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找上门的麻烦

    更新时间:2018-08-07 18:26:23本章字数:3107字

    我叫丁向前,是一个小白领,在房地产中介公司工作,赚着一份微薄的月薪,生活在灯红酒绿的大都市里,过着吃不饱,饿不死的生活。

    偶然的一次机会,我成交了一单在档案夹里积灰很久的房子,据说那个房子里曾经死过人,是大家口中常念叨的凶宅,因为不吉利,价格一直偏低,所以一直没人敢买,都忌讳这个。

    细论起来,我是怕鬼,还是更怕人?要我说,我更怕没钱!

    我的思想你懂的,所以我就得耍点心眼了,把那所房子夸得天花乱坠,甚至不惜伪造一些文件,来来回回推销了三四次,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五波人来看的时候,他有点心动了,我就抓紧加强进攻势头,趁热打铁,将这所房子成功的卖给了那个小年轻,为公司赚到了2万元的提成。

    本以为这事就这样结束了,可是那个小年轻两周后再次过来找我,他的外貌却着实吓了我一跳。我记得半个月前见他的时候还是挺精神的一个小伙子,怎么这才半个月不见,就头发苍白,神色黯淡,跟突然间老了十几岁一样。

    听他讲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我大概明白了。

    他说那所房子里闹鬼,一开始他也认为是错觉,直至后来越来越严重,他的女朋友已经跟他分手了,而且他的工作也因为这件事分心给丢了,他的生活从他搬进去那座房子之后变得支离破碎,倒霉到了极点,他不想要那座房子了,想折价退钱!

    退钱?

    做什么春秋大梦呢,哥哥?好事都让你给想了。

    这钱都结清了,做实的买卖哪能由得你说反悔就反悔?要是在往常,这种人我直接打电话让保安给轰出去了,还会听他在这里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扯东聊西?

    出于人道主义,我同情他的遭遇,并没有那样做。而是给他端了一杯咖啡,不停的安慰着他,说:“你这是精神压力过大,现在的小年轻都这样,你不会是有轻微抑郁症吧?要是不行我有个朋友是心理咨询师,介绍给你认识一下,帮你治疗治疗,也能给打个七折什么的,划算!”

    我俩就这样聊来聊去,半个小时过后,我竟然有些开始同情他了,最后我拗不过他,答应下班后送他回家,他才闭上了那张滔滔不绝的嘴巴,让我难得清静一会儿。

    时间转眼即逝,钟表的指针划向六点半。

    我深深伸了个懒腰,一一和同事告别之后,便摆手招呼着那小子,说:“走吧,那么大人了还怕鬼,说出去不怕让人笑话。”于是我们俩就谁也不说话,肩并肩在人行道上走着,觉得好尴尬,我只好哈根草(吸烟),一边看着夜景,一边吞云吐雾。

    那所房子我比他熟悉,以前卖不出去的时候,我可没少着急上火,多少几个月的销售任务都是因为它卖不出去泡汤了,我多的时候一天跑八趟,去那里比回我自己家还轻车熟路呢。

    那所房子处在旧城区,黄金地段,周围就有农贸市场和学校,由于建造年代比较早,只是单独的一栋楼,因为市区规划的原因,和周围的一些小区岔开了,使得这座楼房显得很孤立。自然也没有人愿意为此请物业公司来管理,所以进进出出的人员很复杂,楼道内的卫生和坏境状况就可想而知了。

    本应该雪白的墙壁上贴满了三百六十行的广告,什么通下水道82XXXX,办证138XXXX,开锁请联系133XXXX的喷漆红字,还有什么大学高职家教,长城宽带的宣传单,塞满了每家每户的门缝里,返潮而鼓起的墙皮也落得楼道内遍地都是,长日没人打扫,显得乱七八糟,让人看了心烦意乱。

    就连楼梯走廊里都堆满了破木头,破桌子,把本来就不宽敞的楼道拐角处挤得满满的,现在只剩下一个容人侧着身子过去的空隙。

    楼道里的声控灯有几个被人拧跑了,这爱占便宜的人哪儿都是,连50瓦的灯泡也偷,我俩暗骂着不爽,只好摸着黑往上爬了。这栋楼共计七层,没电梯,我卖出去的那所房子是第六层602户,一个65平的小居室,两室一厨一卫,没有厅。

    等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后,我就寒颤了几句,说:“你也到家了,我还要回家做饭,就不坐了。”然后就准备告辞,我这句话一出口,却被他拼命挽住了我的双手不肯让我走,我就知道准没好事,在他再三的央求下,我才勉强同意进屋坐五分钟,陪他再说一会话,舒缓一下他紧张的心情。

