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沈先生,你算漏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5本章字数:1497字

    晚上方硕带来晚饭,又是饭店的拿手菜,每样都很精致,可是瑾棉却吃不进去,吃一顿很惊喜,可是连着吃了几天就不是滋味了,缺少家的感觉。

    沈鸿煊每一样只吃一点,见瑾棉没有动,皱着眉头,前几天不是还很喜欢吗?“怎么不喜欢吃吗?”

    “你一直都这么吃吗?”瑾棉没有回答,反问道:

    “恩,你想说什么?”

    果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一顿饭都赶上她一个月的伙食了,沈鸿煊吃的惯,她可不行,“那个,我能自己做饭吗?”

    “为什么?不喜欢咱们再换。”沈鸿煊也吃不进去,要不是前几天见瑾棉喜欢吃,他早就换了。

    “别,别,我很喜欢,只是这种精致的食物,也就奖励自己的时候吃才有成就感,但要是一直吃会不习惯,怎么说呢!就是没有家的感觉,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瑾棉已经做好被大少爷鄙视了,可沈鸿煊沉思过后,认真的道:“恩,你说的对。”

    “那你是同意了?”瑾棉一看有门,惊喜道:

    “当然同意,你以后做饭带上我的一份。”沈鸿煊已经吃好了,放下碗筷不理呆住的瑾棉,上楼去了。

    瑾棉傻了,她过惯了小生活,没想到沈鸿煊也要换换口味,有钱人的世界,她果然不懂。

    吃过晚饭收拾好厨房,瑾棉磨蹭的去了主卧,沈鸿煊已经洗完澡换好睡衣躺在床上,认真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听到开门的动静,“站在门口怎么不进来?”

    “那个,我是来拿我的行李,没打扰你吧。”瑾棉有些紧张的开口,暗骂自己不争气。

    “拿行李去哪?”沈鸿煊放下文件,严肃的看着瑾棉。

    瑾棉嘴角抽搐,她怀疑沈鸿煊是明知故问,忍着性子道:“刚才行李放在主卧,我拿到客房。”

    沈鸿煊明白了,这女人不想和他在主卧室住,“你怕什么?怕我现在还能吃了你不成?”

    不知是不是错觉,瑾棉听出了自嘲的味道,因为卧室黑色装修,开着床头灯,衬托沈鸿煊脸色越发的惨白,瑾棉心没有来的紧了一下。

    “谁怕你,我才不怕。”鬼使神差,嘴硬的回复。

    “你是在主卧住了?”沈鸿煊低头掩盖了睦子中的得逞。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现在想收都难,瑾棉僵着身子,快速的翻出自己的睡衣,向卫生间走去,“当然。”

    只是慌忙关门的声音,出卖了她的内心,沈鸿煊抬头嘴角上扬,心情愉悦的看着文件,处理的速度也快了许多。

    瑾棉还不知自己掉进了坑里,简单洗漱后,腿怎么都迈不开,不停的告诉自己,“没事,一个废人,能拿她怎么样。就当和姐妹一起睡了。”这么一想自然了许多。

    拧开门把手,快速的窜上了床,扯过被子一角紧紧的裹着自己,身子僵硬的动都不敢动,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却抵不过困意,这段时间在医院休息不好,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听到均匀的呼吸声,沈鸿煊放下文件,侧卧着盯着瑾棉熟睡的容颜,瑾棉一个翻身,跌入沈鸿煊的怀里,沈鸿煊愣了一下,见瑾棉没有醒来的迹象,眼神落在瑾棉的脖子处,一条浅浅的勒痕,想到方硕的汇报,一股怒气在心底翻腾。

    沈鸿煊常年运动,没有多余的脂肪,瑾棉在怀里有些不舒服,来回扭动,项链从睡衣中掉了出来,沈鸿煊见到后,眼神柔和了许多,动了动身子,让瑾棉睡的更安稳。

    闻着瑾棉身上的体香,沈鸿煊睦子幽暗,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简直是在遭罪,现在还什么都不能做,搂紧瑾棉的身体,压下身体的躁动,闭上眼睛,头一次晚上没有在梦到妈妈,一觉到天亮。

    常年打工,瑾棉觉一直很浅,昨晚睡的早,天刚亮,瑾棉就醒了,感觉身后有个东西顶着自己,秀眉紧皱,伸手就要去打,可是刚碰到,瑾棉的瞌睡瞬间醒了,猛地坐起身子,一掀开被子,小脸瞬间通红,只见沈鸿煊已经有了反应。

    “啊”叫了一声,冲到了卫生间,晨勃,她竟然看到了男人的晨勃,还碰到了,脸都红透了,满脑子都是晨勃的事情,完全忽略了,他怎么还会晨勃。

    沈鸿煊在瑾棉摸上去的时候就醒了,一直都在装睡,待瑾棉逃了后,脸发黑的盯着自己,千算万算,忘记了晨勃,真是个操蛋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