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六章 生死之间

    更新时间:2018-08-07 18:41:05本章字数:2612字

    我和四眼对望了一眼,顺着光亮继续前行。经过前面的绕行,早就已经迷路了。我原来听说过,一旦遇到诡异的地方出不去,可以抬头找北极星。之前我尝试过,但雨虽然停了,天还是阴的,依稀的几颗星星根本不起作用。更何况,我们所处的地方,这些参照物难道还是按照原来的标准吗?

    我们从平地走到了山丘,周围的墓碑也变成了那种老式的坟包。坟包显得苍老干枯,这种东西,越是老就越是让人瘆的慌。

    “咱们这算是走出来了吗?”我问四眼。在我印象中,并不记得墓区边上竟然还有这么一间小屋子。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四眼看看罗盘,回答道,“快要出去了,按照这个方向,很快我们就能走出鬼道。但问题是——”他顿了顿。

    “怎么了?”我赶忙问。

    “咱们现在就走在生死的交界处,跨一步便是阳,退一步便是阴,在这种地方,什么事情都是有可能发生的。”

    听这口气,貌似我们不仅仅要走出鬼道那么简单,鬼道上还会遇到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

    “是这个意思!”四眼点点头。

    我又问,“到底会发生什么呢?”四眼却摇头说不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对话的这段时间,我们又往前走了不少距离,那间小屋越来越近,也越来越清晰。它黑暗的轮廓渐渐的放大,慢慢的呈现出一个具体的模样。

    原来不仅是个小屋,而是个院子,门头上还挂着一张,木头牌匾。

    ——我们继续往前走。

    这荒僻的坟地堆里,这么一个院子肯定有蹊跷,我不敢放松,“你确定我们的方向是对的吗?”

    四眼看看罗盘,“想要出去,必须走这条路。”

    就在这时,罗盘上的指针,突然无端晃动起来“滋啦滋啦”,与此同时,我也看清了院子前挂着那张牌子。

    上面是四个大字:黄泉饭店。

    我吓了一跳。揉揉眼睛确定自己没看错,牌子上赫然就是它们。字是用刻出来的,喷了黄漆,在昏黑中直往外透着寒光。

    傻子都知道,饭店肯定是有问题的。正常人,谁会起这么个神经病的名字。

    黄泉饭店——难道是给死人吃的饭店?

    四眼脸色铁青,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豆豆亦然,小奶嘴在她的嘴里,被乳牙嚼的噗噗作响。

    这样比起来,反倒是我显得最淡定。

    ——无知者无畏。

    但我基本的常识还是有的,“我们可以路过这家饭店,继续往前走?”

    四眼又摇摇头,“再往前走,咱们就又绕进去了。”他指指手指的罗盘,我看不懂,他的意思大概是说,咱们想要出去,必经之路便是这家饭店。

    我们仨面面相觑,果然,事情不会那么一帆风顺。

    我倒是希望自己只是遇上个鬼打墙呢,现在进入这家院子,到底会发生什么,一无所知。

    可来都来了,总不可能打退堂鼓,况且也无退路可走,只能硬着头皮往里冲了。

    四眼率先迈出了一步,走进去的时候,头顶上的牌匾竟然哗啦哗啦的摇了起来,我心一紧,凝神屏息,隔了一会,牌匾并没有掉下来。

    四眼擦擦汗,带着我们接着朝里走。

    跨过门槛,才发现这是间100平米左右的大厅堂,像教室一样呈长方形,正对着的是柜台,一张蓝色印花的布门帘隔断了后面的厨房,柜台前,散放着木头方桌,就像那种古镇里的复古小饭店。

    更奇葩的是,饭店里竟然有人在吃饭。

    四眼往里走了一步,停下来,我抱着豆豆紧跟其后,然后找了个靠墙的空桌坐下。在我们前方各个角度,一共有四五桌都有客人。他们或两或三,也不说话,更不看我们,只是埋头吃着青花大碗里的食物,就算吃东西,也没发出一点声音。

    ——氛围诡异的不行。

    他们的唯一的共同点,身上穿的衣服都是五颜六色的,有种说不上来的古怪。

    “你傻呀,”四眼压着嗓子说道,“他们穿的都是寿衣。”

    我倒吸一口凉气,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死人?”

