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沈先生,骄傲了and论闺蜜战斗力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0:36本章字数:1946字

    最终沈先生留下冷酷背影走了,瑾棉被沈先生最后一眼看的背后凉凉的,这帐是算在了她身上?越想越有可能,暗自琢磨晚上做些沈先生爱吃的赎罪。

    “啊,太帅了。”一声尖锐女高音,再次在餐厅响起。

    本来因为沈鸿煊的到来,这里已经成了焦点,现在更是,自认为脸皮够厚的瑾棉也绷不住了,拉起思思快速结了账,心有余悸的跑出来。

    “你啦我干什么?我还没吃完呢!”思思瞪着瑾棉。

    瑾棉翻着白眼,“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一惊一乍的,咱们能这么狼狈。”

    “呵呵,别生气啊,开始是没控制住,后来,沈鸿煊真是帅呆了。”思思拉着瑾棉的胳膊嬉笑着。

    浓浓的无力感,瑾棉还想怎么安慰思思,别被沈鸿煊气场吓到,果然担心是多余的,嘴角抽搐,“你不是说,沈先生再帅,都是死变态?”

    思思眨眨眼睛,可惜道:“老天不公,这么帅的人,怎么就成了太监。”

    突然抓紧瑾棉的胳膊,“你不会是喜欢上他了吧!所以才甩了许昊焱。”越想越有可能,思思的脸黑了,沈鸿煊再好,瑾棉也不能守一辈子活寡啊!

    瑾棉突然很万幸,很早就认识思思,她的心脏已经练就了金钟罩,否则今天一定被思思弄出心脏病不可。

    没好气的道:“你瞎想什么?我和许昊焱跟沈鸿煊没有任何关系。”

    见思思怀疑的目光,瑾棉感觉自己的手痒痒,很想揍这个小妮子,“你以为所有人都是你,见到帅哥走不动道,事情是这样……”

    “md,叶瑾晴这个贱人,事事和你作对,她真是你妹妹,不是你仇人?你上辈子不会是抱着她孩子跳井了吧!要不这辈子,怎么专挖你墙角。”思思愤愤的道:

    “重点不在她好吗?叶瑾晴的确可恨,如何许昊焱这个墙角是混凝土做的,她想挖也挖不动不是,好了别生气了,都过去了。”瑾棉安慰着激动的思思。

    思思赞同的开口,“你说的也对,真没想到,许昊焱我们一直认为,是绝种的好男人啊!真是人不可貌相,渣男二字果然不写在脸上。”

    接着道:“这么说,还要谢谢叶瑾晴,否则你就掉火坑了。”

    想到这里,思思乐了,瑾棉一听,刚才提到许昊焱心里的酸涩也少了很多。

    “好像的确是。”

    可是思思还是不解恨,一边走,小嘴上下直吧嗒,损人的国语不停的传入瑾棉的耳朵,而且还有停不下来的趋势,没好气的道:“你在学长面前装淑女是不是憋狠了,你的国语好像又有进步了。”

    “的确憋死我了,你不知道学长特别严肃,好不容易来个找骂的让我过过瘾,你可别拦我。”思思笑眯眯的道:

    愤愤不平的声音在瑾棉二人身后传来。

    “斐家大小姐,果然让人长见识,背后说人坏话,就是你的教养。”

    思思回头,嘲讽的盯着叶瑾晴和吴林,“我当时谁呢?原来是叶瑾晴的狗啊!叶瑾晴以后走路管管你家的畜生,最好带个嘴罩,免得连累你被骂,什么样的畜生,什么样的主人不是。”

    瑾棉差点没笑出声,思思憋了这么久,战斗力杠杠的,今天叶瑾晴竟然来招惹,站在思思的身边,嘲讽的盯着脸色涨红的叶瑾晴。

    瑾晴扣着手指,“疼”见周围人探究的视线,红了眼眶,糯懦的拉着吴林,“林林咱们走吧,姐姐,我们不是故意要偷听你们说话,是你们说话太难听了,林林才开口,你别生气。”

    歉意的看着瑾棉,大气都不敢喘一样,好像瑾棉是个恶姐姐,叶瑾晴就是被欺负的小白菜,瞧瞧周围人不满的眼神,瑾棉乐了。

    拉着思思别说话,上前一步,“你要替吴林道歉?”

    叶瑾晴心紧了一下,不知道瑾棉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却只能硬着头皮道:“恩,我们道歉。”

    “啪。”一巴掌甩到瑾晴的脸上,所有人都傻了,瑾棉抖了抖发疼的手,笑着道:“好妹妹,你的歉意姐姐收到了,记得下次装可怜的时候高明些,眼泪要到位。”

    最后拉着呆掉的思思,越过瑾晴,瑾晴还是太嫩了,她没想到瑾棉会打她,勾起了在酒店的回忆,脸色阴沉的可怕,阴狠的盯着瑾棉远去的背影。

    刚才还被瑾晴抱不平的人,又不是傻子,瑾晴脸上的表情太吓人,心头绕过一句话,“白莲花,果然最可怕。”

    思思担心的看着瑾棉,“你傻啊,没看到好多人都向着瑾晴,你还动手。”

    瑾棉揉着红了手掌,笑着道:“我傻什么?周围人又没有认识的,早就想揍叶瑾晴,白给的机会还放过,那才是傻,叶瑾晴今天蠢了,她那一套在家用,对付她难办,在大街上我还忍,那我真该拿块豆腐撞死了。”

    “哈哈哈,你说的对,叶瑾晴这回该哭了。”

    而在人群外,车上。

    “开车!”沈鸿煊勾着嘴角收回目光,开口道:

    方硕连忙启动车子,刚才从餐厅出来,见到夫人被围着,头让车子停了下来,没想到看到这么精彩的一幕,偷偷看了一眼沈鸿煊,方硕看向前方瑾棉的背影,现在他感觉,叶小姐和头很配呢!

    晚上沈鸿煊回家,面对一桌子他爱吃的菜,挑了挑眉头。

    瑾棉笑着接过西服,“回来了,快洗洗手吃饭,我今天特意问了方硕你爱吃什么,尝尝我的手艺。”

    沈鸿煊洗过手,坐在餐桌前,享受着瑾棉的殷勤,尝了一口,还不错,满意的开口道:“看在你这么诚心的份上,背后说丈夫坏话这事就算了。”

    瑾棉抿着嘴,沈先生,你确定不是你骄傲了?对上沈鸿煊戏谑的眼神,瑾棉脸不争气的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