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去而复返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9本章字数:2349字

    “咳咳,”苏静云觉得脸上的温度又开始升高起来,她再次拒绝道,“没,没关系,我等下洗也是一样的。”

    她的尴尬周向林全部看在眼里,也知道她的别扭是因为什么,于是大方的道:“我帮你煮好了就走,不用担心。”

    苏静云笑得比哭还难看:“周博士,我不是这个意思。”每次她看到他的时候,都会有小小的紧张和异样的情愫,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姜汤煮得很快,苏静云依言乖巧的喝下,天知道那个生姜的味道刺激的她想再次飙泪,然而这是他的一番心意。

    周向林接过她的碗说:“你没忘记跟我的约定吧。”

    “约定?”她显得有些茫然,脑子精光一闪,“星期六。”

    “不错。”周向林道,“我怕你忘了,所以来看看你。”

    “呵,不好意思。”她说,“没忘没忘,一直记着呢。”

    “那就好。”周向林看看她的神色,“你家里的温度计放在哪里?我看看你有没有发烧。”

    “应该没有。我壮的——阿嚏——”跟头牛似的——

    “这样不行,要是不及时治疗你会过得很辛苦的,还是看看吧。”

    事实证明,他是对的。她真的发烧了。38°2。虽然不是高烧,但是也确实能列入发烧的行列了。

    周向林叹了一口气,看着她空空如也的医疗箱道:“我下去帮你买点药。”

    “真的不用麻烦了。噢,我想起来了,我房间里还有几片泰诺,我等下洗完澡就会吃的。”

    “真的?”

    “真的。”苏静云三指并拢做朝天状,“周老师,请相信我。”

    周向林终于不再坚持:“那好吧,这两天你好好休息,星期六我来接你。”

    “好。”静云乖巧的点点头。

    “不用送我了,我自己下去就可以了。”

    但是苏静云还是跟在他的身后打算送他出门。然而他们都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大门打开的时候,周向林看到一个男人正打算按门铃。

    他的西装随意的搭在左手上,手指上还挂着一个塑料袋,右手正按在门铃上。

    “冯硕?!”苏静云从后面探出脑袋来,惊呼了一声。

    冯硕的视线从周向林的身上转到苏静云的身上,又从苏静云的身上转到周向林的身上,最后他的唇角露出一个讥诮的笑容,虽是看着他,话却是对苏静云的说的:“难道你不为我们介绍一下?”

    苏静云有些后怕的看着他铁青色的脸:“……”

    半晌无语。

    他们在门口的三方对峙并没有持续多久,周向林便率先打破了沉默,他大方的朝着冯硕伸出手道:“你好,我是周向林,很高兴认识你。”

    他笑笑,与他重重一握:“你好,我叫冯硕,是她的——丈夫。”

    最后两个字他说的极轻,苏静云的心头却重重的一击,蓦然瞪大了眼睛。

    但是周向林表现得比冯硕想象中镇定,他只是微微扬了扬眉,便沉着的说:“幸会。”

    男人的较量往往从不经意的举止中可以体现出来。苏静云虽然看不到但是却觉得周遭变得压抑起来,她有些头疼的抚了抚额角说:“你怎么又回来了?”

    “这是我的家难道我不应该回来吗?”

    周向林的眼神又深沉了几分,苏静云想解释,最后才发现这解释多少显得无力,索性不做声。

    “看来冯先生是为静云买药去了,也好,我正想去替她买,现在也省了,那就麻烦冯先生看着静云吃下去吧。”

    “这是自然。”冯硕越过他,走进屋内,将外套往衣架上一挂,便驾轻就熟的往厨房走去。

    苏静云无奈的说:“对不起,周博士,他……”

    周向林点点头:“没关系,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嗯,好,谢谢。”

    而今,苏静云不知道还能说什么,她觉得头更加疼了,忍不住转身对冯硕咆哮道:“你发什么神经?”

    “吃药。”冯硕一手拿着几颗花花绿绿的药丸,一手拿着一杯纯净的白开水,“快点。”

    “我不吃。”苏静云嫌恶的别开头,她最怕的就是吃药了,那些药丸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咽不下去,含在嘴里便会化开,然后就变成了苦涩。她受不了。所以能不吃就一定不吃。

    冯硕的脸一下变得更加阴沉,嘶哑着嗓音说:“你喝他的姜汤不吃我买的药?”

    “这根本是两回事好不好?”苏静云耐着性子解释,“我不吃药。谢谢你的好意。”说不感动是假的,原来他跑那么远是为了给她买药,可是,她真的不想吃药。

    “吃了。”他再一次强横的站在她的面前,将杯子和药丸推到了她的面前。

    “我说我不吃。”她倔强的转开了头。

    “我叫你吃了。”

    “不吃。”她索性闭紧了嘴巴。

    没想到冯硕竟然将杯子往旁边一放,然后捏紧了她的下巴,企图强迫她张开嘴巴。

    苏静云察觉他这个意图的时候便开始反抗,可是效果甚微,甚至更加刺激了冯硕的动作,她感觉下巴都快脱臼了,用力的想将自己与他分开:“唔,唔,唔……”她只能边摇头边挣扎。

    “为什么你也不听我的话?我会害你吗?我只是想让你的病快点好而已,把药吃下去。”他的执着与痛苦的呢喃在一瞬间令她有些恍惚,他那着急而惊慌的表情并不是装出来。可是他的迷茫也不是假的。

    苏静云一停顿,药丸便被塞进了她的嘴巴里,那胎衣沾着她的舌头便牢牢的粘住了,苦涩的药粉令她想吐也吐不出来,冯硕将杯子递到她的嘴边,事到如今,她只能乖乖的喝水,然后不停的用力咽下去,然而不管她多么努力,那药粉还是无可避免的沾染了她的唇舌。惹来她一阵猛咳。

    “你有病啊。”苏静云大声的朝他吼道,神情愤懑异常。

    可是冯硕却像失了魂似的站在她的面前,任由苏静云谩骂。

    苏静云终于发现了不对劲,轻轻的扯了扯冯硕的衣角:“喂——”

    冯硕的反应大的出乎她的意料,吓得她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对不起。”他留下这三个字之后便快步离开。

    来去都很莫名其妙。但是那强迫的手段却让苏静云莫名的心慌。他的表现也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他在透过她,看另外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刚好也喜欢吃辣,那个女人刚好也不听话的不肯吃饭。所以,这些都刺激了他潜意识的记忆,令他变得那么不正常。

    那个女人是谁?是那个叫瑶瑶的小女孩的母亲?从第一次相遇开始,他就一直在她的身上寻找着另外一个女人的影子吗?她突然觉得不寒而栗。嘴巴里的苦涩逐渐蔓延至心底。脑袋也变得沉重起来。

    今天发生太多的事情,令她惶恐不安。尤其是冯硕的反应,成了她害怕的梦靥。

    洗完澡打算休息的时候,收到一条短信,是周向林发来的:晚安,好梦。

    直到她房内的灯熄了,楼下的车子才发动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