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神经病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3076字

    我在门的一边,它,就站在门的另一边。

    周围又是一片死寂。

    脚步声似乎从来就没有响起过。

    我死死的捂住王瑜的小嘴,不让她轻微的哭泣声传出。下嘴唇已经被我咬出了鲜血,两人眼珠子瞪得老大,大气都不敢出。

    从瓷砖的地板倒影上,门外的阴影处似乎有个人影伫立在眼前,冷冷地看着我们这个方向。

    虽然影子很模糊,但却能看的出是个女人,有着一头飘逸的长发,全身笼罩在阴影中。

    人影视乎擦觉到我已经看到了她。

    下一秒,人影动了。

    一张人脸出现在了我和王瑜的面前。

    “啊,丽婷!!”

    我和王瑜瞪大了双眼,望着女友尖叫出声。

    想破头都想不到,出现在眼前的人竟然是女友。

    “你们叫我?”

    女友她的表情很冷,声音更冷,她就这么直愣愣的站在我们的面前,望着我们俩的眼中闪过一丝的轻蔑。

    “丽... ...丽婷,你怎么在这。”我结结巴巴的望着她道。

    望着这从前热情似火,如今形如陌路的女友,我浑身冰凉。

    “来看看你们。”那温润的小嘴吐出五个冰冷的字,看了看我们俩,一声不吭转身朝着离开。

    脚步声依然单调机械... ...

    看着女友冷冷的坐在床沿边上,我心里产生了一股愧疚,虽然我和王瑜并没有发生什么。

    但是女友的面孔却给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我发现你们了。

    我悄悄握住女友的手,虽然冰冷,但她却没有挣扎,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就这样一动不动让我摆弄。

    王瑜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背对着我俩,站在窗台静静的望着窗外的夜景,从那不断耸动的肩膀看出她在捂着嘴哭泣。

    我有心想和站起来和她说对不起,但是看了看身旁的女友,脚步又收了回来。

    这都是什么事啊,我头都快大了。

    虽然两女一男共处一间房间,看起来充满了遐想,但是谁又知道这其中的万般无奈。

    “驾鹤,你不会离开我的,是吗?”女友转过头,泪水轻轻地溢出她的眼眶,滑落下来。

    看着泪流满面的女友,我的心像是被人狠狠的揪了一把,撕心裂肺的疼。

    “傻丫头,不会的,我不会离开你的!”我一把抱过女友柔若无骨的身体,把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不需要任何的解释,因为我和王瑜什么都没有发生,只不过都是被女友碰巧碰到罢了。

    我能对着她说些什么?除了无助,还是苍白无力的解释?

    渐渐的,我感觉到怀抱里的身体有些冰凉,身子也情不自禁地哆嗦起来,仿佛身处冰窖般,冷气四溢。

    “丽婷,丽婷你怎么了?没事吧?”我扳过女友的脸,一脸心疼的望着她。

    听到了我的声音,王瑜也转过头,一脸紧张的看着女友。

    “没... ...没事。”女友的牙齿都在打颤。

    “去医院吧!”我心疼的不行,不顾她的反对,一把抱住浑身冰凉的女友,对着王瑜招了招手。

    出宾馆大门之前,我随意的瞟了一眼柜台上的挂钟,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我的心绪乱到了极点。

    我不断的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镇定!身边还有两个女人呢,自己一慌,那么她们连一个主心骨都没有了。

    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无论面前的路会遇到什么,自己一定要首先冷静下来。

    女友的身体越来越冰冷,我哄着眼睛不断的对着的哥师傅咆哮,让他加快速度。

    的哥师傅也像是拼了,开足了车子的马力,我却感觉还是太慢了,太慢了!!

    看和女友那冰冷的有些发白的身体,王瑜捂着小嘴竭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哭声传出。但是那苍白的脸色却出卖了她。

    “我,我没事,你们别紧张。”女友露出一个凄然的微笑看着我。

    我嘴角抽了抽,裂开干枯的嘴唇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对着她道:“很快就会到医院了,没事,没事了。”

    我知道我此时笑的一定很难看,心脏像是要碎了一般的难受。

    虽然是大晚上的,但医院里还是人满为患,光是排队的就是一条人形长龙。

    挂了急诊,幸好女友到了医院并没有昏迷,由着我扶着还能步履蹒跚向前。

    拿着病号单扶着女友刚要进入。

    “哗啦啦~~”一阵车轮滚动的声音响起。

    紧接着传来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和哭天喊地的陶陶大哭声。

    “医生快来,我姥姥不行了。医生。”

