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鬼化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3017字

    我姓仇,名驾鹤。

    大脑想象力比较丰富的朋友一看到我的名字,可能会觉得这厮不是普通人,肯定有高人点化过的。

    那么你错了,咱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平民老百姓。大学快毕业的前一年,就和女朋友搬出了宿舍,在校外租了一套一室一厅的小房子,过着平淡却又暖心的小日子。

    在这间充满了爱的小窝里,日子虽然过得平淡,但是也住的舒心,最起码女友对自己挺好,从来都没有让我失望过。

    可是没想到这只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突如其来的一件事把我们搅进了地狱的深渊。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在发生这事之前,像是有什么预兆一般。

    有时候半夜坐在电脑前,会发现锁好的门无声无息的自己打开了;打开水缸盖子准备冲厕所,会惊悚的发现水缸里居然有一只死老鼠;不然就是在深夜的客厅外,总是传来乒乒乓乓的响声,像是有什么人在反动餐具的声音。

    晚上和女友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研究了一个小时的人类进化史,对于这高深的问题是需要脑力和体力的。

    大概三点钟以后,精力实在是扛不住了,我就沉沉的睡了过去,睡觉之前还看到女友精力充沛的坐在电脑前看着电影,果然是印证了那句老话,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烂的田。

    一夜无事,到了第二天起床时,发现女友已经去上班了,而电脑却还开着,正处于保频的状态。

    保频的图片是一张女人鲜血淋漓的手,手腕上还被割出了一道深深的血迹,看起来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看着图片我有些发愣,我记得女友不是很非主流的女孩,并不喜欢这样的图片,事儿就变得有些令人发怵了。

    当时也没有多想,关上电脑出门上班。

    大家都是年轻人,对于晚上运动这样的事情肯定是多多益善。事后,我靠着床头点燃一支烟,对着女友问起了电脑上的事。

    女友的表情很惊讶,一个劲的说自己绝对没有在电脑上收藏这样的图片。不一会儿我们两人就争执了起来。

    最后怒气冲冲的打开了电脑,翻开属性,点击屏保,我愣了愣。今天的那张屏保居然不见了。

    我仔细回忆今天的事情,我是第一个下班的,老婆绝对不可能在我回来之前偷偷把图片删了,也没有这个必要。那么那张图片是怎么成为屏保的?

    估计是哪个龟孙子黑客做出来的恶作剧吧,我心想。

    茫然的躺在床上,女友在一旁喋喋不休,我却无力在和她争论着没有意义的话题。

    说实在话,白天累得半死,晚上又要做运动,这种煎熬简直到了难以坚持的地步。

    到了最后,在电脑微光的不断闪烁下,眼皮越来越重,渐渐睡了过去。

    半睡半醒之间,被一阵轻微的指甲挠墙的声音惊醒。

    床头的台灯已经熄灭,只有电脑发出的微弱淡蓝光照亮着卧室,我习惯性的伸手摸了摸床边,女友已经不见了。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眼前的事物有些模糊不清。

    转头看向电脑桌,果然,在电脑光线的照射下,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正坐在电脑桌前,长长的头发遮挡住了女友那精致的半张脸。

    “丽婷,还不睡呢?”我对着女友叫了声。

    女友并没有回答,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电脑前,也不知道在看什么那么认真。

    奇了怪了,还生之前的气?我微微探起身子想看看她在看些什么,当我看到屏幕的图像时,浑身的睡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是那张图片,那个女人割腕的照片,一股寒意从脚板底传上大脑。

    女友像是听到了我的声音,缓缓的对着我转过头。

    一刹那,我整个头皮都炸了。

    一张死人一般惨白惨白的脸,鲜红如血的小嘴划出一道诡异的微笑,仿佛猎人发现猎物般的阴冷笑意。

    我心里发毛,一声也不敢吭,就这样愣愣的坐在床上,脑子里里一片空白。

    看了我一眼,女友又转过头对着电脑屏幕抬起了手忙碌了起来。

    定眼一看,才惊骇的发现,女友她,竟然,竟然在大半夜的连灯也不开,对着一张血腥的图片在化妆。

    女友像是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对着电脑很是娴熟的打扮着自己,那精致的动作就像是在细心的雕刻一件艺术品。这平时经常看到的妩媚姿势,在这一刻,该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几分钟之后,女友停下手中的动作,裂开嘴笑了笑。

    这时我才发现,她——是闭着眼睛的。

    梦游!

