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房东死了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2982字

    “丽婷,丽婷?”我轻声对着女友呼喊了几声。除了悠长的呼吸声,女友没有任何的反应。

    “砰砰砰~~”剧烈的拍门声再次响起,我神经质的吓了一跳,才想起就是这拍门声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我疲惫的站起身来,打开了房门。

    出现在面前的是一脸惊慌的王瑜。

    王瑜算的上是我和女友的共同朋友,从读大学开始,她就一直很喜欢我,只是因为某种原因我们并没有能走到一起。

    相反的,她却和我的女友成了无话不说的好闺蜜,就连我们搬出来租房子,她也搬到了隔壁,至于有什么其他心思我就不清楚了。

    “你们这是怎么了?大半夜的听到你们在吵架,敲门半响又没人开,我都差不多报警了。”王瑜一脸担忧。

    是吵架吗?都升级到拿刀谋杀亲夫的程度了。我苦笑一声让开位置让王瑜进门。

    说实话看到王瑜我还真的有些感动,大半夜的要不是她听到异响过来敲门,可能我就不能看到第二天的太阳了。

    “啊!!”看到倒在地上的女友,在看看地上的菜刀,王瑜发出了一声尖叫,哆嗦着身子,捂着小嘴一脸惊恐的望着我,“你,你把她,她怎么了。”

    “哎~~”我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摊开双手无奈的道:“我还能把她怎么样。”接着我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她。

    王瑜愣了起码有五分钟,看看女友,又看看我,嘴巴张的老大,显然也是被女友吓得不轻。

    “你说的都是真的?”王瑜呆呆的望着我。

    “这还有假?你看我的脖子!”我指了指我脖子上的几个深深的指甲印,刚才还不觉得,现在一提起,脖子传来一阵火辣辣疼痛。

    原本还站在女友身旁的王瑜,身子一哆嗦,闪到了我的身后。

    “怎么会这样,我和她相处几年来,都没发现她有这样的症状,这该怎么办才好。”看着女友,王瑜轻声抽泣着。

    你问我,我问鬼去?一想到女友拿着菜刀的摸样,浑身不由得升起一股凉意。

    “要不,我们带她去医院看看吧。”王瑜擦拭着眼泪道。

    “要去也是等着天亮吧。”看着黑漆漆的窗户外,我缩了缩脖子倒吸一口凉气。

    当晚,王瑜也没有离开,而是陪着我坐在客厅里等着天空中的第一缕阳光。

    本来想把女友扶到床铺上睡,可一看到女友那张画的惨白惨白的脸,一下子又没了勇气。

    等待无疑是漫长的,我从来没有发现自己那么期盼着天亮,王瑜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我的肩头沉睡过去,从那微微皱起的眉头能看出梦境里视乎有什么困扰着她。

    暖暖的阳光随着第一声鸡鸣响起从窗户外照了进来,看着这个不断把身子向我靠拢的女孩,一阵阵困意袭上脑颅,再也坚持不住,不知不觉中我沉睡了过去... ...

    一声刺破耳膜的尖叫在耳边响起,我下意识意识的抬头看去,看到女友披头散发的站在我们身前,眼睛瞪得老大,里面一股熊熊欲火在燃烧。

    不会吧,又来?

    神经崩到了极点,下意识的一把揽住王瑜的肩膀,惊恐的看着女友,王瑜这时也转醒了过来,啊的一声缩在了我的身后。

    “你们,你们两个人居然,居然在我面前... ...”女友气呼呼的对着我扬起了手。

    啥情况?

    我和王瑜相视对望一眼,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你没事吧?”我结结巴巴的道。

    “你,你们和两个狗男女,居然,居然就在我的家里... ...”女友气的眼泪直流,哽咽指着我俩哭骂不止。

    听到女友哭的快断气的哭声,我才醒悟过来,赶紧松开王瑜,对着女友就是一通解释。

    直到女友看到镜子里自己那张画的恐怖异常的脸,又发出了一声尖叫才算是结束了这个尴尬的早晨。

    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女友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完全像是失忆了一般。

    要不是看到自己的脸上的妆和我脖子上的指甲印,估计会一巴掌呼死我们俩。

    “驾鹤,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就在我苦劝女友去医院时,王瑜轻轻拉了拉我的衣袖,声音带着颤抖的道。

    嗯?我皱着眉,示意她说下去。

    “我听说过梦游的人,他们是闭着眼睛的,可是你之前也说了,丽婷姐是拿菜刀劈向你的时候是睁开眼睛的。”

    我浑身一震。

    可这不是梦游又怎么解释?

