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不能曝光的感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8本章字数:2085字

    “干什么?”苏静云的声音一下子就充满了戒备。

    惹来冯硕的冷哼:“你以为我会把你怎么样吗?”

    “那可说不定。”苏静云小声的嘀咕。

    “你说什么?”

    “没什么,你……到底找我有什么事情?”苏静云想,她可以维持这段婚姻长达三年的时间,但是前提是两人相安无事才好。

    冯硕冷声道:“苏静云,别忘了我们是有协议的,如果你不想遵守游戏规则,就提早退出,我没功夫陪你浪费。”他顿了一下,还没等苏静云开口,又接下去说,“在家等着,我晚点打给你。”他就像下达命令的长官似的,说完便不再废话一句。

    冯硕赶在交警大队下班前将罚款悉数上缴了,这才免了被扣车的危险。

    刚在在里面的时候,吴东还跟他开玩笑说:“我说冯硕啊,要不是看在你小子有可能成为我妹夫的份上,就你那违法乱纪的车技,不扣车我都觉得对不起广大的人民群众。”

    冯硕笑笑:“晚上请你喝酒赔罪。”

    “这还差不多。”

    他本来想带着苏静云直接过去让吴东瞧瞧,也好让他死了那份心,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会不会让他妹妹难堪?于是他决定吃过晚饭后再去找苏静云。

    ——————————————————————————————

    当苏静云终于从拥挤的公交车上挤下来的时候,只觉得后背都快湿透了,强大的人流造成的闷氛围令她喘气都有困难。

    背着自己的小包快步往小区赶去,没想到在小区的门口却遇到了楼下的关奶奶。她急忙迎了上去:“关奶奶,发生什么事情了?”

    一头汗水的关奶奶看到苏静云就像看到了救星似的,一手抓着她的手,一手托着身后的孙子道:“静云,你回来了啊,我孙子小虎发烧了,整个人都糊涂了,我没办法,所以想送他去医院。”

    苏静云脸色一变,摸上小虎的额头,立刻滚烫的放手:“关奶奶,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拦车,你等我。”苏静云不放心的一步三回头跑到马路上拦车。

    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计程车很多都要进行上下班交接,根本拦不到,苏静云急的跳脚,最后,眼看着一辆空车开过来却没有停下的趋势,她又望望那边的小虎,一狠心,身体猛然往外一战,双手大开的站在马路中间。

    司机见突然冲出一个人来,吓得赶紧刹车,苏静云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还没等她开口,上面的司机就探出脑袋来说:“小姐,你搞什么?”

    司机有着一张四四方方的国字脸,显然也是吓得不轻,苏静云急忙跑上去道歉道:“师傅,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有孩子生病了要去医院,我……”

    “什么?有孩子生病了?来来来,快上车。”没想到这司机竟然是个热心肠,一听她这么说,立刻将车门打开了,苏静云松了一口气,千恩万谢的跑回去帮着关奶奶将小虎抱了过来。

    计程车马上朝着最近的医院开去。

    车里,苏静云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司机的工作证,然后道:“刘师傅,真不好意思,要不是事情紧急,我也不会这样。”

    那刘师傅反倒不好意思笑了:“没关系,是我的问题,刚打电话回家,没看到路边有人。”未了,还不忘安慰后面的关奶奶说,“大妈,你别着急,我知道有条近路可以直接去医院,很快就到了。”

    关奶奶紧张的神情终于微微松动:“你们真是大好人,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苏静云笑笑,世界上还是好人多的。人心总是向善的,因为爱,我们变得坚强。

    医院真的很快到了,苏静云从钱包里抽出钱来。刘师傅说:“不用了不用了。”

    “那怎么行,今天谢谢你了,刘师傅,收下吧。”

    “哎,好吧。”刘师傅帮着关奶奶将孩子抱下来之后,终于还是收了钱,然后开车离去。

    苏静云道:“关奶奶,小虎我来抱吧。”

    一个八岁的男孩真的有些重了,苏静云抱着他的时候都感觉有些气喘吁吁,不知道关奶奶那迟暮的身躯是如何支撑起他的?信念,是多么可怕的东西。

    ————————————————————————————————

    吴娉婷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望着那还未完全阖上的房门,心蓦地沉了。

    “娉婷,你别这样。”刚刚,在办公室的时候,他始终距离她三步远,不让她靠近。

    她犹如一名认真而谨慎的学生,有些彷徨的站在那边,望着近在咫尺的成熟面容,假装镇定的说:“李教授,请问你找我什么事情?”

    他将手上的一叠资料交到她的手上:“吴老师,这里有个区级教师技能比赛,你准备一下将方案发到各个班级。”

    吴娉婷固执的望着那个朝思暮想的男人,始终没伸手接。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镜片反射出冷冽的寒光,掩藏了那浅褐色的眸底深处所有的喜怒哀乐:“那我放在桌子上了。你有空好好看看。”

    “李骏!”她上前一步,大声的喊住他。

    他的步子稍稍停顿,却始终没有转过身来,只是有些无奈的说:“还有什么事情吗?”

    她的身体猛然贴上他的后背,双手紧紧的环在他的腰侧,脸回来的摩挲在他挺拔的背脊上,语带哽咽的道:“难道我们这样不好吗?为什么你连这样的要求都不能满足我了?我爱你啊,我爱你,李骏。”

    说道最后的时候,她几乎是泣不成声,为何爱情会让一个曾经骄傲的女人变得如此的卑微?卑微的只希望他能回头看她一眼,看到他眼中还有她的存在?

    李骏的背影一僵,本想挣脱她的手变成了死死的覆盖在她的手上,娉婷反手抓住他的,哽咽的道:“我知道你也是爱我的,我不在乎名分,就让我这样爱着你好不好?”

    如果早知道这份爱会让她变得这么不可自拔,当初,她还会爱的那么义无反顾吗?可是年轻与青春给了她任性的资格。

    为了这份任性,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她自找的。所以,她不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