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角落里的哭声

    更新时间:2018-08-07 18:35:37本章字数:3019字

    在宾馆已经住了三个晚上,每天我都会小心翼翼的观察女友,我没法形容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就像是在做一个个连环的噩梦,永远没有醒来一天。

    平静的生活节奏早已经被打乱了,女友也请了长期的病假,让我想不通的是,王瑜居然也不去工作,整天就跟着我们。

    晚上睡觉的时候,看着熟睡中的女中,都会不由自主的寻思着要不要找根绳子把女友绑起来。

    女友对我反常的行为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有王瑜瞧瞧问我,要不要我晚上和她值班轮流看守。

    每当夜深关上门,我都会站在窗户,就着月光看着女友病历簿上的——精神病三个字,那种孤独与绝望的滋味涌上心头。

    会悲伤的发现,在面临绝境里,自己竟然找不到一个可以相互依靠的人。

    王瑜?她比我还胆小,唯一的作用就是激起男性的保护欲望,使自己内心更为强大一些。

    三天,已经平安无事,我试着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也许,那不过就是一个噩梦,现在噩梦清醒,估计以后都不会在发生了吧。

    中午的时候,和女友、王瑜商量着,要不要回去住,毕竟在宾馆开销也挺大,做一些事情都不是很方便,特别是女友从事的这行业,从事出入宾馆别人的想法也不是很好。

    房东的尸体已经搬走了,现在剩下她的老伴在一楼看门面。

    今天晚上,女友提议去唱歌,我想了想也没有反对。

    轻松的氛围还在继续,晚上大家都玩的很嗨皮,谁也没有提到那些古怪的事情。

    直到晚上两点钟的时候,我们三人才摇摇欲坠的回来,目的地——家里。

    夜已深,路上几乎没有几个行人在走动,从KTV打车到门口的时候,楼下的大门还开着,房东的老伴在看店。

    店里不是很明亮,只开着门前的一盏小灯,看起来阴森恐怖,那小老头就坐在门前的摇摇椅上,低着头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明叔,那么晚还不休息。”出于礼貌,我对着小老头打了声招呼。

    明叔没有搭理我,甚至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只是靠在摇摇椅上,吱呀吱呀的摇晃着,嘴里不停地念叨:“回来了,快回来了。还有四天... ...快回来了。”

    神经病,我嘀咕一声,没有搭理他,搀扶着已经喝醉了的女友走上楼,王瑜走在前面开路。

    刚走上楼梯,一楼的电灯泡闪了两闪,熄灭了,吓得前面开路的王瑜惊呼一声,顿时心里升起一股不想的预感,不过酒喝多了,胆子比较大,也没有多在意。

    我扶着女友行走不是很方便,示意王瑜先上楼打开二楼的灯光。

    王瑜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电筒光线很暗,只能勉强看得见路,扶手两旁却是一片漆黑。

    她小声的低估了一声:“奇怪了,这手电平时很亮的,怎么现在变小了。”

    我不在意的说,应该是手机电池有问题,明天去换一个。

    就着微弱的灯光,王瑜在前面提心吊胆地慢慢摸索着上楼,楼道里很安静,只有我们三人粗重的喘气声。

    “啊!!”走在前面的王瑜突然尖叫了一声,砰砰砰的向我跑了过来。

    怎么了?看着王瑜那慌张的动作,我也被吓了一大跳。

    “有,有人摸我。”王瑜死死的抓住我的胳膊。

    人?我有些头皮发麻,这楼道里怎么会有别人,刚才并没有听到别人下楼的脚步声啊。

    我拿过王瑜手里的手机向前面照去,顿时一愣。

    在灯光的照射下,一团黑影蹲在我们前方,像是个人蹲在黑影中,从体型看上去,是个小孩。

    看着有亮光,那黑影下意识的朝着楼道转角的黑暗处缩了缩,发出一声,呜呜的哭声。

    这是谁家的孩子?

    半夜两点钟,楼梯的拐角居然有个小孩!我的心不由得一抽,虽然我只在这楼里住了一年,但是并没有看到有哪位邻居家里有小孩。

    提着胆子,把女友交给王瑜,走上前两步。

    没想到那个黑影猛然从黑暗中朝着我跳了过来,嘴里发出呜的一声,跳到了我旁边的扶手上。

    我觉得头皮有点发麻,颤颤巍巍的退后了一步,定眼一看。

    是一只黑猫!

    这黑猫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的,就这样站在扶手上冷冷地盯着我。

    他娘的,这哪里来的野猫,酒精上头,恐惧瞬间转为怒气,对着黑猫就是一吼,“操!”

