意思?”

    “把鬼引出来了之后,跟着它们我们就能找到这里的方位,然后想办法走出去。”

    我听明白了,原来我他娘的成了诱饵,就像鱼钩上的那段蚯蚓,我是用来负责“钓鱼”的,“你为什么不当这饵?”

    四眼不以为然,“如果真把鬼招出来之后,你知道怎么办吗?”

    这话让我哑口无言,那倒也是。

    “别墨迹了,时间越长,我们被阴气浸蚀的就越多,这种伤害是不可逆的。”

    我看了眼豆豆,她对四周的坏境保持着一如既往的警惕。胸闷就闷在这儿,豆豆身上的能力飘忽不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可以出来助一臂之力,而什么时候又要轮到我去照顾她。

    我盯着四眼,本来想说一句狠话,想想实在是没有意义,咬咬牙把豆豆交到了他的手上。四眼从衣服上扯下一块布来。

    四眼让我转过身,然后慢慢的把黑布蒙上我的眼睛。

    当时我在想,如果四眼真的摆我一道儿,把我留在这鬼道上,自己带着豆豆出去了,那凭我一己之力肯定是出不去了。

    只能祈祷神庇佑我,这次的决定是正确的吧。

    可我想得太美了。

    就在这时,感觉后脖子被人重重的一击,随即我两眼发黑,瞬间就没了知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