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深夜访客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8本章字数:2249字

    咳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口中的排骨却卡在了喉咙里,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神情痛苦而狼狈。

    一双温柔的手轻轻拍在她的背脊上,几个规律的来回之后,那坏事的排骨终于吐了出来。

    苏静云涨红了脸看着他说:“周……周博士……你……你……你怎么来了?”她说的结结巴巴,脸色通红,头上的毛巾终于俏皮的滑下,一头乌黑湿润的头发倏然披露下来,垂在她洁白的脖颈上。

    她骤然一低头,才发现睡衣的领口开的太大了,立刻用手收拢,惊恐的后退了一步,神情紧张的说:“咳咳,周……博士……我……你……”

    周向林倚在门边,含笑看着苏静云手忙脚乱的整理自己,他的脚边还留着她吐出来的那块排骨,样子极其委屈。

    “我,你?我怎么会来?”周向林微笑着接口道。

    苏静云点点头:“你怎么知道我在家?”

    没想到周向林却淡淡的耸耸肩说:“我看你屋子里的灯亮着,所以上来碰碰运气。”

    “你怎么会知道我屋子里的灯亮着?”苏静云皱眉看着他。

    “刚好路过。”周向林云淡风轻的说道,然后用力的嗅了嗅,说,“你在吃饭吗?好香。”

    她脸色一红,侧开了身子说:“先进来再说吧。”

    周向林没客气,只是指着光可鉴人的地板说:“需要换鞋吗?”

    地板苏静云刚拖过,发出铮亮的冷光,听到周向林这么说,她立刻俯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新的拖鞋来:“换这个吧。”因为她实在不想再拖一遍。

    周向林一进来,这套六十平米的公寓就显得拥挤了起来,苏静云指着沙发说:“你去坐一下,我……我先换个衣服。”

    他依言坐下,苏静云钻进了自己的房间。

    周向林靠在沙发上打量着这间简单却布置的温馨的房子,有些茫然。他脱了西装外套,才显得不那么拘谨。

    其实他不是路过,而是自从她离开之后,只要有空,便会开车来到她楼下,望着那黑漆漆一片的窗户,抽一根烟,坐半小时,然后驾车离开。

    她就像那悄然绽放的小雏菊,乍看之下并不起眼,但是却无法让人忽视她的存在。久而久之,竟像是在心底生了根,一日不品,便觉有些不对。

    今晚,当他如往常一样点了一根烟的时候,一抬头,却意外的发现她屋内的灯光亮了。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很唐突,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脚,便上来了。

    而今,他坐在这里,竟觉得温暖。应该说一直以来,都知道她很温暖吧。所以让人忍不住靠近。

    他面前的小几上放着几个饭盒,菜色丰富,看了便让人胃口大开。

    苏静云很快就出来了,换了一套家居的运动服,脸色还带着可疑的红晕,头发随意的垂在脑后,对他说:“你吃饭了吗?没吃的话一起吃吧。”

    周向林点头:“那我就不客气了。”

    苏静云怔忪了一下,很快跑进厨房拿来干净的碗筷,碗是瓷碗,筷子却是一次性的。她没有招待过同事到自己的这里来过,所以很抱歉的看着他说:“不好意思,这个,你将就一下吧。”

    周向林不介意的接过来:“是我不好意思才对,这么晚打扰你。”

    他们上一次的离别,止于那一个意乱情迷的吻,一想到这个,苏静云的脸便不自觉的烧起来,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没……没关系。”

    “嗯。这个很好吃。”仿佛陷入尴尬的只有他一个人,周向林捡了个糖醋排骨说,“真好吃。”

    “喜欢吃就多吃点吧。”苏静云赶紧收敛了心神,招呼他吃。

    两个人,各自占据着一方沙发,面对面坐着,中间是一盒盒被打开的食物,两人安静的吃着,并无生分,反倒像是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一般,默契而和谐。

    “这个是你做的吗?”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周向林放下筷子道,“你的手艺很好。”

    苏静云脸色一阵发白,手上的筷子没抓稳,掉在米黄色的地板上。

    她俯身去捡,周向林见她神色异常,忍不住关心道:“对不起,你没事吧?”

    她突然粲然一笑,将筷子放在小几上,歪头说:“周博士,我们是朋友吗?”

    周向林不明所以,仍是用力的点点头:“当然。”

    “那可不可以请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啊,不好意思啊,谢谢啊,这些话多见外啊。你说你从刚才到现在,都说了几次对不起了?”

    周向林抿嘴一笑,紧张的情绪也放松下来,不再开口。

    苏静云满足的站起来:“我先收拾一下。”

    “我帮你吧。”周向林也赶紧站起来,手飞快的往桌上的餐盒而去。

    “不用不用。”

    他们的手指不可避免的碰在一起,苏静云仿佛被烙铁烫了似的赶紧收回手,神情泱泱的道:“你坐着吧,我自己来。”

    “咳咳。”周向林不再坚持的坐下来,一时间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末了,周向林说:“静云,我叫你静云可以吗?”

    “可以啊。”苏静云如愿的猫在沙发上,笑的简单,“名字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人叫的。”

    周向林道:“那你以后也叫我向林吧,不习惯你叫我周博士,不然我的名字不就失去意义了啊。”

    苏静云张大眼睛看着他,微微一笑,并不表态。

    他说:“静云,下个星期六我们学校登山社组织学生去爬山,你要不要一起去?我听吴老师说你以前就是登山社的。”

    苏静云的眼睛蓦地一亮,接着一暗,坐在沙发上抿嘴摇头。

    “为什么?”周向林挑了挑眉。

    “嗯。”苏静云想了想说,“我很多年没有爬山了,体力早就不行了,而且我下个星期可能要值班,你知道,我请了几天假。”她说的很婉转,但是原因真的是因为这样吗?

    她黯然垂下的眼眸,盖住了所有的心思。

    “爬山对身体好,其实是这样的,是因为有个女同学去不了了,我们社团少了一个人,这队伍分配不好……”周向林点到为止,继而有些祈求的看着她。

    苏静云愣愣的看着他,这样无辜的表情,好像很多次出现在她的面前,令她毫无招架能力。

    她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竟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好吧。”

    周向林惊喜一笑,怕她反悔似的站起来道:“那这样的话,我先走了,到时候我打电话通知你。”

    真的,苏静云已经反悔了。然而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于是她只能说:“好,我送你。”

    “不用了,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苏静云靠在窗台上,看着他的车子离开。久久的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