    “我怀疑,怀疑丽婷姐被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王瑜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女友,心有余悸的说道。

    “不——是——吧——”我头皮一炸,全身冰凉。

    这神神鬼鬼的传说我也是听到过很多,但是从来没有想象过会发生在自己的身边。我摇了摇头,表示这不科学,我们是生活在21世纪的人,怎么能去迷信这些东西呢。

    “可能是我多想了。”王瑜委屈的点点头。

    今天是双休,女友不用上班,而我这个设计图子的设计师更加清闲,只要月底交了稿子就行。

    为了安慰女友,我们三人决定去商场放放血,大采购一般,也算是给女友压惊。

    如果女友再不好,到时候不管是去医院看病,还是按照王瑜的说法去请个人来做法都是可行的。

    在出门的时候,看到房东一脸不满的对着我们抱怨,说是如果大半夜的在打扰别人休息,让我们卷铺盖走人。女友经历了昨晚的事情,脾气本来就很不爽,就随口顶了几句。

    可能是女人一旦到了更年期,脾气就特别暴躁,房东居然追着我们从楼上一直骂到街上。

    “神经病,你去死吧。”女友丢下这句话,拉着我和王瑜上了租出车。

    本来这无非是随口骂人的话,谁知道,在我们购物回来的时候,房东竟然,真的死了!

    我们回来的时候,房子的留下早就已经布满了警车和120急救车,警察更是拉起了警戒线。

    上前一问才知道,房东是摔死的,在我们离开之后,她就上楼收衣服,没想到五楼的防盗网一松,整个人迎面朝下的摔死在二楼的走廊上。

    她的脸正对着我们的房间,尸体已经摔得支离破碎,头颅里的血浆和脑浆溅了一地。

    怎么这人说死就死了?我们三人对视一眼,满脸震惊。

    二楼已经上不去了,到处都是警察还有验尸官。二楼本来就是只有我们两户人,一个房间占了一头,房东的尸体还摆在走道中间。 就算是能上去,打死女友也不愿意住。

    三人一商量,索性干脆先去宾馆开个房住上两天再说,扫扫晦气。

    在去宾馆的路上,女友一直在沉默着不说话,神情有些恍惚,走在马路上查几次被车给撞到。

    在不远处的宾馆开了房间,出奇的是女友竟然叫我开了双人房,说晚上出什么事好歹有个照应。

    听到这话,我心里打了个突,有种不想的预感在心里淡淡升起。

    房间是203,里面的空间并不是很大,但是装的很有情调,唯一不好的是房间里没有厕所,想去厕所,要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厕所就在走廊的尽头。

    进了房间,我刚想烘托下气氛,拿出扑克玩玩斗地主什么的,谁知道女友给我们打了声招呼就躺在床上休息了起来。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从听到房东死了之后女友像是变了个人似的,虽然有时候在笑,但是笑的却很勉强。

    不一会儿,女友发出了悠长的鼻声,显然是睡了过去。

    剩下我和王瑜两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要做些什么。

    我站起身打算打开电视,突然,王瑜指着床上的女友露出一副瞠目结舌的表情来,我心口一跳,扭着脖子看去。

    女友依旧安静的睡着,什么都没发生。

    王瑜颤颤说道,“你,你看到了吗?”

    “看到什么?”我有些迷糊。

    “刚才我看到她突然坐了起来,看了我们窗户一眼又躺了下去。”

    我打了寒战,眼睛死死的盯着女友,害怕错过什么重要的时刻。

    十分钟过去了... ...

    二十分钟过去。

    我扭着有些酸疼的脖子对着王瑜道:“你是不是眼花了,什么都没有啊!”

    话音刚落,女友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向窗口看了一眼,又躺了下去。

    王瑜惊恐的望着我,眼神里的意思像是在说:看到吧,她真的坐了起来。

    这一下我在也坐不住了,快飞的来到窗口向外面看去,窗户的正对面正好是对着我们二楼的阳台。

    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昨天晚上,女友也是看着家门口,难道说,我们的家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就这样,每隔二十分钟,女友就会神经质的坐了起来,看向窗户,在躺下去。

    想起昨晚女友身上的事情,在看到今天这奇奇怪怪的动作,我差点儿没抓狂。

    咬了咬牙,对着王瑜道:“要不,咱们一不做二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