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家庭背景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7本章字数:2142字

    苏静云朝着大堂沙发区的方向走去,徐茵已经躲在那里朝她招手。

    这一次,苏静云没有理会她,只是冷着脸,握着手,一步步的朝那个仍兀自沉寂的坐在沙发上的男子走去。

    头顶的阳光陡然被人遮住,男子诧异的放下手中的报纸,然后抬头对着苏静云露出一口白牙。

    “姐,好久不见了,你还好吗?”他泰然处之的拥抱令苏静云僵硬的身体挺得更直,她似乎还没有从眼前的状况中回过神来。

    直到徐茵的抽气声远远的传来,她才惊讶自己的失礼,淡淡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颔首道:“静安。”

    苏静安,她同母异父的弟弟。苏静云的笑容有些勉强,不用仔细看便能发现那牵强的扯动的嘴角不过是面部表情罢了。

    苏静安放开了她,却没有退回自己的位置上,而是改为拉她的手说:“姐,妈说你好久没回去了,让我过来看看你,你过得好吗?”

    也许是因为一半血缘的关系,也许是因为他的手心太过温暖的关系,苏静云尴尬之余慢慢放松了下来,对他说:“你先坐下,我去请假,有什么事情回家再说吧。”

    她的弟弟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他来了,是不是意味着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或者已经发生了?

    苏静云抱着满腹疑云跟领班打了招呼,带着苏静安回家去。

    ————————————

    她的家庭很复杂。母亲带着当时五岁的她嫁给本市小有名气的房地产商。她一直觉得如做梦一般。

    后来他才知道所谓的继父早就已经结了两次婚,第二任的妻子还留下一个比她大一岁的女儿。这样的家庭组合,注定了矛盾与摩擦。

    人人都说母亲嫁过去是高攀了,她又何尝不觉得自己跟他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为了不让母亲难做人,她处处忍让,忍气吞声,但是苏慈雪,那个名义上的姐姐,简直是欺人太甚。为何有人可以拥有那么柔美的名字却那么歹毒的心肠?

    当时的苏静云完全可以用生活在水深火热中来形容,可是她不能反抗,更加不能找母亲哭诉。如炼狱般的日子直到传来母亲怀孕的消息时,终于有所好转。

    因为苏慈雪有了新的目标,她不再紧盯着苏静云不放,转而可以对付母亲。千方百计想让母亲流产。你能想象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拥有如此恶毒的心肠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吗?

    也许你们不知道,可是苏静云却真切的感受到了。每每思及此,她总是不寒而栗。

    她将手上的茶杯放到小几上,推到苏静安的面前。她有时候常想,静安真是命大,有那么恶毒的姐姐竟然还能活下来,不可谓不是奇迹。

    苏静安腼腆的笑着,显出一丝羞涩,却并不显得小家子气,反而落落大方的说:“姐,你不用麻烦了。”

    “那你来找我做什么?”苏静云不打算转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

    所谓的姐弟情深,是不会发生在他们这样的家庭的。即使苏静安的确亲苏静云比苏慈雪多一点,但是苏静云自认没有多余的爱可以给他。遂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十八岁那一年,她接到了H大的入学通知书,便只身来到了这座举目无亲的城市。但是,这里的空气是自由的,这里的思想是自由的,这里的一切都是陌生而开放的。

    她可以大口的呼吸,大口的喘气,用力的挥洒着自己的青春与激情,在陌生的城市里,寻找着一份属于她的温暖。

    苏静安开始显得有些无措,他没想到几年不见,苏静云依然如此的直接,直接的没有给他一点准备的时间,尽管他已经被逼的准备了很久很久。可是面对她的时候,他却心里没底,虚的很。他清了清喉咙说:“姐。”

    苏静云点点头,表示自己有在听。

    苏静安试图张了好几次嘴,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一直在那里踌躇不前。

    苏静云挑挑眉,并不逼她,有些事情,该来的始终逃不掉的。

    果真,大约十分钟之后,苏静安已经喝完了手中的水,细心的便会发现他的手有些抖:“姐,爸妈……”

    她没有接话。所有的对话仿佛已经在心底演练了千百遍,只等着有人把它变为现实。

    “爸妈说……你离开这么多年了……”

    苏静云在心底冷笑一声,表面却维持着平静淡然道:“然后呢?”

    “然后他们希望你能回去。”苏静安快速的说完愣愣的看着她。

    “哈,”苏静云终于发出一声嗤笑。

    “姐。”苏静安不放心的看着她,眉宇间竟是担忧。

    “静安,如果你还当我是姐的话就实话告诉我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别骗我,我要知道实情。”她凌厉的眼神令苏静安瑟缩了一下。

    “姐……”他只能怯懦的叫着。

    她突然软了语气道:“静安,既然他们叫我回去,总应该让我知道什么事情吧,否则,我怎么可能抛下这里的工作和朋友一走了之?”

    苏静安知道她说的是实情,只是话到嘴边,他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苏静云叹了一口气:“很抱歉,静安,既然这样的话,你明天早上就回去吧,我是不会回去的。”她铁了心,不想与他们之间有任何的关系了。

    七年了。整整七年了。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有了了断了。

    “姐,”苏静安还想说什么,但是在苏静云冷冽的眼神之下,无法言语。

    “好了,静安,明早就走吧。”

    语毕,苏静云便躲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整个晚上,她走在床上辗转反侧。脑子里闪过许许多多的镜头,快得她抓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你问我为什么?苏静云,那我就让你死的明白点,凡是你苏静云的东西,我都要得到手,你明白了吗?不管是成绩也好,男人也罢,只要你苏静云看上的,我都要得到手,我就是要你生活在一无所有的环境里。”

    “你这个疯女人,疯子,我讨厌你,讨厌你。”她发疯似的捶打着她。

    “你打啊,你打啊,让你那不知好歹的母亲看看你是怎么欺负我的,你打啊,打得再用力一点啊。”最后,她竟然抓起她的手使劲的往自己的身上招呼。

    苏静云傻了,愣愣的站在原地忘了反抗。甚至忘了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