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别偷,没有不透风的墙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4本章字数:1852字

    叶瑾棉长发披散蹲在路边,却遮不住脸上被打的红痕,耳边还回荡着奶奶的话:“你这个孽种,养不熟的白眼狼!”

    妈妈哀哀凄凄的念叨:“小棉,就当是妈妈求你了,你嫁吧!”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待见她,无视她,现在更是为了利益利用她,这就是她一直渴望的亲人?

    对面大屏幕依旧滚动着沈家大少车祸的信息,每日都在报道他的最新情况,已经过去三天依旧昏迷不醒,而她的亲人要把她送给沈家冲喜!

    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对比瑾晴她一直想问,自己到底是不是叶家的孩子?

    电话铃声,惊醒了瑾棉,还没开口就被抢了先,“瑾棉,帮帮忙,今晚学长终于答应和我约会了,帮我去菲亚酒店代一晚班,我在挑衣服先挂了,爱你。”

    “嘟嘟”挂断的忙音,瑾棉擦着眼泪失笑,思思这丫头终于抱得男神归了?

    连句话都不让她说,可思思是她唯一的朋友,她不能不帮。

    菲亚酒店客服前台,瑾晴看向大堂金灿灿的吊钟,还有一个小时就要下班。

    “叮铃铃”急促的电话铃声,瑾棉连忙接起。

    “哎……哎,快……快点。”电话内女人的娇喘传入瑾棉的耳朵,让她不禁脸红,刚要开口。

    “喂,去卡诺叫份夜宵”

    慵懒熟悉的男声,瑾棉不会听错,她的男友昊焱!瑾棉的脑袋炸开了,她手指颤抖的查了分机号,从抽屉里取出附卡就冲上电梯。

    “嘟嘟”昊焱眉头微蹙。

    叶瑾棉站在1602房间门前,捏着房卡的手在发抖,深吸一口气刷开房门。

    入目套房里一路撒满的衣衫,他们是有多饥渴,瑾棉紧咬着下唇,缓慢的向卧室走去。

    “焱,我饿了,”女人酥软的撒娇。

    “宝贝,难道我还没喂饱你,咱们继续!”熟悉的男声暧昧的调侃,瑾晴脸色煞白,头止不住的晕眩。

    “呵呵呵,你好坏,人家不要啊……”

    瑾棉闻到房内浓重的欢爱气味,忍着胃里的翻滚,轻轻推开门。

    终于知道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声是谁时,瑾棉闭上眼睛缓缓神后猛的睁开。

    “啪”扯过许昊焱身上赤裸的女人,一巴掌打蒙了还在调情的二人,床上的狗男女,他们赤裸的肉体刺痛了瑾棉的眼。

    “贱人,是不是我所有的东西你都要抢?”瑾棉嘶吼着捂着脸的叶瑾晴。

    许昊焱慌了神连忙滚下床慌张的开口,“瑾棉,你听我解释。”

    “呵,你要解释什么?真当我瞎啊!”瑾棉转头盯着赤裸的昊焱,大声的质问。

    她从没想过交往三年口口声声爱她的男友会出轨,本来她还想嫁给他,今天还在为他抵抗父母,可眼前这些……

    “瑾棉我……”

    瑾棉痛楚的神态,伤心欲绝的样子,许昊焱睦子闪烁着心疼,手忍不住伸向瑾棉。

    这一幕,刺激到了床上的叶瑾晴,红色指甲扣着掌心,娇好的面容狰狞:“叶瑾棉你别搞错,昊焱主动来找我的,他说他爱我,刚才动情时喊我的名字,想必你听到了……”说完不忘用手掩住唇角,掩饰不住的得意。

    “你给我闭嘴。”许昊焱怒喝道:

    许昊焱盯着脸色惨白的瑾棉,解释着:“瑾棉我是爱你,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妹妹!”

    “你知道了就不会碰?不是她也会是别的女人吧!”瑾棉已经冷静了许多,红着眼眶回。

    许昊焱上前一把搂住瑾棉,瑾棉挣扎的扭动刺激许昊焱腹下再次抬头,瑾棉白皙的脸颊越发的惨白,狠狠的用腿顶了一下,慌忙推开,现在的许昊焱让她恶心。

    “啊”许昊焱疼的额头冷汗直流。

    瑾棉忍着眼里的痛楚:“我们分手吧!”

    “放手。”瑾棉欲要转身离开,却被许昊炎大力扯回来。

    “你说分手就分手?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一个别人不要的破鞋,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孩子的存在,你都被人睡了,凭什么我不能找女人恩?”瑾棉刚才眼里的厌恶,彻底激怒了许昊焱。

    想到前几日偷接瑾棉的电话,那句妈妈再次出现在脑海中,他守了三年的女人,竟然给人生了孩子,当他是捡破烂的,他低头认错还蹬鼻子上脸,现在还装清高。许昊焱眼里逐渐充血,瑾棉瞳孔紧缩,她的反应好像验证了许昊焱的猜测。

    他彻底压失去了理智,赤红着双目,“贱人,怎么?在意我有女人,还是你妹妹,我不介意你们姐妹二人一起来,哈哈哈哈,”嘴里羞辱着他手上的动作不慢,滋啦撕开叶瑾棉的衣领。

    瑾晴听到昊焱的话,震惊了,见到眼前的好戏,满是幸灾乐祸。

    瑾棉不敢置信的盯着已经癫狂的许昊焱,身上游走的双手,让她胃里再次翻腾,顺手抄起一旁的花瓶砸了下去,“你混蛋,我恨你。”

    许昊焱捂着头,脸色愈发的狰狞,“给脸不要脸的贱人。”

    句句羞辱,毫不留情。

    “算我瞎了眼,许昊焱你不是男人。”抬脚不慢狠狠踹了许昊焱。

    “啊!”疼的他捂着下体躺在地上,他面部扭曲,不甘心盯着已经逃跑的瑾棉。

    瑾晴丢开刚开机的手机,暗恨错失了好机会,见许昊焱痛苦的模样,连忙下了床,“焱,你没事吧!我这就叫救护车。”

    “滚……”许昊焱不耐烦的挥开瑾晴。

    ***

    逃,她要逃,离开这肮脏龌龊的地方。

    她在无尽的夜色中奔跑,突然撞到“一堵墙”瑾棉跌坐在地上,让她不禁喊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