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冯硕吃醋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19本章字数:2083字

    因为那时吴娉婷不喜欢去上课,所以基本上所有要点名的课程都是苏静云一人分饰两角完成的。有些老师很好骗,有些不好骗。李骏便是属于不好骗的那种人。

    所以有一天,当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问她:“你是苏静云,还是吴娉婷同学?”

    她满脸通红的低下了头:“我是苏静云。”

    “那么,吴娉婷呢?”这是第一次,他的嘴里正视娉婷这个名字,这个人的存在吧。

    “她……”

    “她应该是身体不舒服在寝室休息吧。”

    就在苏静云满脸通红不知如何接下去的时候,李骏已经帮她找好了阶地下,苏静云感激涕零的看着他。

    “你坐下吧,记得下次课叫吴娉婷同学把请假条补上。”他特地强调了请假条三个字。苏静云在心底为吴娉婷默默的祈福。

    苏静云不知道吴娉婷现在到底是何种心情,唯一能肯定的便是她做的很好。

    等人全部到齐之后他们便开始像这座矮矮的山头发起了挑战。

    古语云: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虽然以前来过这里,但是毕竟这么多年了,与记忆还是有所出入的。然而有一件事情依然是清晰可辨的,那就是这里的台阶。

    苏静云拉着吴娉婷的手,深一脚浅一脚的与她说:“这个台阶比长城还要长城。”

    众人皆知长城的台阶为了防御使用,建造的时候分明是一阶低一阶高的,爬起来特别的吃力累人,这个比长城还长城,可见陡峭程度。

    见众人都是兴致勃勃的边看便拍照,苏静云却一点心情都没有。吴娉婷的视线全部胶着在走在前面的那个背影上,“哎。”苏静云拍拍她的手臂道,“娉婷,我们在这里休息下吧。”

    吴娉婷勉励笑了笑,收回自己的目光,转而对着山脚的大片山色重重的深呼吸:“这里的空气真好。”

    “嗯。”苏静云也跟她做了一个飞翔状。山川在胸臆间开阔起来。

    她们都不再交谈,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刻的安宁。

    许久之后,才听身后传来周向林戏谑的声音:“你们打算还要在这里站多久?”

    苏静云赶紧收了手,面色微红。

    吴娉婷却已嗔怒道:“周博士,你什么时候也喜欢站在人家背后偷窥了?”

    周向林耸耸肩:“我是正大光明站在这里的,是你们太投入了。”

    吴娉婷暧昧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转动,苏静云扯扯吴娉婷的衣角,示意她不要乱说。

    “哈哈,好吧,静云,周博士,我要去上面拍几张照,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哎,娉婷。”苏静云想叫住她,吴娉婷却已跑远。

    周向林今天穿了套米色的休闲服,很适合正山间的景色,苏静云朝他笑了笑:“你怎么没上去?”

    “静云,不介意跟我聊聊吧。”周向林的背后便是大片的风景,层层叠叠的树影勾勒出旖旎的风情。

    “好吧,你想谈什么?”苏静云优雅的转身面对着他。盈盈谈笑间,仿佛敛尽所有的风情。

    月上柳梢头。

    爬了一天的山,出了一身的汗,晚上又狠狠的吃了一顿,极度的放纵之后便想要好好的休息。

    她踩着虚软的步子靠在电梯的壁面上,随着数字的攀升,她的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与周向林谈话的那一幕。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她朝家门走去。

    就在她找钥匙开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回来这么晚?夜生活真丰富啊。”

    “吓——”手上的钥匙猛地脱离了手心,在静寂的夜里发出清脆的响声,“你怎么会在这里?不是说出差吗?”

    他似笑非笑的倚在墙边,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的装扮,转而莞尔一笑:“你很不想看到我吗?”从他若无其事的脸上,苏静云隐隐看到了阴鸷,还有不满。

    她低头看看自己的裤腿间沾染了黄色的泥巴,衣服上沾染着不少灰尘,头发也因为剧烈的运动而显得蓬蓬松松,也许看在他的眼里是毫无形象的吧。

    她耸了耸肩,捡起地上的钥匙打开了房门,不再理他。没想到他却早一步拎起身后的小小行李箱越过她,打算侧身步入房间。

    苏静云眉心一拧,单手撑住门框,阻止了他的入侵,很是抗拒的道:“冯先生,我想这么晚了,你应该去酒店。”

    他的身子被手臂挡在了门外,仅是微微的一诧异,故意做出一个思考的表情,嘴上还彬彬有礼的说:“是吗?难道我回自己的家都不可以吗?”说话间,手上的动作也不含糊,微微一用力,便推开了她的阻止,便成功进入了。

    苏静云忘了,他是一个不会妥协的男人。越是反抗,只会令她越猖狂。

    “你!”她恨得牙痒痒的。

    冯硕闻言朝她靠近,逼得苏静云只能硬生生的收起脸上的怒意,他上前一步,她却退一步,终于将她完全的卡在了墙壁和玄关中间。

    “我?怎么样?”他的语气淡淡的,却挂着古怪的笑意,逼近她说,“怎么办?我肚子饿了。”“肚子饿了就去外面吃饭,到我这里来干什么,我又不是开餐馆的。”苏静云怒了怒,终于将自己与他隔开一点距离来,脸也不再那么发烫,“快走吧。我已经吃过饭了,很抱歉,招待不起你。”

    “我有说要你招待吗?”他没有动,只是保持着这样的距离,她脸上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逃不出他的眼睛。

    苏静云也不服输,他们就这样对望着。

    如果不是因为手机铃声响起,苏静云以为他们会在这场较量中变成两尊化石。

    “我先接个电话。”苏静云指指自己的包包,冯硕不置可否的挑眉,却终于让了一步。坐回了沙发上。

    打电话来的是周向林,苏静云看了看冯硕的脸色,上次他们的不期而遇,应该还是记忆犹深吧。

    周向林打电话来是为了问她是不是遇到什么问题了,怎么灯亮的这么晚。

    苏静云快步跑到阳台上身子往外一探,这才发现他的车子还停在楼下,原来他一直是在等她的灯亮起,这才能安心离去。

    这一瞬间,她感到了一股暖流在滑过心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