    一个穿着很是时尚的女子,推着一辆轮椅一路哭喊着朝服务台冲了过来。

    轮椅上坐车一个很是枯瘦的老人,此时她的脑袋重重的垂在胸口,看不清楚脸,但是从那枯树般的手臂上,已经布满了硬币大小的老人斑,整个人死气沉沉的。

    周围乱成了一片,不少人因为闪得过快撞倒在地。

    我所以的偷偷斜瞥了一眼女友。

    我头皮一麻,女友两眼呆滞,望着那辆轮椅的方向扯出一个阴冷的笑容。

    可能是路面太滑,那时尚女子身子打了个酿跄,摔倒在地。

    轮椅也随着女子的摔倒,在光滑的地面上打了两个转,嘭的发出一声巨响,倒在了我们的面前,只剩下两个车轱辘在飞快的的旋转。

    车上的老人,也重重的摔了下来,头部不偏不倚的正对着我们的方向。

    苍老的皮肤,饱经风霜的脸上,脸上的皱纹像是一条条恶心的蛆虫,老人嘴巴张的大大的,嘴里已经没有一颗牙齿了。眼睛深深向里凹进,一股沉沉的死亡气息迎面扑来。

    冷汗,一下子从额门上流了下来,抓着女友的手已经冰凉到了极点。

    很快,医院的医务人员赶了过来,把老人抬上了一张钢铁制成的移动病床上,像是巧合,老人搭在床沿边的手滑了一下,搭在了我的大腿上。

    起皮疙瘩瞬间布满全身。

    和王瑜把女友送到一声面前的时候,医生眉头跳了两跳,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示意我和王瑜先出去。

    没办法,我们俩只能隔着玻璃窗张望。这是一间隔音玻璃,把耳朵贴在窗户上死活听不到一丝响声,只能看到医生的嘴巴在动。女友因为是背对着我,只能看到一个芊瘦的背影。

    我在这焦急的不行,像是只进了蒸笼的螃蟹,横着、竖着都觉得别扭。

    “没事的,没事的,丽婷姐会好的!”王瑜轻轻握着我的手,给我加油打气。

    “你们谁是谭丽婷的家属?”一个年轻的医生走了上来,眼神打量着我俩。

    “我是她男朋友,怎么了?”

    看到医生严肃的样子,我的心是悬在嗓子口,表情有些不淡定了。不会出了什么事了吧?

    “你女友她... ...”年轻医生犹豫着,像是不知道该什么开口。

    “有什么你倒是说啊!”我记得差点没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

    “她。”年轻医生脸变了变,“她有神经病。”

    神经病?我目瞪口呆的望着医生,有些不知所措。

    像是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女友猛地一下站了起来,转过头死死的盯着我们。

    刚开始还很平静的年轻医生,吓了一大跳。

    这不过是一瞬间的时间,女友又坐了下来,但我心里却是一抽,我清楚的看到,女友那眼神,就像是当天晚上梦游时的眼神。

    过了半个小时,女友走了出来,脸上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死气沉沉,整个人神采飞扬的,像变了个人似的。

    我和王瑜都有些惊奇,里面那医生和女友说了些什么?进去女友像是快死的样子,也没有看到进行什么治疗,怎么就好了?

    感觉,脑子一下子不够用了。

    不过没事终究是好的,看到女友亲亲热热的挽着我的胳膊和王瑜调笑着,我才稍稍放下了心。

    就在我踏出门口的那一刻,我的笑容僵硬住了。

    顺着面相的透明玻璃反射着我们这一边的一切。

    之前因为心系女友身上,并没有注意,在她之前出来的门上,挂着一个白色的牌子,上面写着——精神科!

    这三个字像是一柄重达千斤的铁锤重重的敲在我的心头,我脚下一个趔趄,神情有些恍惚。

    这病历是我填写的,也是我挂的号,我只是挂了急诊,还是外科,并没有挂什么精神科。这,这是怎么回事。

    坐在车上,我下意识的远离了女友一些,和司机师傅坐在了前排。

    虽然女友看起来正常了,可是我总觉有哪里不对,时不时的向后视镜观察女友。

    一如平常,女友像是真的好了一般,在后座上和王瑜说说笑笑,两人之间没有了哪怕一点隔阂。

    视乎,从医院回来之后,女友就变得很正常了。又恢复了从前的热情,大晚上的等王瑜熟睡之后都会干柴烈火一番。

    可越是这样,我越是心里不安,生活过的再也没有了从前的惬意,每天杯弓蛇影。

    女友的每一个反常动作都会让我紧张兮兮。

    比如说从前女友来月事的时候都是用安尔乐,现在居然用苏菲;每天晚上为什么会在12点过后去厕所等等之类。

    倒是王瑜像是忘掉了之前发生的一切,和女友打的火热,就连上厕所都是结伴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