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扣车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8本章字数:1784字

    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冷静。如果硬碰硬,吃亏的就只有他而已。于是他继续放软了姿态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明天立刻就去大队处理,现在天这么晚了,人家也早就下班了啊。”

    交警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想必也刚出来不久,见冯硕态度良好,而且真的面有难色,裤兜里的手机响个不停,为难的说:“这样吧,我先打电话请示一下。”

    “好,好。”冯硕点头。

    “喂,吴队,对,我这里扣了一个车,超速,闯红灯……但是他说有急事……”交警一边说一边看着冯硕。

    冯硕点点头,表示知错了。不过态度却是不卑不亢。既不显得巴结奉承,也不高傲无礼。

    “你说车牌啊。我看看。”

    “没错。行。”没想到说道最后他竟然将手机递给了冯硕,眼神怪异。

    冯硕一听吴队,其实已经心下大喜:“吴队,我是冯硕。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这次是我糊涂了,对不起对不起,我现在真的有急事,好好,我明天一定去队里负荆请罪,谢谢谢谢。”

    交警了然的目光停留在冯硕的身上,冯硕也不介意,收下了他开的罚单,临走还不忘致歉:“警察同志,给你的工作带来不便,请谅解。”

    终于,这交警乐呵了,拍拍他的肩膀说:“下次注意了。”

    冯硕的车子终于走了,不过他知道明天是跑不了了,不单是因为要去队里交罚款,还要跟吴东的妹妹吃个饭。

    说起吴东,也真是不打不相识。要不是他违规次数实在太多了,也轮不上见他。这一见不要紧了,最要紧了两人见了颇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慢慢的也就混出哥们友情来了。男人的友情总是很奇怪,不像女人,除了逛街购物聊八卦,这一来二去的,就成闺蜜了。男人的友情,也可以是从打架中滋生出来的。

    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慢慢的,吴东就看上了自己单身,非要给自己介绍他妹妹,他妹妹长得如何的貌美他是不关心,只是这次他卖了这么大的人情给他,势必是推不掉了。不过现在,他可不是单身了,所以,只能对吴东抱歉了。

    想起这个,他就想起了苏静云。第一次见苏静云的时候,她平和而安静,第二次见她的时候,坚持而固执。她就像个多棱镜,每一面,都是不同的风采。

    只是,冯硕想,自己与她,注定了是两条平行线。不因为胁迫的恨,也不因为无端的怨,只是他的心,再容不进第二个女人。

    天已经黑了,霓虹灯仿佛不灭的璀璨烟花,四处站放在城市夜空,将黑夜点缀成一个缤纷世界。路灯将道路两边淡墨色的梧桐投照在他的车身上,一片明明暗暗的光影斑驳晃动。

    他驾驶的汽车就像大海中的一叶小舟,很快消失在车海中。

    苏静云做了一晚上的梦,梦中的无助像一张黑暗的大嘴吞噬了她。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还是昏昏沉沉的。

    她从张嫂那里知道了冯景堂最讨厌酱瓜的味道,所以也不再有闲心为他们准备早餐了。

    “早。”她很是诧异的站在楼梯上看着坐在下面吃早餐的冯景堂和王芳,那句爸妈却怎么也叫不出口。只能尴尬的杵着。

    “杵在那里干什么?快坐下吃早饭。”王芳招呼她。精致的头发盘的一丝不苟,相比她,显得气质出众许多。出自名门的女人,必然有她的体态仪容。

    苏静云有些心虚的在他们面前坐下来逼着自己喊了声:“爸,妈,早。”

    冯景堂抬头看了她一眼,视线又回到报纸上。

    王芳没说什么,苏静云松了一口气。

    “苏小姐,”王芳突然说,“有些事情,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啊,”苏静云吓了一大跳,赶紧道:“叫我静云就可以了。”

    王芳点点头:“静云,你们家的情况我们都清楚,现在的情况你也清楚,我们可以打开天窗说亮话对不对?”

    苏静云沉默的点点头。他们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我们冯硕本来要娶的是你姐姐苏慈雪。”王芳顿了顿,看了看苏静云的脸色,“你爸爸答应将苏氏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转让给我们,作为我们挽救苏氏的报酬。”

    苏静云眼睛都没眨一下。

    王芳继续道:“但是最后嫁过来的人却是你。”

    苏静云淡淡的微笑,表示知道了。那又怎么样呢?她关心的是:“那我跟冯硕有名无实的婚姻要维持到什么时候?”

    对她这不卑不亢的态度王芳倒是挺欣赏的:“我们冯家虽然算不上什么官宦人家,但是在这个地方上还是有头有脸的。”

    苏静云点点头,表示对这样的状况很清楚。

    “所以,我们接受不起离婚的负面影响。”

    苏静云蓦然睁大了眼睛,然后有些生气的说:“你开什么玩笑?”

    不离婚,难道要困住她一辈子吗?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王芳正色道,“阿硕不会爱上任何女人,所以这个过程中你可以放心,只要你不爱上他,那么三年之后,你们就可以低调的离婚。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

    三年,也对。三年之后,媒体肯定转移了目标,这样,他们就可以解脱了吗?可是凭什么要三年?苏静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