    两个字跳出了大脑,我差点没吓得半死。女友居然会梦游,在同居的一年当中,我从来没有发现女友有这样怪异的举动。

    她轻手轻脚的站了起来,吱呀一声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在走出房门的那一刻,她转过头对着我笑了笑。

    我吓得毛骨悚然。

    看着女友消失在门口的背影,虽然心里害怕,但是此刻也顾不上许多,哆哆嗦嗦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跟在女友的身后。

    大厅里闪着幽幽冷光,墙壁上的时钟在有节奏的滴答滴答的跳动着。

    女友的脚步走的很慢,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飘一般,我大气不敢出一声的跟着她绕过客厅直径走到厨房。

    女友在厨房门前稍稍停了一下脚步,头朝着家门口的方向盯了许久。

    我下意识的朝着家门口的方向看去,家的大门关得紧紧的,并没有什么异常。

    就在我一不留神的时候,女友闪身进了厨房。

    她想干什么,难道是肚子饿了?厨房很小,我也不敢冒然跟进去,只能蹲着躲在厨房的门后紧闭着呼吸。

    “嘿嘿~~”一声寒气逼人的冷笑声在耳边响起,阴森恐怖。

    我倒吸一口凉气,缓缓抬起头,猛然看到吓破胆的一幕。

    女友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我的身前,闭着双眼惨白的脸庞露着一个阴森的笑容,手里正提着一把明亮亮的菜刀。锋利的刀刃在黑夜里闪着寒光。

    这种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我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身子下意识的朝身后挪动,嗓子里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

    女友显然是被惊动了,对着我举起了手里的菜刀,那双一直紧闭的双眼也猛地一下睁开,目露凶光的看着我。

    我屁滚尿流的向后退着,边对着她喊:“丽... ...丽婷,是,是我啊。”

    可她像是没有了意识一般,像个提线木偶,机械的像我走来。

    客厅里很暗,只有惨白的月光从窗户照进来,无限的恐怖包围着我。

    浑身就像落入了冰窖一样的冰冷,想逃跑,双脚却哆嗦的厉害,根本挪不动脚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友手里的菜刀无情的对着我劈了下来。

    就在命悬一刻的时候,客厅里的石英钟“咚”的发出了一声响声。

    这一声也把我的魂魄拉了回来,菜刀离着我不到半公分,我都能感觉到刀刃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

    千分之一秒的时间,人的求生本能被强烈的激发了出来,狼狈的在地上打了个转,躲过了这凶险的一刀。

    一刀落空, 女友脸上的凶意更甚,手中的菜刀丝毫没有犹豫又劈了下来。

    没有犹豫,我想也没想对着她的挥下来的手飞出一脚,啪的一声准确无误的把她手中的菜刀踢飞。

    愤怒的女友发出一声凄厉尖叫,一闪身扑到了我的身上,速度快的我竟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的时候,女友那两只芊芊玉手已经死死的掐住了我的脖子。

    平时文弱的女友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我曾经戏言一只手就能把她举起来,可这时她的身上像是充满了神力,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挣脱不开那双铁钳一般的手。

    我顿时慌了神,能感觉到眼球有渐渐向上翻的迹象,脑子里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本能的用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女友的手,不让那长长的指甲刺入皮肤,另一只手在空中挥舞着,想把她从身上甩开,嘴里发出一声声微弱的呼救。

    两个之前还在床上研究人伦大计的人,此刻却像是生死仇人一般在客厅里扭打。

    “砰砰砰~~”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猛烈的拍门声。

    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起来,随着拍门声越发的激烈,女友动作停了下来。

    那双杀意浓浓的双眼也随之紧闭了起来,感觉到脖子上一松,身上一沉,女友原本僵硬无比的身体瘫软在我的身上,没有了任何动作。

    我满脸惊愕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脑子里有了新鲜的空气,让我精神恢复了一些。

    直到感觉到身上传来的重量,我才惊恐的一把脱开女友,远离了两步,满脸惊骇的望着她。

    此刻的女友已经没有了原来杀意腾腾的模样,宛若一个睡美人安安静静的躺在了我的身前,要不是不远处掉落在地上的菜刀,还有脖子上传来的阵阵疼意,我差点儿就认为这一切都是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