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生命中的阳光(二)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8本章字数:2467字

    就在她快绝望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自行车刹车的声音,自行车的轮胎与柏油马路的摩擦,发出悠远的吱声。

    苏静云吓得将书包抱在胸前,然后转过身来。接着她就看到了那个坐在车上,用脚掂地的男人。

    小麦色的肌肤仿佛与身后的黑暗融为一体,看不真切,雪白的耀眼的白衬衫却仿佛一座伟岸的灯塔,像一座不朽的丰碑,深深刻进了苏静云的心底。

    “苏静云,你怎么还在这里不回家啊?”他的声音很好听,就像山间的清泉叮叮咚咚敲进她的心底。他已经过了变声期,音质却保护的很好,并不像女孩子那边清脆,却很干净,清爽。就像他的人给人的感觉,一样的清爽,很难让人讨厌。苏静云的戒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放了下来。

    “你认识我?”她显得很诧异。不由得仔细打量起他来。

    那男生似乎也没想到苏静云会是这反应,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静云歉然道:“对不起。”她对外人的一切都不是怎么关心,所以。很抱歉。她无辜的眼神就像迷路的小鹿,让人无法狠心伤害。

    只听那男生说:“对,我认识你,我姓辛,叫辛阳,是你们班主任的儿子。”

    是了,他一说,苏静云就想起来了,班主任是教数学的,有几次留下来补课因为要辅导的学生实在是太多了,他的儿子,学校成绩最拔尖的骄子,已经被保送市里最好的高中的学生,就会来帮他们补习。

    她远远的观察过几次,但是那时候他总是被一群女同学围着,她成绩很好,也没什么不懂的问题,久而久之,竟是一次也没有与他打过照面。没想到他却记得自己,苏静云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出奇的望着他。大抵所有年少的女孩心底都藏着一个白马王子,那样青涩的年代,少年男女之间隐秘的心动与喜欢,往往羞赧于用最直白的语言表述,所有青涩的爱恋都藏于心底,然后有一天如春雨滋润般生根发芽,这也许是那个年龄独有的情愫流露,成年人无论如何复制不来的纯真画面吧。

    辛阳似乎已经反应过来了,指着车子后座对她说:“你家住在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苏静云看着他那辆漂亮的山地车,看来他的家境应该很好。有传闻说,他的母亲,他们班主任的老婆,是一家大集团的企业千金,位居高层,却独独看上了一个心酸的教书匠。所有的爱情必然要带上浪漫与唯美的色彩,才能称之为可歌可泣。苏静云不解他的家庭背景,也不想了解,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你这么晚还在这里?”

    然而她不知道,这一刻开始,命运早已向他们伸出了双手。

    “学校晚上有补习,下课晚了。”辛阳浅笑着说。

    “你都保送了,还上什么补习啊。”她有些不以为然。

    辛阳没有说什么,微笑的看着她。苏静云扁扁嘴,终于朝他靠近。

    苏静云走进了才发现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会出现两个浅浅的酒窝,她一直都以为男人有酒窝会很难看,但是没想到他却可以有的那么好看。他的牙齿很白,笑容特别温暖,苏静云终于安静的坐了上去,说了声:“谢谢。”

    他说:“坐好了。”车子便转了起来。

    苏静云不是第一次做自行车,记忆中在她很小很小的时候,爸爸也经常带她坐,只是那时候是坐在前面,而现在,她像个电视里的女孩一样,坐在一个男孩的后车座,朝家而去。如果这个男孩,是她喜欢的人,她会不会觉得很幸福?

    苏静云也不知道为什么十五岁的她,第一次有了这样的念头。

    她家的距离有些远。辛阳一个人骑车有些累,所以速度并不快,他总是找话题与她聊天,静云却三言两语就回答了。气氛一度很沉默。直到一个下坡的时候,因为他没有掌控好车速,车子挤在了路中间的一个小石子上,要不是他身高够长,快速用脚撑地,他们连人带车都会狼狈的摔在地上。

    苏静云的手紧紧的环上了他的腰部。她只是本能的寻求保护。

    等到车子停稳了之后才听辛阳说:“对不起,你没事吧?”

    苏静云第一次羞涩的红了脸,垂着头轻轻的摇了几下,放在他腰间的手也默默收了回来。

    他似乎并没有发现这一段插曲,听到她没事之后便小心的朝她家而去。

    两人都没有在交谈,但是却仿佛有一股淡淡的香甜志气慢慢渗入他们的肺腑,在这样的夜里,回味悠长。

    距离她家还有一段路的时候,她就让他停车了,闷闷的说了声:“谢谢。”

    他笑笑:“小事,你快点回去吧,不然你爸妈该着急了。”

    苏静云刚想反驳我没有爸爸,张嘴还是忍住了,说:“好,你回去的时候也当心点。”然后她转身离去。

    虽然知道不可能有人会等她,但是她仍是不想让人看到他,也许,她开始第一次有了女孩的秘密。她不经意的回头,才发现辛阳依旧在原地看着她,看着她的背影慢慢淡出他的视线。这就是被守护的感觉吗?十五岁的苏静云,微微的拧紧了自己的眉头。

    许多年后的那一天,她才从那个男孩的口中得出,我,不想看到你的背影那么的忧伤。

    她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才发现母亲站在门口发疯了似的跺脚,一看到她便狠狠的扑了上来,抱着她瘦小的身体哭着说:“静云,你这孩子,怎么回来这么晚?路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是不是遇到坏人了?为什么不跟姐姐一起坐车回来?”

    那是母亲再嫁之后苏静云第一次看到母亲为她流泪,原本她以为她的母亲,再也不会为她流泪了。她靠在母亲的怀里,想,也许母亲还是爱她的。

    就为了这一次母亲的关心,苏静云自己都没有想到在以后的这么多年里,这会成为她永远的牵绊与割舍不断的情谊。

    从此以后,她开始不再晚归。但是,仍是拒绝了与苏慈雪同车的建议,因为,那个叫辛阳的男孩,成了她生命中的第一缕阳光,为她的头顶,撑起了一片短暂的蓝天。

    在那之后的每个傍晚,这个被保送的男生就会等在校门口,用稚嫩的肩膀,为她负担起回家的风雨旅程。

    那段时光,也许是她人生中美好的起点。二十五岁的苏静云回想起前尘往事,宛若梦一场,那是起点,也是终点。

    美好的时光定格在期末的结束,过了暑假之后,他便是市一级高中的学生。

    她的成绩虽然好,但是距离保送,还是有距离的。如果中考考砸了,是不是就意味着他们之间的距离会变得遥远而陌生?

    时间也就这样悠悠的过去了。纵然透明的阳光,纵然蔚蓝的天空,都还和十年前一模一样,年华却稍纵即逝。然而,逝去的是年华,逝不去的是记忆。

    流年似水,封存着太多的往事。纵然那些,已经是散落在时光尽头的碎片,但此刻,却依然像鲜活的画面,无数的碎片穿透纷纷的魂魄,在脑海中一片片自动组合成图——一幅岁月出品的记忆拼图,重新上映着青涩年华时的一幕幕场景与剧情。

    那个伴随他成长的少年,现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