    出于礼貌他摆出一个请的手势,我习惯性的就先进入了这所房子里。

    但就在我进入那所房间之后,突发了一个状况,让我着实一个措手不及,脾气再好也忍不住开始破口大骂!(这件事后来在我回想的时候,应该是我生命的转折点,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

    原来那小子根本没有进屋的意思,见我进去后一个反手将门一带,竟然将我反锁在了屋内!而且一边和我说着:“对不起,实在对不起!”连着上了三道锁,最后我还听出来他将钥匙全部别断在了锁芯里。这样一来,那些开锁公司的人来了也无计可施了!心里暗骂着他做事做这么绝,小心这辈子生儿子没屁眼儿!

    “草,哥们,你这是什么意思?”……

    “开门,你给我把门打开,再不开我踹门了!”

    随着我抬起脚几声“哐哐哐”一顿猛踹,没有任何反应,门也纹丝不动,倒是震得脚生疼。……

    “知道你闹着玩呢,别吓唬我了,我不怕鬼,我是无神论者。”……

    “兄弟,你还在么?”我对着铁门问向外面。

    “再不吱声我报警了!”折腾了半小时,我仍旧没出去,便下意识的去摸手机,想拨打119求救,摸便了全身也不见我的手机哪去了,顿时纳闷的自言自语:“咦?我的撸妹呢?”(我用的Lumia800,简称撸妹。)

    “别找了,你手机在我这呢。”屋外传来了他的答复。

    然后他又说:“我一开始说这屋子里闹鬼,看你的神色就知道你不相信我的话,我没有办法,房子从你手里买的,有些事只有你自己亲自体验了可能才会相信,好言相劝你不听,我也只好这样做了,今天晚上你无论如何也得在这里过夜,你要是肚子饿,厨房里有方便面,你随便弄点吃吧,我就不陪你了,今天晚上我去宾馆住,拜拜。”

    “喂,进来咱俩一块住啊,喂!喂!你别走啊,兄弟!”我不停拍着铁门扯着嗓子喊道,但是他没有理我,我就听见一阵急促的下楼梯声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操蛋,看样子今天真得在这儿过夜了。”

    我抬手一看手表,已经临近晚上七点半,外面的路灯已经亮了,不知不觉时间过得真快,也不能饿肚子啊?于是我就在他的厨房里翻出了几包康帅傅方便面煮着吃。(草,方便面都买山寨的!抠门货!)

    一边拿着筷子,一边大口吃着面,我渡步来到了他的卧室里拉开电灯,寻思着想看看他家的装修风格,欣赏一下他的品位呢,可是入眼的景象却让我真是哭笑不得。

    满墙都贴满了什么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什么玉清元始天尊法驾在此,阳台玻璃上也有用口红划出的符一样的涂鸦,还有一些看着像符咒的黄符纸贴的满墙都是,连睡觉的床上都用一块黄布盖着,黄布上画满了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符号,和潦草的字迹,也看不懂写的是什么意思,正反面都有。

    我一口面条没咽好,笑的我差点没呛死,喷了一屋子的面条碎屑,我赶忙舒缓着气息,这才算喘匀实。一边擦着自己的衣领,我忍不住笑骂说:“这哥们僵尸电影看多了吧?真把自己个儿当成林正英了?这破地方怎么住人?”

    我埋怨着又看了看次卧,跟主卧一个熊样,墙上贴的全是乱七八糟的黄符。“还跟我说闹鬼呢,依我看八成是那小子自己精神有毛病。”

    这时候已经快十点了,我稍微有了一些倦意,便歪倒在这床上想要睡觉,随便凑活一晚上吧,可是在这床上,翻来覆去睡得总也不踏实。

    我索性起身把床头上的黄符纸都给撕了,揉成一个团丢进了垃圾桶,又把套在被罩上的那一大块黄布也给硬扯了下来,总算让眼前干净了一些,心里这才算舒服一点,累了一整天,也懒得关灯了,便什么都不想,脱了衣服之后,倒头睡下了。

    怪事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上半夜里,我睡得很香,简直就是广告里所说的婴儿般睡眠,够意思的是我还做了一个色色的春梦,满心欢喜的不行!梦里面我正在和一群姑娘们浑身赤裸追逐缠绵呢,突如其来的浑身一打冷战。

    这感觉好像醒了,又好像没醒,我的意识忽然之间变得十分清晰,耳朵里都能听到屋外的车辆路过声,脑海里正在做着的春梦甚至都还在继续,就好像只有我的意识醒过来了一样,我看着脑海里的那个“我”色迷迷的和一大群美女PK,羡慕的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