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回程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8本章字数:2020字

    “一年不行吗?一年之后,我们安静的结束,难道不可以吗?”

    “当然不行。”王芳看了自己的老公一眼,“你以为媒体会那么容易放过冯家吗?”

    静云明白了,原来他们要的只是一个女人,一个身家清白,上得了台面的女人,最后还能自动离开不惹麻烦的女人。她的神情陡然变得怪异,视线在王芳与冯景堂之间默默来回。

    守着这样的婚姻,有意思吗?

    “那要是他根本就不想见到我呢?”苏静云想起冯硕的眼神,就觉得不寒而栗。他根本就不是那种容易让人亲近的男人。

    “这个你放心,我有把握他一定会让你靠近的。”王芳说得笃定,苏静云却迷惑起来。明明说不会爱上她,又为什么会让她靠近?

    “为什么?”

    “这个你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你现在是冯家的媳妇,你的一举一动都代表了我们冯家,所以你要收敛你的行为,不要丢了我们冯家的面子。”王芳高傲的神情仿佛在宣示着能成为冯家的媳妇应该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就这么简单?”苏静云想,只要卖给他们三年,一切就都解脱了。

    “是的,就这么简单。”王芳打量她的目光总是带着一种深邃,这让苏静云很奇怪,她好像是透过她,在看另一个人。

    “那我知道了。我会好好扮演这个角色的。”

    “对了,几天跟冯硕去把结婚证领一下吧。”一直未开口的冯景堂突然说道。

    “为什么?”这样不是很好了吗?她当三年的媳妇,为什么还要去领那个该死的结婚证?

    “你怎么这么多为什么?”王芳有些气结。

    “难道你以为我们会做无把握的投资吗?”冯景堂的语气不容置疑。苏静云终于知道这个客人有多难缠。如果他是在他们酒店,她一定会拿出最专业最甜蜜的笑容来。可是现在,她真的没有力气也不想去讨好他们。

    他的意思很明确,就是怕她突然跑了,那么所有挽救苏家的努力已经冯家就会名誉扫地。

    于是,她不再挣扎,直起了身体说:“好的,我知道了。”

    “那这几天就回H市吧,阿硕这段时间都会在那里。”冯景堂刻意看了她一眼,好像在探究什么。

    苏静云没有意见,神情平静的上楼去了。

    三年。三年又三年。这就像是一个轮回,是不是在预示着什么?

    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是苏静安打来的。

    苏静云按了通话键:“喂,静安。”

    “姐,晚上有空吗?回家吃饭吧,妈说想见见你。”苏静安平和的声音传来,就像一道枷锁牢牢的锁住了苏静云欲离开的脚步。

    她抿嘴笑了笑:“不回去了,今晚上要陪他们吃饭。”

    “姐,他们有欺负你吗?对你好吗?”苏静安的嗓音透着浓浓的担心。

    她失笑:“静安,他们没有虐待我,我很好,你别担心了,帮我告诉妈,让她也别担心了。我过几天就要回H市去了。你们好好保重。”

    “什么?你要回去了?为什么?”

    “因为你姐夫在那里啊,我当然要夫唱妇随了。”苏静云尽量说的俏皮,似乎还有淡淡的幸福。

    车子在傍晚的时候进入H市,苏静云对司机说:“麻烦你送我回我住的地方。”

    此时放在她口袋里的手机叮叮当当的响起来,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略带疑惑的说:“喂,你好,我是苏静云。”

    “是我,冯硕。”

    他的声音,就这样毫无防备的穿透时光的距离,生生的传进她的脑海里,她有些懵了,拿着手机的手也有些垂软:“你……”

    “你怎么还没到?”他先声夺人,语气是不容置疑的强烈。

    苏静云冷静了下来,淡淡的开口道:“对不起,我想先回家一趟拿点东西可以吗?”

    “你的意思是你不过来了?”冷硬的,完全找不到一点感情,就像是对着机器说话一样。

    苏静云咬了咬自己的嘴唇,脾气也上来了,用比他还冷的声音说:“是的。”

    冯硕没有说话,他们都沉默了。

    最后,冯硕说:“随你便。”便挂了电话。

    这就像一场冗长的赛跑,谁先放弃谁便输了,苏静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对司机道:“去我那里。”然后报上了自己的地址。

    司机不再多言,直接调转车头,车子往来的方向开去。他们一个住在城南,一个住在城北,可算是天各一方。

    经过酒店的时候苏静云本来想让司机停一下的。后来想想还是算了,直接开回了家。

    拒绝了司机帮她将东西拿上去的好意,她径自拿着为数不多的东西上楼了。

    回到自己的小屋安顿好之后已经接近晚上九点了。她用毛巾包着湿漉漉的头发穿着睡衣蹲在冰箱前,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重重的叹气。

    她打开母亲给她的袋子,才发现里面不但又水果,零食,还有几个菜,做好了用保鲜盒装着。摸起来的时候还有点温热的触感。她难得的笑了。拿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下面压着一张纸条:静云,热热再吃。虽然没有署名,但是苏静云知道是宁墨香写的。

    说不感动是假的,说有多感动也是假的。她的心弦,只是微微的被触动了一下。

    拿着盒子去厨房的微波炉加热,今晚的晚饭有着落了。

    正当她捧着饭盒坐在沙发上大快朵颐的时候,门铃却不合时宜的响了。除了吴娉婷,没有人知道她今天回来。而且她有个狗鼻子,每次她吃饭的时候总会出现。

    想着,她便任命的跑去开门,身上的衣领也开得很大,头上包着的毛巾随着她的动作开始变得歪歪斜斜。于是她的嘴里叼着一块糖醋排骨,一手扶着快要掉下来的毛巾,一手开门,口里还含糊不清的喊道:“娉婷,你来的……”

    正是时候。四个字随着看到门外站着的人的时候,变成了剧烈的咳嗽:“咳咳,咳咳,咳咳咳……”苏静云狼狈的扶着门框咳嗽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