    那只黑猫像是吓到了惊吓,张大嘴发出一声尖叫,跳到了上一阶的扶手,也不离开,就这样盯着我。

    不管我怎么恐吓,甚至要伸出手打它,它就是不离开,弄得我恼火至极。

    小心翼翼的扶着女友,护着王瑜慢慢的走上楼梯,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只黑猫,以防它暴起伤人。

    走过黑猫的旁边,越发的感觉它的眼神有一种神秘的魔力,像是看穿了人的灵魂,泛着绿色的光芒的眼珠子就这么随着我们的脚步移动。

    这短短的几步,走的我们两人心惊胆战,女友却没心没肺的睡着了。

    走上二楼的走道,我不由得长长的松了口气,心里有些自嘲,真的是越活越胆小,居然被一直黑猫吓得出了一身汗。

    突然,王瑜拉了拉的的手,我能感觉到她手心里都是汗,她颤颤说道,“你有没有发现,那只黑猫还在看着我们。”

    “什么?”

    “那只黑猫一直盯着我们看。”

    我转过头,果然!那只黑猫就一直扭着头看着我们的方向,那脖子已经扭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

    心里不知道为何,升起一股毛毛的感觉。

    因为我发现,那只黑猫不是在看着我,也不是看王瑜,而是在看着我的女友!!

    之前女友因为在我身后,所以我才错误的认为这只黑猫是在看我。

    我浑身打了寒战,想不去看它,可心里却好像有个声音不断的在诱惑着我:“看过来,看过来!”

    娘的,心里猛然升起一股怨气,女友的事情已经搞得我焦头烂额,这只该死的黑猫还想干嘛!

    我对着王瑜道:“你看着她,我今晚不吃了这回黑猫,老子给的姓倒过来写。”

    王瑜动了动嘴,想说些什么到最后还是没说,只是轻轻嗯了一声,对着我嘱咐:“小心点。”

    人被逼急了,还真的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我扫了一眼地板上,发现在走道的中间的放着一根竹竿,上面绑着一张白色的布条,也不知道谁丢在这里的,此刻心中满是怒火,想也没想捡起竹竿对着怒气冲冲的就冲下楼去,对着野猫就是一棒子。

    “砰~~”竹竿打在了铁制的扶手上响起一声巨大的响声,整个扶手也被震动的直摇晃。

    没想到这野猫还跑的挺快!我骂骂咧咧的朝地板上吐了口唾沫。

    正打算追下去,没想到一张人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满脸的皱纹,眼眶深深的凹了进去,脸色有些发青,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鬼气森森的,那只被我打跑的黑猫老老实实的趴在他旁边。

    “明... ...明叔。”我退了两步,结结巴巴的望着面前的老头。

    这老头子什么时候上楼的,怎么像鬼一样,走路都没声的。

    “回来了,快回来了!还有四天。”明叔像是没看到我一样,抱起黑猫,轻轻地抚摸它的脑袋,那温柔的动作就像是在抚摸自己的爱人。

    在我愣神中,明叔转身消失在黑影里。

    走上楼,看到王瑜扶着女友还在门前,我装作轻松的道:“怎么了?还不进去。”

    王瑜整个身体都在抖,小脸惨白惨白的,指了指怀中的女友。

    不知何时,女友又变成了之前那双眼呆泄的摸样,一直盯着过道中间,掉了魂似的,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她。

    我头皮一麻,突然想到了房东,那个房东好像就是死在过道里!!

    下意识的看了看手里的竹竿,上面的白布直刺灵魂,这,这好像是死人坟头上的白布。

    像是触电一般手一松,竹竿掉落在地上... ...

    “没事吧?”王瑜扶着摇摇晃晃的我。

    “没事,你扶着丽婷进去吧,我能走。”我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打开门,费尽全身力气才缓缓地抬起沉重的腿,一步步地走向房间。

    自始至终,女友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靠在王瑜的怀里眼神死死的盯着走廊的过道中央,嘴角露出谁也看不明白的笑容。

    刚好了两天,又变成这个样子,我差点就崩溃了,只能在心里断地鼓励自己:没事的,没事的,一定要冷静,坚持住,你行的!

    看着女友被王瑜搀扶着躺在床上,全身一放松,整个人背靠着冰凉的墙壁软软地瘫倒坐在地上。

    谁,能帮帮我?

    晚上王瑜也没有回去,陪着女友睡在房间,这样也好,至少有个人能看护着,要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两个人好应对。而我只能苦逼的睡在沙发上。

    睡下去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了,身子打了个哆嗦,从睡梦中惊醒过来。