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新婚夜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8本章字数:2222字

    就算苏静云做好了破釜沉舟的准备,然而面对满堂宾客的指责与次第亮起的镁光灯,她依旧有些慌了。这虽然是她要的结果,却绝对不是她要的效果。

    墨色的黑瞳带着笑意望着她,苏静云愣愣的看着冯硕。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为什么此刻还能笑得出来?

    冯硕低下头,附在她的耳畔说了一句什么。苏静云的脸色蓦然转白,又渐红,最后变成青白交错。手指抓着捧花,死死的。

    不时有难听的话传入她的耳里,她担心的只是母亲的难堪,可是层层叠叠的人影围住了母亲,她看不到。所以更加着急。

    头上的白纱突然被挑起,她感觉一阵刺目,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吻了她。

    冯硕带着温热的嘴唇如疾风暴雨碰触她的嘴唇,霸气的掠夺是她从未有过的体验,镁光灯闪的更快了,周围渐渐安静下来。

    苏静云本想挣扎,但是想起冯硕的话,便慢慢放弃了抵抗。这不是她的初吻,但是却是体验最深的一次。以前的那个人,是如何也不会表现出这样的霸气的,可是她就是着迷他的儒雅与温柔。而这一次,冯硕带给她全新的体验。

    久的他们的呼吸都彼此错乱,宾客的唏嘘不断,冯硕才气定神闲的放开了她。苏静云这才明白,原来投入的只有她一个人,他只是在演戏,演一场挽救所有人的戏!

    “各位,真的不好意思,”冯硕改为搂着苏静云的腰,又替她放下了白纱,这才道,“虽然大家的请柬上写的不是新娘的名字,但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请容我解释一下。因为我在出差的时候爱上了苏静云的小姐,后来才知道她是一直跟我们有生意来往的苏伯伯家的千金,于是我就向我爸妈提议,希望我能娶苏家的小姐,可是我爸妈弄错了,不知道苏家还有另外一位小姐,而我因为一直在外忙碌,也没细看请柬,所以才会出现了这样的误会。没错,我要娶得是苏静云小姐,这样大家明白了吗?”他笑语清风,三言两语便捏造了一个完美又浪漫的爱情故事。冯家公子邂逅苏家小姐,若非知道底下的那些肮脏龌龊事情,就连苏静云都会沉迷这样的王子与公主的故事。

    这个世界上没有王子与灰姑娘的故事。门当户对固然不是最重要的,但是却是维系婚姻的基础。所以她宁愿相信王子与公主,而不相信辛德瑞拉。

    雷鸣般的掌声骤然响起,苏静云知道宾客这是接受了冯硕的解释。看着母亲他们如释重负的脸,她觉得胃部一阵翻涌。

    耳边还回想着冯硕刚才说的那句话:你们苏家都是这样下贱吗?想当我的女人?那就乖乖听话。

    下贱,她是如此的下贱!不,她不是下贱,她是轻贱。但是她不想在他面前失去自己的自尊,所以她又逼着自己挺直了身体。

    冯硕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又在众人的吵吵嚷嚷中完礼之后,被拉着去敬酒。

    他们像是说好了似的集中火力进攻新娘,而苏静云一律来者不拒。好几次冯硕都看不下去想替她挡一下,但是他还没行动,她却已经喝下肚。

    久了,他也懒得管她,这么喜欢要强,那就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

    苏静云吐得一塌糊涂。从酒宴散席之后她就一直蹲在厕所里大吐特吐。胃里的苦胆都快被要吐出来了。嘴巴苦涩的感觉不到其他任何味道。

    整张脸都皱在了一起。她坐在地板上,连举手擦拭一下脸上的污秽的力气都没有。她忘不了冯家对她的百般刁难与羞辱,但是她不在乎。而冯硕那冷漠的眼神,她也可以当做没看到。这不过是一场利益的联姻。他们苏家还是占了大便宜的。毕竟只要她嫁了,苏家就安然度过危机。

    不管以前发生了什么,都无法改变这样的结果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当口,门外传来用力的敲门声。

    苏静云受不了的喊道:“别敲了,我没死。”

    门外果然安静了,但是很快又响起来了:“如果你好了,就赶紧出来。”

    苏静云的喉头一紧,是冯硕!她的意识开始变得清晰起来。他还在外面,今晚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想干什么?她的眉头都快打成十字结了。泛白的手指抓着浴缸的边缘却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浑身上下使不上力气。她就像一滩烂泥似的瘫软在了地上。

    “苏静云,苏静云!”冯硕以为她晕过去了吗,那么大力,苏静云浅笑着想门板要何时才会被打破。

    可就在下一秒,厕所的门就被用力的推开了。她的笑容僵硬的挂在脸上,看着怒气冲冲站在门口的冯硕。

    “你还能笑?”冯硕看到她的笑容不知为何心突地一松,接着又立刻板起了脸说,“你还能笑得出来?”

    “我为什么笑不出来?”苏静云咧嘴对着他说,“谁让你进来的?谁说你可以进卫生间的?”她的语气不像质问,倒像是有点耍无赖,又带着撒娇的娇憨。尤其是因为喝了酒而酡红的双颊,不正常的嫣然绯色,像两颗樱桃似的点缀在她有些婴儿肥的柔润的脸上。

    然而见她坐在地上,冯硕的脸一沉,阴鸷的说道:“你还打算在里面呆多久?”

    “嘻,”苏静云又一次咧嘴傻笑,“我也不想呆了。”

    “那就给我出去,”冯硕冷硬的线条没有一丝柔和,居高临下的盯着苏静云,仿佛他是天,而她只是低到泥土里的一粒小尘埃。

    苏静云倔强的望着他,嘴里嘟囔着,但却坚定的摇了摇头,不满的发出抗议道:“你不要乱动好不好,你晃得我眼花。”

    冯硕一愣,紧接着就明白她在说什么了。这女人,原来是醉糊涂了!

    “你……”他伸出脚踢了踢瘫软的苏静云,她却不耐烦的一挥手,喝道,“不要烦我,我要睡觉。”

    他差点没被气死,一双厉眼死死的盯着不断往下滑的苏静云。换了衣服的红色旗袍前襟上满是污秽,脸色近乎苍白,眉心纠结,浑身不舒服。他冷着脸说:“要睡回床上去睡。”

    苏静云不耐烦的挥挥手:“让我睡一会就好,睡一会就好,我走不动……”声音越来越弱,直至完全的默声。

    她竟然……竟然睡在了卫生间的地板上?!冯硕死死的盯着睡死过去的苏静云。觉得自己有力的一拳就像是打在了软软的棉花上,丝毫没有着力点。

    这就是他们的新婚夜吗?怒到极点,反而不生气了。冯硕蹲下身来观察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