    四眼并没有回答我,而是用力的咳嗽了一声。四周的“人”压根就没有反应,可就在此时,蓝色的布帘拉开了,“来了,吃点什么?”

    我一惊,怎么突然还冒出个活人来了。顺着声音望过去,出来的竟然是个年轻的女子。她穿着青衣褂子,黑裤,布鞋,头上扎着根马尾辫,南方水乡有特点的饭店里,这样的装扮并不少见。

    ——起码她没有穿寿衣。

    这算什么?

    四眼皱着眉头,冷冷的望着来者,我看见他在桌子底下捏紧了自己的拳头。豆豆嘴里吧唧吧唧,盯着那个女子看,脸上竟然还露出了笑容。

    我不敢松懈,和四眼一样,面无表情的看着对方。

    我觉得她很眼熟,可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女子丝毫没有在意我们的冷淡,当然她也不热情,很正常的把手里的菜单轻放在我们的桌子前。

    氛围愈发的诡异了。

    越是大战来临之前,就越是平静,我已然感觉到了这其中涌动的暗流。

    四眼把椅子往后挪了挪,和女子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然后打开菜单。

    饥饿感汹涌而来,自从陷入鬼道了之后,我就说过,体力急剧下降,这种下降超出了常态,接踵而至的便是难以忍受的饥饿。

    而这家饭店就恰逢其时的出现在面前?

    布帘子背后的厨房冒出了一股子奇香味儿,豆豆在我怀里蹦哒了起来,四眼则重重的咽了一口唾沫。

    鬼化身的女子,往往会把癞蛤蟆、石头、狗屎变成一桌子美味佳肴,放在你的面前,类似的传说我可听过不少。

    但我竟然难以抵挡这股子奇妙的香味?!

    “你们先看着,想好我叫我!”女子也不解释,见四眼举棋不定说了那句话,回到了柜台背后。

    “怎么办?”看到女子离开,我问四眼。

    四眼摇摇头,“见机行事,咱们想要回去,看来这关一定是要过了。”

    “怎么过?”

    四眼用嘴奴了奴身边那些“客人”,“你去看看他们在吃什么?”

    我撅起屁股望过去,又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些碗里竟然都是空的,什么都没有!

    “嗯?”我纳了闷了,“客人”们不停的扒着筷子,只是把空气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操,来都来了,总得闯闯!”四眼一贯的大胆子又出现了,“她让咱们点菜,那咱们就点给她看,以不变应万变,等着她先出招。”

    我不敢大意,接过四眼手里的菜单,上面依然是黄泉饭店四个大字,紧接着是琳琅满目的菜品。

    边上还有照片,弄得像真的一样。

    渐渐的我发现了问题所在,这菜单上居然都是素的。

    有豆制品做成的罗汉斋,茄子为原料的半月沉江。

    松花竹影、双菇争艳、香泥藏珍、南海金莲……

    一个个名字文采洋溢、口吐莲花。

    即使我知道古怪之极,可还是口水直咽。

    对于一个饥饿的人来讲,尽管都是素菜,可它的诱惑是难以抵挡的。

    豆豆嘴里继续吧嗒吧嗒,小手不停的拍着菜单上的照片。

    “好闺女,你倒是别那么笃定呢,倒是给咱们一个暗示呢,到底我们是到了哪了。”我心里暗暗的说着。

    厨房后面的香味又飘了出来。

    我总觉得——不,应该说是确定,这就是一个圈套。

    正当我用意志力强烈克制的时候,四眼却在边上扬起了手,叫了一声,“老板娘,来,点菜!”

    女子缓缓而来,脸上带着微笑,

    ——我浑身一冷,因为我突然想起来她是谁了。

    “决定了,吃什么?”女子幽幽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